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 第10节

豪门男妻是副业[重生] 第10节

    等苏乔终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就眼巴巴看着身旁的男人:“骆先生?”
    骆云深神色沉静,道:“毁坏货品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苏乔:“啊?”
    骆云深:“对整批货物做手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那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做?冒这么大的风险,单纯只为了毁坏一批货物,非常不必要。其中必定有利可图。”
    苏乔“唔”地一声,有点想明白了。
    这件事不能只从苏家蒙受的损失出发,还要考虑苏羽会得到什么利益。
    在现在这个阶段,苏家发展平稳,一切都好。苏羽还是苏家的养子,如果苏家一蹶不振,他自己也要受影响。
    苏羽虽然心理扭曲,但应该不会这么愚蠢。除非这件事对苏家来说是有害的,但对苏羽自己而言,反而能得到好处。
    思路一理顺,苏乔就恍然大悟:“里应外合?”
    他转头看骆云深寻求认同,眼睛圆圆的,满脸想出答案的雀跃,像个讨表扬的小朋友。
    骆云深颔首。
    苏乔的思路只到这里,骆云深却清楚,所谓里应外合,那个“外”才是问题的关键。这批货品不能按时交付,苏家损失订单,外贸公司自然会另外寻求其他的合作方。
    毁坏货物的目的,原本就是这个。
    外贸公司需求量大,苏家需要大批人力物力投入才能按时出产,同行业内其他公司也是如此。可想而知,假如这个时候某家公司有大批货品可以立即交付,必定能谈下这笔大生意。
    想知道是哪家并不困难。
    食品有保质期问题,罐头食品和酱料市场份额也相对固定,因此不会大批量囤积,每个季度的产量相差不大。只要查清楚哪家公司近期没有大笔订单,产量却远超往常,就水落石出。
    这些事骆云深并未跟苏乔细说,只道:“稍后我会打电话给苏伯父,跟他说清楚。”
    苏乔不知道怎么,对骆云深有种莫名的信任。听到这句话,悬着的心就落下一大半,连忙点头,又说:“谢谢骆先生。”
    骆云深:“不用。”
    下车时苏乔把大兔子从后座拖下来,捏着兔子耳朵站在车门旁边,磕磕巴巴地说:“骆、骆先生……”
    骆云深降下车窗看他,面色平静而淡漠。
    苏乔心虚地站着,脸色有点红。他有些纠结,心想他们是要结婚的呀,怎么到现在连手都没牵过呢?骆先生看上去好像不会主动做这种事……他能自己努力一下吗?
    或者……不止牵手,可以亲一下?
    骆云深见他没动静,只得出声:“苏乔?”
    苏乔一下回过神。他犹豫了好几秒,本来想大胆一点,但对上骆云深的目光就心里打鼓,终究没好意思。他想了想,把兔子玩偶抱起来,拎起一只前爪,按在自己嘴唇上。
    骆云深:“……”
    他以不善地目光注视那只布偶,好像兔子造型的棉花团十恶不赦似的。然而下一秒,他的侧脸就被柔软蓬松的兔爪贴住。
    骆云深一怔,却只看见苏乔整个人藏在玩偶背后,声音闷闷小小地传出来:“骆先生再见。”
    第11章  邀请函与戒指
    商议好婚礼日期后,骆苏两家联姻的消息就对外公布了,与消息一同发出的,还有婚礼邀请函。
    晋城的媒体在各版报纸和自媒体上用大篇幅描述了这件事,几乎在一天之内,就传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宋家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
    宋闻星注释着桌上绛红烫金的婚礼邀请函,脸色沉郁。他单手翻开,看到上面“骆云深”和“苏乔”并列写在一起,觉得无比刺眼。
    大概是为了彰显诚意,邀请函上两个人的名字是手写然后扫描印刷的。骆云深的字体风格偏硬,笔锋凌厉,苏乔就规规矩矩,像做作业一般。
    反差这么大,堆在一处,却显得很和谐。
    不知道是不是设计师别出心裁,两人名字的缩写也被摆了出来,“深”和“苏”恰好是同一个字母,于是两个“s”交叠在一起,“lysq”四个字母作为底纹,铺满了整张邀请函。
    好像他们两人密不可分一样。
    宋闻星指尖点着邀请函,长长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怎么会呢?啾啾要跟别人结婚了?
    小时候他明明跟在自己后面,笑得那么可爱,难道这一切他都不记得了吗?
    宋闻星静了静,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电话那端很快传来声音:“喂?”
    “小羽。”宋闻星语气带着点愠怒。“我让你转告啾啾的话,你到底有没有跟他说?”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随后是苏羽不解的声音:“我说了。怎么?”
    “那……”宋闻星嗓音干涩。他捏着那张婚礼邀请函。“啾啾怎么会……”
    “怎么会和骆云深结婚?”苏羽说。
    宋闻星:“……”
    “原因很简单。骆家和宋家……”苏羽语气略带点同情和了然。“啾啾也这么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宋闻星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苏羽顿了顿,又道:“上次跟你提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话题,宋闻星神色一变。他低声道:“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我接手苏家之后,以低于市价百分之三十的价格出售至少一半产业给宋家。”苏羽道。“还有苏家酱料的秘方,我会想办法弄到手。”
    宋闻星:“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帮你。”
    他这么毫不犹豫地答应,引得苏羽轻轻笑了笑。随后,苏羽又道:“还有一个条件。”
    宋闻星:“你说。”
    “为了确保你不会反悔。”苏羽道。“我们之间应该有法律关系作为保障。”
    “什么?”宋闻星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羽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得结婚。”
    宋闻星:“……”
    宋闻星惊怒道:“你疯了?你是啾啾的哥哥!”
    “那你说,除了婚姻关系,还有什么能保证你不会反悔?可别说签合同,这种事情能白纸黑字的写出来吗?”苏羽道。“如果你不答应,那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
    电话两端陷入长久的沉默,久到苏羽以为宋闻星不会回答。
    但最终,宋闻星还是说:“好。”
    苏羽在心里笑了笑。他们果然是一类人,喜欢和爱都没有意义,抓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只要有更大的利益……什么不能放弃呢?
    “我还想见啾啾一面。”宋闻星道。“跟他把话……说清楚。”
    苏羽的目的达到,不想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只好忍着不悦,道:“我会帮你安排。”
    七月底,骆家和苏家一同到酒店试菜。另外捎带一个凑热闹的骆星杼。
    婚宴安排一点差错也不能出,待客的菜品更要慎之又慎。因为婚宴在骆家经营的酒店办,所以一应材料都用了最好的,燕窝鲍鱼、松茸鹅肝之类摆了一整桌。
    这些东西不见得多少人真爱吃,但婚宴上没有,就显得怠慢。
    苏国安看着觉得还不错,最先端起自己面前那一盏奶汤鱼肚。
    白瓷盅内,汤品呈现出诱人的微黄色,鱼肚雪白。一粒枸杞漂浮在汤面上,尤为显眼。苏国安先喝汤,浓郁醇厚的咸鲜味在舌尖打转,咽下去时无比熨帖,令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厨的手艺值得称赞,鲍汁鹅掌、葱烧海参等都料理得不错。
    苏国安还在细细品味那道奶汤鱼肚,就听身边苏母说:“这道干贝蛋羹味道普普通通,不如换了吧?”
    骆母闻言,也去尝了尝,随后惊讶道:“真的。要是不说,我都尝不出来是干贝蒸的,放凉了有点腥,吃起来和一般的蛋羹没什么差别。”
    一桌人都去尝那道蛋羹,苏乔也舀了一点。
    不知是不是泡发时间不够,切碎的干贝还有些硬,腥味也没能完全去除。这样放在蛋羹上蒸出来,除了给这道菜增加不必要的腥味和价钱,并不能使它更好吃一点。
    大厨做有其他食材辅助、味道重的海鲜有一手,这种只靠原本的味道取胜的菜品,就一筹莫展了。
    所有人一致同意换掉干贝蛋羹,在另选什么菜这个问题上却没有达成统一。
    苏母和骆母想换一道海鲜粥。
    苏父却道:“海鲜粥有什么好吃的,不如换干烧乳鸽。”
    苏母觑他:“那你不要吃好了。”
    苏父立即不说话了,满桌人都笑。随即,苏母又犯愁道:“说得也是,海鲜粥冷了味道也不好。”
    骆星杼夹了一筷子烧鹅,随后道:“那换成火腿蒸鸡行不行?啾——苏乔做的特别好吃。”
    苏国安一下回想起火腿蒸鸡那令人惊讶的美味,点头:“这个好。”
    苏母也拍了拍手,十分赞同。
    骆家夫妻俩还没尝过苏乔做的菜,一时有些惊奇。不过骆星杼向来会吃,连他都大力称赞,想来味道怎么都不会差,也就欣然应允了。
    “就是要麻烦啾啾跟主厨说清怎么做。”骆母道。“否则婚礼当天,总不能让啾啾亲自去厨房吧?”
    苏乔立即放下筷子,说:“这道菜做法不难,火候和时间把握好就可以了。我把做法写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
    中途,苏羽有事出去,几分钟后,苏乔的手机收到消息。
    【苏羽:啾啾,你能不能出来一趟?】
    苏乔自重生之后,对苏羽有种天然的警惕。此时看了一眼手机,就当做没发生过,并不理会。
    但苏羽并没有放弃,隔几分钟,又发了数条消息。
    苏乔的手机屏幕过一会儿就亮一下,坐他右手边的苏母注意到,随口问了一句:“啾啾,是不是有人找你?”
    没有。”苏乔耳朵通红,语气发虚地说假话。“……是垃圾短信。”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梦入星河gl〔纯百〕虐文女主求生指南(NPH)淫乱密室逃脱(NPH)欲界(高H)邻居天天肏我(1V1高H)兽人的宝藏堕落的美人妻 七代目的老婆雏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