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 小姐x大佬【三 我吹吹就好了】

小姐x大佬【三 我吹吹就好了】

    张韵心到府上已有半月,宿窈没和她有过多接触,只听闻程兰这几日在禁她足,原因是她女扮男装出府被抓包了。

    而宿窈也逐渐习惯了重生后的日子。

    前世她重病缠榻近一年,死后魂体被锁在丞相府中日夜飘荡。

    生是不能外出,死是不得言语,怕是上天怜悯她才放她回了这时候。

    要说宿窈重生后回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应该就是她养成了白日抄写经文的习惯。

    这日,她醒得早,用过早膳后便坐在书案前提笔书字,冬青进来找她时,正碰上她专心抄书之时。

    这会儿天还透着凉意,又伴着夏日的闷热,宿窈仿佛感受不到一样,在冬青眼里,她美得不似真人,好似下一瞬就要消散一般。

    冬青脚步乱了一瞬,喉间的话已经不自主地脱口而出:“年年……”

    宿窈笔尖一顿,一滴浓墨滴落在宣纸上晕开,她也不恼,换纸搁笔后抬头对着冬青笑:“今日你来好早。”

    冬青反复告诉自己,宿窈还活着,宿窈没有离开他,这才压下心里的不安,他瞥了眼桌上的经文,道:“身子才好,不要太劳神了。”

    宿窈朝他走过来,自带一阵桂花香,她扯着他的袖袍和自己一同坐下:“知道啦,”倒了杯刚换好的热茶递到他面前,“冬青,你吃茶呀。”

    冬青严肃的眉眼也带了笑意,他接过茶水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睨了一眼宿窈松开自己袖袍的手指,心中有些遗憾。

    他与宿窈从小到大都在一起,虽说他名义上只是宿窈的玩伴,但每个人都敬他、畏他,尊称他一声“冬青少爷”。

    这全是宿窈给他的权利。

    人前他们会保持距离,虽然落在他人眼里不过是欲盖弥彰,那些人心里都明白,冬青就是宿窈的人,没人能碰。

    人后他们则会亲密一些,这是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宿窈依赖冬青,冬青喜欢宿窈,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冬青手指微动,到底抚上了宿窈精致的发髻:“年年,我们过几日去趟灵云寺吧。”

    宿窈并不陌生冬青对自己的触碰,反而在他摸自己头上还凑上去蹭了蹭掌心。

    在宿窈眼里,人分三种。

    一种是男子,一种是女子,剩下的一种是冬青和宿丞。

    能够和她亲密接触也自在的关系。

    她点点头,“好呀。”正巧她也想去拜拜。

    冬青的手很快就放下,宿窈却眼疾手快地抓起他的手:“你这里怎么受伤了?”

    柔软温凉的触感让冬青身子一僵,他没抽回手,只低声回:“无碍。”

    这一世他没有再拒绝回到那个组织,早知道上一世就是他只想好好陪在宿窈身边才让宿窈惨遭他人毒手。

    再者手上无权无势又怎么去保护宿窈呢?所以他在那边的人找上他之前提前回了组织。

    这点伤,比起身上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磕小碰罢了。

    宿窈却心疼得不得了。

    她抬起冬青的手腕,小嘴对准了那块不足一寸的伤口便开始呼气,嘴里还念叨着:“我吹吹就好了。”

    冬青刚被带到丞相府的时候,身上遍体鳞伤,几乎没一处好皮。

    宿窈让人请来常给她看病的大夫给冬青看伤开药,但伤口哪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宿窈便总是在去找冬青的时候,奶声奶气地哄他,“不痛不痛,很快就好啦。”

    其实冬青不在意这点疼,但他也不会说,他只是很享受宿窈对他的关心。

    因为宿窈不仅会哄他,还会帮他吹伤口——“我吹吹就好了。”

    这几年来冬青很少会受伤,自然也没了这种待遇,现在又重温了一回,冬青却不知该作他想。

    他们已经不是小时候了。

    宿窈这样……只会让他心猿意马。

    冬青缓慢地吞吐着气,强忍着不把目光停在宿窈嘟起的唇上,但呼吸间所闻到的桂花香却是不能忽视的。

    他闭上眸,平复内心的惊涛骇浪,再睁眼时已是一片清明,“好了年年,我不痛了。”

    宿窈犹疑地看向他,放下他的手第一句话就是:“你以后不要受伤了,我看着好疼呀。”

    “……嗯。”

    ……

    然而宿窈也发现自从这次之后,冬青手上的伤就再没停过,总是不大不小地在手背、虎口……

    就好像是……在等着她去吹一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太子宠妾(高肉)情欲大赏(高H,肉文脑洞合集)林洛儿的被肏日子藏娇(H)赠我予白(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