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一妾皆夫(np) 番外之以终为始(二)

番外之以终为始(二)

    谨言抱着一沓公文,穿过了中书省的回廊,在踏进最正中的一间正厅门槛时,把脚步放得轻而又轻。
    厅内布置得简单大气,只摆了一张紫檀木桌案,案后坐着一个伏案书写的人影。
    谨言望着那道消瘦了不少的身影,没由来地鼻尖一酸,将忽然上涌的情绪压下后,才轻手轻脚地走到桌案旁,把公文放下,顺手将桌案上的茶水添满了。
    他静静地在一旁立了好一会,桌案后的人才搁下了手中的毛笔,一边旋转着手腕一边抬起眼看向了他。
    “何事?”
    “大人,惠同大师带了话来,说是寻到了他的师父。”谨言这句话说完,明显感觉到望向他的目光骤然炙热了许多,他不敢对上杨巍那双暗藏期盼的眼眸,赶紧把接下来的话说清楚,“惠同大师的师父言,从未经历过这般奇事,他也无丝毫办法。”
    话音落下,谨言便察觉到杨巍眼中的光芒黯淡,又变成了持重寡言的模样。
    杨巍把视线收回,习惯性地将手伸进袖袋里想碰一碰她给他留下的那几行字,摸空了才想起,那张纸已经泛黄变脆,他怕毁了她的字迹,昨日把它放进匣子里收起来了。
    自她如飞仙一般从众人眼前消失后,引起了一连串变故,那几个男人如疯了一般找她,可她就如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给他们留下。就算是这样,杨巍这几年也从未放弃过寻她,左不过又寻她一次罢了,他总相信他还会再度寻到她的。
    他求了太安观里的惠同大师,希冀着能让惠同大师云游四海的师父帮忙,据闻他的师父是一位具有翻山移海的本领的能人。杨巍本是从不信这些鬼神之事,这些在以前的他看来都是无稽之谈,但如今,只要能探听到她的一丝消息,他从不吝啬希望。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他生出了些绝望,她好似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如她先前同他探讨的,这只是大千世界中的一个,而她,去了另一个属于她的世界,任他在这方地界如何努力地追寻,也寻不到她。
    杨巍抬手,疲倦地捏了捏眉心,谨言立马机灵地上前,把温热的茶水递到他手上。自从他家大人心心念念的那女子消失后,他家大人眼中就只有朝堂政事和寻她,时常在中书省一待便是七八天,一年里回杨府的日子屈指可数,不是在处理政事,便是在翻奇闻异事的书籍。
    “还有何事?”杨巍抿了口茶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嗓音淡淡。
    本该还有一件政事要汇报的谨言望着他掩不了疲倦的面容,把到了嘴边的话压了下去,觉着那也不是何等要紧的大事,让他家大人今日先歇一会罢。
    “并无,大人好生歇息。”
    他的话刚落下,杨巍便道:“季青如何了?算算日子,他的信也该到了。”
    谨言暗叹一声,只好把一封薄信从那迭公文中抽出来,“季大人在赴任路上寄来的信已经到了。”
    杨巍微微点头,“念罢。”
    谨言把信上的蜡印拆开,展开那封略显短促的信,清声念道:“杨先生:敬祝安好,青已至徽州,不日便将抵金陵。路上听闻金陵有一女,善农耕器械改进之术,深得乡亲百姓推崇信赖。余深觉甚奇,欲拜访之,以讨农耕之便……”
    “啪——”羊毫的木质笔杆掉落在檀木桌案上,发出突兀而沉闷的声响,正在念着信的谨言一怔,抬眼去看他,却发现杨巍正神情呆怔地盯着他手中的信,眼神直愣愣地。
    谨言被他的神色惊到,杨巍的情绪一直是不露声色的,在那人离开后的这几年尤甚,身为辅佐幼帝的丞相,平衡朝堂各方势力的同时还要处理各地民生政事,这么多年来,几乎没什么事能让他失色……除了事关那个人。
    “大人?”谨言小心翼翼地轻唤了一声,杨巍猛然抬起头,眼神是这几年来谨言从未曾见过的明亮,透着点让人心惊的执着。
    京邑的天色阴沉沉的,似是酝酿着一场狂风骤雨。
    谨言驾着马车,望了望头顶上方密布的乌云,眼神往车厢的帘子上瞥了一眼,忍不住靠近了帘子低声劝道:“大人,看这天色马上就有一场暴雨,恐怕在入夜前赶不到驿站,不如待明日……”
    “赶路,莫要多话。”谨言的话还未说尽,车厢内便传来了杨巍斩钉截铁的声音,谨言摸了摸鼻子,又瞄了眼已经在往下落雨滴的天空,任命地挥起了马鞭。
    雨点淅淅沥沥落下,砸在青砖铺就的街道上,马车轮子急速滚过,压下两行浅淡的水印。
    城门的守卫大老远便看到了这辆在官道上疾驰的马车,认出是杨丞相的马车,忙退到一旁,恭谨地在路边行礼。
    就在马车方要驶过城门时,车轮忽而发出一声巨响,车身往前一倾,在“嘶嘶”马叫声中,骤然停下。
    马车停得突兀,杨巍握住了车壁上的扶手,才未一头撞到车壁上。
    “出了何事?”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他蹙起眉头,撩开车门的帘子往外看去。
    马车前不知何时立了一道修长的人影,在灰蒙蒙的天色下,他的五官面目有些模糊不清,声线中带着他独有的戏谑笑意。
    “杨大人匆忙离京,可是有要紧的政务要办?”
    来人逐渐走近,微弱的光线打在他的面容上,俊朗的面庞上薄唇微勾,带着星点笑意,一双细长的柳叶眼里却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戾气与阴鸷。
    杨巍其实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自从她消失了之后,秋明良花了半年时间培养了一位锦衣卫副指挥使,平日里的各种事宜都由这位副使出面替他执行。而他本人则神龙见首不见尾,曾有一则小道消息在官员之中流传,道是秋明良在大规模地培养锦衣卫,全国各地都有他锦衣卫的影子,甚至连外邦都有耳目与眼线。
    如今再见,他的气质竟比先前还要阴冷几倍,来者不善,杨巍心底肃然。
    “些许私事罢了,”杨巍顿了顿,盯着他的眸光幽深,“进出城也归秋大人管?”
    秋明良和他对视片刻,忽而轻笑了一声,旋身让开了身后的路,“不敢,杨大人请。”
    青年负手立在道旁,姿态闲适,好似真的只是刚好路过罢了。
    杨巍没想到他如此轻易地就放行了,料想他必有后招,只是此时的他顾不得犹豫这许多,他急切地想要去亲眼确定他的猜测,就怕去晚一步,又要和她擦肩而过。
    马车再度驶上官道,这回顺利地出了城门,在愈发灰蒙的天色下,驰向道路远方。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我的姐姐兽人的宝藏小姐攻(futa、gl)献囚(NP高H)被女友的好友强上了与狐说 (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