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魔龙的伴侣 魔龙的伴侣 第43节

魔龙的伴侣 第43节

    墙缝之外,却是一望无尽的黑暗。
    难道已经穿透记忆层了?
    洛桉抓紧时间,赶紧穿过墙缝朝外跑去,在跃出宫墙的一刹那,他的身体恢复了常态,再度转身时身后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像是又穿透到另一个时空,这回真的到达精神树的最深处了。
    看着眼前一棵拔地而起的红色巨树,生长在黑暗中的正中央,以洛桉的视角来看自己距离这棵树可能有几百里的距离,他正站在一块高地上,四周朝着巨树所在的位置不断下陷,像是生长在一个巨大深坑里。
    因为没有入侵过其他人精神树的经验,洛桉开始还以为脚下那些黑漆漆不断涌动的东西都是周围的组织神经,可在朝着精神树踏进几步后,他发觉不对劲。
    脚下的地面在不断下陷,每一脚下去,身体就会被周围的黑色物质吸引着陷入几寸,只是走了五六步,洛桉就已经下陷到了膝盖的地方,连脚拔·出来都有些费劲。
    他不得不停下,再这么走下去,恐怕还没靠近精神树就要被活埋了。
    洛桉弯腰随手抓了一把脚下的黑色物质,摊在手掌上像是一颗颗黑米。
    忽然间,那些黑米都在掌心里蠕动起来,洛桉捏起一粒仔细观察,外观看起来确实像黑米,但受到外力后,前面的头就会从身子里伸出来,腹部长着不计其数的柔软纤毛。
    明显是一只虫子。
    洛桉不禁惊了,看着脚下一望无际的黑色物质,这铺天盖地的都是虫子?
    为什么江既遥的精神树里会寄生这么多虫子?医生给他做检查的时候都没发现过?
    那捏死这些虫子,是不是精神力暴·乱就会缓解下来?
    洛桉弯腰,抓起两把直接在手里捏碎,听着嘎嘣嘎嘣的脆响,周围的虫子啃食着精神树的动作一顿,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忽然掉头朝着洛桉围攻过来。
    顺着膝盖迅速蔓延到了脖颈,眼看还差一个头就要被吞没,洛桉一下在床上睁开眼。
    他看着头顶漆黑的天花板,无声的喘了口粗气。
    侧头看旁边的江既遥,眉心紧蹙起来,像是做了噩梦,可是很快沿着发丝就有冷汗滚落。
    洛桉赶忙起身叫醒他:“遥哥!遥哥快醒醒!”
    看着江既遥难受的模样,洛桉不禁有些自责,外公都说入侵精神树是很危险的事,稍有不慎都会对原主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
    可他刚才却擅自捏死了虫子,引起躁动,不知道会不会对江既遥的身体产生影响。
    很快江既遥睁开眼,看到洛桉时眼眸缓缓有了焦距。
    “你又来我梦里。”他说。
    听他这句话洛桉一愣,看江既遥好像并不是身体难受的样子,但也赶紧下床给他倒了杯水:“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医生来?”
    江既遥摇头:“没有。”
    等他喝完水,洛桉接过杯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上面还有滚下来的冷汗:“吓死我,难受成这样,我还以为你开始精神力暴·乱了。”
    转而想到江既遥刚才的话,问:“我跑到你梦里,怎么,你做梦梦到我了?”
    江既遥:“梦到你在我小时候出现,然后突然又消失,我怎么都找不到。”
    洛桉想起他刚才一副做噩梦的表情,不禁哑然失笑:“所以你就吓成这样?”
    他伸手把江既遥抱住,像安抚小孩子一样亲了下他的额头:“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你做梦我消失,代表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想到梦境中发生的一切,江既遥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那道声音仿佛就在耳畔。
    看着洛桉的发顶,像是心有余悸害怕这也是一场梦般,用力把他抱紧了。
    这时放在床头的通讯器忽然叮叮咚咚响起来,非常破坏气氛。
    三分钟后。
    江既遥:“通讯器响了。”
    洛桉:“不用管。”
    江既遥:“是我的。”
    “……”洛桉把江既遥松开,“那赶紧接吧。”
    找他的闭着眼睛都能猜到是谁,但找江既遥的基本都是十万火急的正经事,说不定是司法部那边又出了什么问题,虽然江既遥现在正处在停职状态,但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
    结果江既遥接通后,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小遥,你父亲已经同意你们的婚事了,说下个月就要在王宫给你们举办婚礼,请柬都已经发到七十九洲其他洲王手里了,您要不要看看,像蝴蝶一样会唱歌的请柬,设计的特别好看!”
    江既遥淡淡嗯一声,从脸上根本看不出一丝喜悦。
    王后看见他穿的睡衣,忽然转移话题:“你在睡觉啊,妈妈是不是打扰你了。小桉呢?没跟你在一块?”
    听到王后提及自己,旁边的洛桉只能整理一下睡衣,凑到江既遥身边,微笑入境。
    他礼貌道:“伯母好。”
    那次去王宫没见到王后,不过一想也知道是不太同意他和江既遥的婚事,齐大非偶,在他们这种鼻孔比天高的皇室家族里,不赞同也正常。
    所以洛桉对王后不讨厌,但也没什么好感。
    可是昨晚看到江既遥的记忆,原来一代帝国的王后,也不过是被丈夫家暴的可怜女人,对她的印象又不禁参杂了一丝同情。
    常年生活在那种窒息的环境下,估计就算她想站在江既遥这边,也是爱莫能助吧。
    王后看到洛桉立刻高兴的弯起眼:“小桉可真好看,上次来王宫我都没见到你,我就说小遥喜欢的模样一定不能差!过两天来宫里一趟吧,伯母有东西送给你们,还有小海跟席寒听说你们要举办婚礼也都从边境回来了。”
    洛桉微微一愣,席寒他认识,小海是谁?
    江既遥每次都能在他问之前解答:“小海是我弟弟。”
    弟弟?
    洛桉还从来没听他提起过,此刻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本来经过上次那件事,洛桉打死都不想再去王宫,不是怕,只是不想给龙皇这个脸。
    可龙皇这个老奸巨猾的估计早已料到他跟江既遥都不会给他这个面子,才故意让王后来通知他们。
    他又不好为难一个被家暴的女人,说不定他和江既遥不回去,她又得挨一顿毒打。
    到底也是遥哥的亲妈。
    四舍五入也是他亲妈,自己再冷血也不能六亲不认。
    洛桉只能点头:“好伯母,过两天我们就去宫里看您。”
    王后开心的点点头:“还是小桉好,每次我让小遥回家看看我,不催三遍消息他都不回。”
    结束通讯后,洛桉脸上的精致笑容立刻垮下来,闭着眼又倒在床上。
    一晚上没睡,真是太困了。
    江既遥看他四仰八叉的睡姿,抿起嘴角给他盖好被子,结果被角还没掖完,人又诈尸一样扑通一声坐起来。
    洛桉眯着眼去摸自己的通讯器,他还得赶紧把刚才在江既遥精神树里看到的情况汇报给外公,看他有没有办法。
    看他急急忙忙的发消息,江既遥也凑过来,洛桉也没故意躲避他,他自己的病情,他有权知道。
    看到洛桉跟精灵王交代昨晚看到精神树的情况。等洛桉一股脑的描述完后,外公开始提问。
    【外公:你观察了多久?】
    【桉桉:27分钟。】
    【外公:几点开始?】
    【桉桉:凌晨2点。】
    洛桉不知道外公问这个干什么。正思忖这,感觉肩膀一下被旁边的江既遥抱紧了。
    见江既遥盯着屏幕,眉心一点点皱紧。
    原来昨晚他一直都没睡,假装睡着骗过自己后,又去看他精神树的情况。
    外公那边沉默许久后,忽然发来一条超长的语音,点开一听,大嗓门简直要震碎屏幕。
    【外公:“这种小事白天给他看一下就行了,你还熬到半夜?你这傻孩子!把那个臭小子给我叫来,我必须让他好好看看我们小桉为他付出了多少!亏他当初还说不想跟你结婚!他以后要是敢有一丁点对不起你,外公让所有精灵一人一箭把他扎成刺猬龙!】
    洛桉憋着笑,看了眼旁边的江既遥,这压根就不用去叫,这么大声音估计在隔壁都能听见了。
    江既遥从洛桉手里拿过通讯器,给精灵王发过去:“外公,我为以前说过的话道歉。我知道洛桉对我很好,只要我还活一天,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在旁边听着江既遥这句话,洛桉笑着挽起他的胳膊:“我也不会离开你。”
    除了死亡,没有任何东西能把他们分开。
    ……
    不知道是不是处理洛闻叶的事,让洛亦云忙到焦头烂额了,这几天一直都没联系自己。
    洛桉白天准备入宫带给王后跟小叔子的礼物,偶尔也上网关注一下那场直播的情况。
    果然已经被不少非法盈利的网站录屏当成小视频标价出售。
    毫无意外,视频的主角也被广大网友扒出来,甚至连洛家也登上了新闻头条。
    【1l:我还以为是个出来卖的,没想到还是世家少爷,有钱人可真会玩(震惊jpg)】
    【2l:单纯好奇,这人是有审丑癖吗?这仨加起来都没老子一个帅!】
    【3l:你们没看后续吧,听说是被下药了,不过下药的还是他自己,都有人把视频剪辑出来了,网址链接,你们快去看!】
    【4l:看完来的,不得不说,真他么是魔鬼在人间。】
    【5l:是啊,要不是原主开了直播,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太阴了,自己还把药瓶和芯片都放在人家房间里,后来明显发现床上的人不对,想跑被抓住了,真.活.该】
    【6l:我听说这人原来就有抢原主未婚夫的前科,这次估计是明抢不过,想个这么阴毒的办法,幸亏原主躲过一劫!(好人好报jpg)】
    【7l:前未婚夫也被找到了,个人主页这呢!】
    洛桉看着下面清一色在骂洛闻叶和周文的评论,却没有一条是关于自己的,要按照这些吃瓜群众的揍性,不应该啊。
    除非是皇室那边都派人公关下去了。
    无所谓,反正清者自清。
    想到这,洛桉看了眼通讯器邮箱里的两封邮件。
    一封是洛亦云借贷抵押公司的文件。
    一封是刚找人从陆怡华的产检医院拷贝来的产检报告。
    有些踌躇。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梦入星河gl〔纯百〕虐文女主求生指南(NPH)淫乱密室逃脱(NPH)欲界(高H)邻居天天肏我(1V1高H)兽人的宝藏堕落的美人妻 七代目的老婆雏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