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成为全星际唯一的女神后 成为全星际唯一的女神后 第19节

成为全星际唯一的女神后 第19节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安雀感受到裸露在外的胳膊一凉,有什么东西贴在皮肤上,然后钻进了皮肤里。
    好痛!
    她身体动弹不了,只能任由那个冰凉的东西刺穿皮肤,任由温热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流出。
    他们在吸她的血!
    这个念头一出,安雀心凉了半截。
    要糟!还真是碰上食人花了!
    来奥汀森林之前,翊戈就和自己说过,要小心太过艳丽和香气浓郁的植物,极有可能是森林里除了猛兽之外最危险的肉食性植物,现在好了,出师不利直接掉进人家老巢了!
    虽然安雀看起来是昏迷了,可脑子还在转动,或许是香气对她来说已经产生了抵抗力,又可能是太过剧烈的痛让她始终保持着几分清醒。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安雀以为自己快要失血过多,马上一命呜呼的时候,那道她早就听见的猛兽吼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大坑的入口!
    它来了!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带着愤怒和狂躁,让即使处于昏迷状态的安雀也是汗毛直立。
    “哥哥小心!”
    随着一声惊慌失措的呼喊,安雀突然感到身体一阵悬空,像是被什么东西叼了起来。
    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摇晃和颠簸,呼啸的风声从耳边穿过。
    极速的奔跑,凉风吹散了安雀脑子里的混沌,开始渐渐找回身体的主动权,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团雪白的毛茸茸。
    由于安雀是被某只猛兽叼在嘴里奔跑,她的视线只能看见周围飞速倒退的树木,和近在咫尺的土地,还有一双粗壮又毛茸茸的兽爪。
    嗐!脸都快贴地了啊!
    安雀有苦说不出,紧闭着嘴,憋着气不让灰尘飞进嘴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那头叼着她的兽有渐渐慢下来的趋势,安雀被叼在嘴里跑了半天已经开始晕头转向,突然啪嗒一声,她被放在了一片坚硬的铁板上。
    趴在那里喘了会气,安雀一动不动试图装死,突然感到手背上传来一阵湿漉漉的温热,兽类带着倒刺的舌头,一寸寸滑过她露在外面的皮肤,那里被食人花弄出的伤口正在不断流血。
    “呼哧呼哧!”
    由于安雀是背对着趴在地上,什么也看不见的情况下,只能被动地听着那头兽急促的喘息声,时刻担心下一秒它会不会突然一口咬住自己的脖子。
    直到整条胳膊都被舔了个遍,安雀心惊肉跳地等了很久也没等到致命的刺痛,实在忍不了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等死的感觉,她轻轻动了动头,想要看看那头兽走了没有,一转头,正对上一双冷冰冰的银色竖瞳。
    吓!
    安雀吓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扭着脖子就要往后退,一个没注意,咔嚓一声,脖子竟然扭了!
    好痛!
    “吼!”
    就在安雀动的一瞬间,本来还安静趴在她身边的兽也动了,突然抬起粗壮的前爪,扒拉了一下安雀,把她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仰面躺着。
    安雀脖子扭了,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只巨大的兽爪给自己翻身,翻完身之后,她直挺挺地躺着,竟然在那头兽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笑意?
    冰冷的竖瞳悄悄变圆,她没看错!她竟然看见那头兽在笑!
    “现在我也跑不了了,要吃就吃,给我个痛快吧!”
    安雀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盯住那头雪白的兽,好不容易逃出食人窝,又要进猛兽嘴,看来今天她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只是她越看越觉得眼熟,那头兽雪白的皮毛上,明显地现出一圈圈银灰色斑圈,长长的尾巴,粗壮又蓬松,同样布满银灰色的斑点。
    这一张毛茸茸的猫科动物的脸庞,不正是她曾经抱过的雪豹幼崽的巨大版!
    艾柯!
    安雀差点脱口而出叫出这个名字。
    显然雪豹也发现了安雀的异常,它甩了甩尾巴,有些烦躁地来回走动。
    “是你吗,艾柯!”
    “吼!”
    雪豹庞大的身形来回走动着,粗长的尾巴用力拍打着地面,时不时龇牙低吼一声,看起来很焦虑。
    见他这副反应,安雀似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盯着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又看了一会,确定那双眼睛里现在并没有杀戮,而是充满人性化的感情,再次试探性地道:“艾柯,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是安雀,你还认识我吗?”
    安雀躺在地上动不了,只有一双眼睛焦急地动来动去,“这里是食人花的领地,我们得快点离开!”
    安雀的话音刚落,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滴滴声。
    “吼!”
    雪豹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三两步走到了声音的来源,安雀躺着的铁板后的按钮。
    原来安雀躺着的铁板,正是艾柯飞车的零散配件。
    那天他跟着能源晶石的探测仪来到深渊峡谷,不小心降落在正要结束冬眠的噬血藤领地,强烈浓郁的刺激性香气,促使他提前进入了发清期,还差点伤害到安雀。
    求救信号是艾柯早在第一时间就发送出去,现在终于有了回应。
    “是艾柯殿下吗,你现在在哪!”
    竟然是翊戈的声音。
    兽形态的艾柯没办法说话,只好示意安雀回复。
    “翊戈长官,太好了!”安雀眼神一亮,“我是安雀,现在正和艾柯在一起!”
    “安雀?!”
    那边似乎安静了一秒,等声音再次响起时带着明显的惊喜,“你和艾柯殿下在一起?你们在哪,我马上过来找你们!”
    除了翊戈,安雀似乎还听见了艾缪尔和蓝恩他们的声音。
    不知道那边又发生了什么,安雀刚说了一半,突然一阵噼里啪啦,通讯中断了,周围再次恢复了安静。
    “喂!喂!翊戈长官!”
    安雀一急,完了,不知道翊戈有没有听清,能不能找到他们。
    “吼!”
    雪豹走过来,轻轻用尾巴拍了拍安雀,试图让她不要太着急。
    虽然兽形态的艾柯不能说话,可安雀也知道他现在的动作是在安慰自己。
    “啊,如果翊戈长官找不到我们的话,今晚只能委屈艾柯殿下你露宿野外了。”为了缓解失落,安雀努力摆出笑脸,半开玩笑地说着。
    她的脖子扭了,不能做大幅度的动作,只好一点一点地挪着,留出一块空地给艾柯。
    “好了,只能委屈艾柯殿下你睡这里了。”
    她努了努嘴,示意艾柯躺进来,这里好歹还有半个飞车的顶可以遮挡。
    “吼……”
    艾柯轻轻地低吼一声,甩了甩尾巴,本来想转身去其他地方睡,却在看见安雀亮闪闪的眼睛时犹豫了。
    “怎么了吗?”
    看出了艾柯的犹豫,安雀又努力往里面挪动,“是嫌地方太小了吗?”
    说着她看了眼雪豹庞大的身躯,再看看自己身边那一小块空地,唔,是有点小了。
    眼看着安雀艰难地扭着脖子,还想继续往里面挪,艾柯低吼一声,终于脚步一动,在她身边趴了下来。
    身边突然传来毛茸茸的触感,让一直浑身冰凉的安雀瞬间温暖起来,身体下意识就想往温暖的来源靠,安雀抿了抿,悄悄瞥了眼雪豹的侧脸,唔,没什么反应。
    再悄悄靠近一点,安雀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真软啊,好暖和。
    艾柯表现上看趴着一动不动,其实早就把安雀的小动作看在眼里,见她小心翼翼往自己身边靠,还要小心不要被自己发现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吼!”
    他轻轻低吼一声,瞥了眼身边的安雀,为了不给她太大的压力,干脆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只是尾巴却悄无声息地伸过来,把人小心圈进自己怀里。
    这一天的经历实在太多,几次逃命又花费了太多体力,所以在一碰上温暖又相对安全的地方时,安雀的上下眼皮就打架了,终于支撑不住,一头载进雪豹柔软的皮毛里睡了过去。
    “呼……”
    身边传来安雀平缓的呼吸,艾柯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前爪,静静凝视着睡着的少女。
    直到外面传来机械的轰鸣,艾柯才颇有些不舍地移开视线。
    本来安安静静的废墟,突然来了十几辆飞车,黑衣军装的高大男人第一个冲下车,一眼就看见了躺在雪豹怀里,睡得正香的少女,脚步有一瞬间的停滞。
    “殿下。”
    “吼……”
    艾柯小心地低吼,示意他们不要吵到怀里的少女,尾巴轻轻盖在了安雀身上。
    这一觉安雀睡得并不踏实,断断续续做了好几个梦,最真实的一个就是她被雪豹一口咬断了脖子。
    “啊!不要吃我!”
    安雀惊叫着从梦中惊醒,猛地再次看见那双兽瞳更是受到不小的惊吓,下意识就要逃,只是一转眼,她竟然又看见了好几个熟面孔。
    “艾缪尔?!蓝恩?翊戈长官……”
    安雀顿时表情有些僵硬,看他们这架势,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围观了多久。
    “安雀教官你终于醒了。”
    艾缪尔幽幽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嫉妒,“哥哥的身体一定很暖和吧。”
    安雀:……?有些没跟上艾缪尔的思路,不过提到暖和,艾柯的兽形态手感的确挺好……
    “飞车坠落以后我去寻找救援,回来就发现你不见了。”
    翊戈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强迫自己不再去看安雀,担忧的眼神却和一直沉默的雪豹撞上了。
    “安雀教官受伤了,我们得快点回去。”
    蓝恩一直是最细心的那个,他一眼就发现了安雀的姿势有些不对。
    安雀没好意思说自己脖子扭了,是因为见到艾柯吓得,被问到是怎么受伤的,她也是支支吾吾,迅速转移话题,“好了好了,这里是食人花的领地,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同类推荐: 永恒国度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文豪野犬】银之蚀为师(父女)干赢那个赘婿文男主盖世仙尊超品战兵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