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兽人的宝藏 第二百二十章:掉毛问题

第二百二十章:掉毛问题

    婉容叔叔还在礼貌地与看门的两个侍卫交涉,而另一旁冷着脸的大侄子,在锁定了阳台上的青酒之后,毫不犹豫张开了一双雪白的大翅膀,羽翼一扇,呼啸而来。
    巨大的仙鹤羽翼多半是纯白的长羽,下方有两片如墨舒展的黑羽区域,似传说中的神灵一般,白衣飞扬的冷峻男子,自空中飞掠而来。
    最后合拢双翼,脚尖轻点在露台的栏杆上。
    谷莱优拧着眉,看向她,伸出手:“来。”
    青酒仰着脑袋,看向羽翼合拢如天使的男人,他身后的天空中还在缓缓飘落着白羽。
    莫名地,她想到……似乎起他叔叔,谷莱优掉毛要厉害得多……
    他们禽族,日常会做羽毛护理吗?
    忽然,谷莱优神色一凛,猛地飞起,一把搂过青酒收入怀中,双翅轻扇,瞬间掠上高空。
    而就在谷莱优脚下,原先站立的露台,已经被刹那间破出的植物冲溃,几十株狰狞的花藤冲向高空,带着锋利倒刺的花朵将空中掉落的羽毛绞碎。
    金棕色短发的男人立在最高的花株之上,狠狠皱眉。
    庄园的空中自卫系统是摆设吗?
    “将她还给我。”
    安德烈亚抬起一只手,几十株粗壮狰狞的花藤一瞬间高涨,在他身后蓄势待发,“挟持桑塔瑞亲王夫人的罪名,你知道足够你坐多少年牢吗?”
    一栋小楼彻底毁了,半空中两个男兽冷面相峙。
    断壁残垣之上,一角翠绿的绿意攀岩,浅蓝色头发飘逸的男人坐在绿盈盈的藤叶上,指尖转着一只机甲项链。
    谷莱优一条手臂横在青酒胸前,双翅张开悬停在空中,黑色的长发在空中被风吹得,和她的头发分不清彼此。
    就在叁个男兽,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鹤翼的男人坠落下去。
    那双大翅膀掉落之后,显现了藏在他身后的另一双白翅膀。
    仙风道骨的白雁公子,扇了扇双翼,看了一眼掉在瓦砾中的侄子,缓缓开口:“家门不幸,失礼了。”
    礼仪周到的男兽,刚刚一翅膀,将他侄子给扇下去了。
    这是偷袭,背刺!
    谷莱优摔在瓦砾中,下意识用双翅护着青酒,愤愤抬头瞪向上官婉容。
    青酒从谷莱优手臂间爬起来,将落到自己衣服上的羽毛摘下来。
    青酒安抚了一下男青年:“是叔叔不讲武德……你不要生气,有话好好说。”
    谷莱优站起身,一双翅膀收回去了,留下一地零零落落的白羽。
    面无表情的男青年,低头将羽毛一片片捡起来。
    这些都有用,他的求偶叁件套还没做完。
    谷莱优:“我们来接你回去,菲尔兹说你被桑塔瑞亲王绑架了。”
    谷莱优捡完羽毛,丢进左手戒中,站着青酒面前:“菲尔兹说我们再不来救你,你和他的孩子都能满墙爬了。”
    满墙爬……
    谷莱优:“他太奸猾了,我们破解萨玛星的防御花了许多时间,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他一本正经说完话。
    忽然,耳根子开始红,那红晕,一路蔓延到脸庞上,俊冷的脸上泛着红,目光飘忽,“你还没有揣上他的种子吧?”
    青酒:“……”
    这是什么离谱的谣言,菲尔兹回去报信,就是这么报的?
    冷酷的叛逆青年羞涩了一下,又正了脸,严肃地看向青小酒:“不过,有了孩子也不要紧,我十分擅长养育幼崽。如果……你需要一个共同抚养幼崽的雄侣,可以邀请我。”
    谷莱优越紧张,脸色就越严肃:“我会认真考虑。”
    青酒:看出来了,叁十岁还在修习新郎课程的大龄男青年,确实很会照顾幼崽。
    青酒轻拍胸口,安抚躁动的塞索,笑了一下,回道:“菲尔兹误会了,安德烈亚没有伤害我,他只是想要多留我住些时间。我一直在等你们。”
    说完,她抬起头看天空上交谈的两个男兽。
    (桑塔瑞有迦西,安德烈亚,亚图还有一个xx,既然决定搞np,海陆空动植物虫族咱就要全面发展嘛……对不对(/ω\))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我的姐姐兽人的宝藏小姐攻(futa、gl)被女友的好友强上了淫乱密室逃脱(NPH)梦入星河gl〔纯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