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混沌仙圣 第六百零七章 猪英帅,鬼骨鱼。

第六百零七章 猪英帅,鬼骨鱼。

    第六百零七章 猪英帅,鬼骨鱼。
    回头望着人类的神态,驼龙得意一笑,尾巴用力甩出整个身躯,然后稳稳地落在芦苇叶上;四条粗壮的迈开,似在地面上一样,缓缓地向前爬行。
    驼龙爬的很慢,显得小心翼翼;甚至会停顿几息,而后再继续缓慢前行。
    终于,半柱香的功夫;驼龙一跃离开芦苇,落在洞口外,旋即一晃身躯窜入氤氲雾气内,不见了影迹,但空间内却响起它的声音:“芦苇塘,黄泉汤,鬼骨鱼,啖魂肠。”
    声音不大,却令人感到一股寒意弥漫;众人不由得皱起眉,似是都在思量老妖驼龙留言的含义;有些胆小谨慎的人类或妖族,不禁退后林中。
    “哼,故弄玄虚。”一道身影飘落崖壁上,身形壮硕,一身猎户打扮;背上弓箭傍身,手握一柄三股钢叉;眯眼扫视了一眼芦苇塘,抬腿;一个眨眼间,他的脚底已经踏在芦苇叶上。
    脚踩叶子,如在平地上步行;只是速度也如老妖驼龙一般缓慢,不时后离开芦苇塘,抬头看了一眼魔心洞三个字,晃身钻入其中,隐没在白色雾气内。
    “小子,那个猎户用的是武技?”蠹玦低声问道,这个问题好似憋了很久才说出口。
    “武技,民间有一种轻身提送术,名曰‘登萍渡水’;不过,没有想到这位修士竟将其修炼的如此妙绝。”丁岳由衷地赞叹一句,心里感慨。
    “比你的踏云步如何?”吐气如兰的气味飘入鼻尖,搞得丁岳心头荡漾。
    “不在一个档次,他的。”丁岳有些自傲,可是话说道一半,却被一声粗暴的叫喊打断。
    “让开,滚一边去;眼瞎了,看不见我家公子来了,还不闪开。”
    身后一阵躁动,引得众人扭头回看;山壁上,开阔;来了众多妖族和人类修士,但不是所有的都立身树杈上;还有一些分散在地面,居高林立。
    噗嗤,额呵,嗯;一声声轻微的笑声、惊叹、吃惊音从人群中扩散,就连西门彩衣捂嘴也发出两声娇笑;丁岳更是一瞪眸子,发出奇异的光彩。
    袒胸挺肚,皮肤油黑,四肢短粗;脚上穿着一双牛皮靴,腰上挂着一件大花裤衩子;上面赫然绣着一朵朵大红玫瑰花和一朵朵向日葵,交相辉映吸人眼球。
    一顶猪头,却扣着一个白色小帽;脖子上挂着项圈,上面镶嵌着红黄白绿各色宝石,熠熠生辉;映照着项上猪头,滑稽而又丑陋。
    两条短粗的手臂挥舞着,嘴中骂骂咧咧;众人怒目,但都忍住;因为被猪头后面的一对更加奇异的组合吸引,便无视了他的野蛮无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只是这位穿着华贵的公子脸上布满一个个浅绿色疙瘩,蛤蟆眼、塌鼻梁、扁长嘴,看上去有些恶心;对方却似是不知,渡着方步,手摇玉扇,自认为一副风流倜傥地模样,眼高于顶地缓步前行。
    身侧跟着一位发髻高绾,面容娇艳的女子;身材妖娆,双手捧着一个托盘,上面盛着一壶酒、两只琥珀色玉杯;再往下观看,腰以下却是一条铺盖着片片红磷的尾巴;腰肢扭动间,风情万种,头上的诸多步摇首饰,随着腰肢的摇动叮当晃荡。
    “东海毒箭,金蟾公子。”人群中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惊叹中透露出些许的畏惧。
    “这个家伙不是被东海第一隐士,钓海翁镇压在囿曲岛,覊阴潭里了嘛!怎么出来了。”距离丁岳近前一棵大树上,一头猫头鹰类的妖族对身畔的另一只鸟类妖王低声说道。
    “谁知道呢!这个小子是个祸害,荤素不忌,令人恶心。”鸟类妖王十分嫌弃地说了一句,抖抖翅膀似是怕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你们知道这个家伙嘛?似是十分遭人厌恶。”丁岳听到几声议论后,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肮脏的东西。”西门彩衣啐了一口,收回目光;像是怕多看一眼,脏了自己的眼睛;旋即,又是似乎想到什么,用警告的语气小声说道:“你,不许再多问。”
    见状,搞得丁岳一头雾水;可是越是这样,心中的好奇越盛;于是偷偷瞥了一眼大王囚龙蠹玦,意思明显希望对方能为自己答疑解惑。
    “额,这个小子是东海毒箭岛主金乌忌的儿子,天生一身毒液,修炼的功法也很是邪异;越级杀人如同儿戏,就是。”蠹玦的传音突然中断,弄得丁岳心中更是痒痒。
    “这个家伙,荤素不忌男女通吃;一旦被看上,不管容貌如何定是想办法弄上床;其中包括化成人形的或还是兽类皮毛的,因此在东海妖族中是被唾弃的存在。”
    “呀!这个家伙真是个。”丁岳听完蠹玦的言论,心中愕然竟不知怎么形容对方。
    “不过,这个家伙极少对人族出手;所以,钓海翁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灭了他,而是囚禁;当然,这是我猜想的。”蠹玦的传音响起,却到此为止,似乎也不愿多说。
    “奇葩。”最后,丁岳只好用两个字来形容这位金蟾公子。
    无论是妖族还是人类,待认出金蟾公子后,不用猪头推搡;齐刷刷地躲开,远远地躲开。
    潇洒地来至崖壁边,自始至终没有看过众人一眼,似乎上百修士根本就不存在一般;金蟾公子站在一处山丘上,看了一眼魔心洞,再看一眼芦苇塘。
    “小美,小帅;你们两个谁于本座去探探路,有赏的。”金蟾公子语气轻缓,似是与猪头和蛇尾商量一样,最后还提出有犒赏。
    “公子,这种粗活当然是我猪英帅来干。”金蟾的话音将落,猪头便谄媚地笑道:“小美姐姐,服侍公子衣食住行,我自然是冲锋陷阵为你开路来。”
    嗤嗤,人群中出发几声压抑地嗤笑;引得金蟾公子扭头回望一眼,旋即岩壁上一片沉寂。
    回头再看猪头,一跃跳下山崖;不算高,二丈左右;有些人类修士和一些胆大的妖修,站在边沿伸长脖子,往下观望;见猪英帅一个屁股蹲砸在地上,捂嘴一阵好笑。
    芦苇塘边缘的地面淤泥铺盖,砸了一个深坑的猪头站起来,摸着屁股哼唧了几声;抬头似是见金蟾公子,面现不耐;立即,一拍自己的脑门,嘴中嘟嘟囔囔像是念动咒语;随即,晃动圆球状的身材,施展道决。
    几息后,猪英帅突然向前一趴,化作兽体;一头三米长,近两米的大猪显现在众人视觉中;见其,长着两颗弯刀样的獠牙,晃动猪头仰天一声哼哼。
    旋即,低下猪头冲着芦苇塘拱去;瞬间,茂密的芦苇丛便被翻开;直至此刻站在岩壁上的修士,才看到一条条手臂粗的怪鱼,张着圆形的嘴,里面闪烁着两颗短匕首似利齿,撕咬着猪头。
    怎奈,猪头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异禀,皮肤油腻坚韧;管你怪鱼獠牙利齿怎么锋利,却只能在他的表皮上留下一道道白色刮痕,一点血都不见。
    如此强横的防御,立刻引来人群中一声声惊叹;再见猪头拱入泥潭底的大脑袋抬起,一条泥鳅状的怪鱼,被他叼在嘴中,咔嚓咔嚓咀嚼起来。
    嚼着怪鱼,猪英帅一脸享受;吃完后,继续将长鼻子拱进泥潭,蛮横地强行。
    “前辈,这头猪妖是何类异种?”丁岳惊诧不已,小声问。
    似是在思索,蠹玦呆了一会儿才回答:“听说,南疆金刚川群居着一类猪妖;刀枪不入,防御极强且擅于在怒江大水中潜行;因此,在大妖林立的十万大山中却是个繁盛的种族。”
    “小子,快看猪嘴里那条怪鱼。”丁岳本想再问蠹玦一些关于猪妖的传言,却不料叫魂婆婆突然开口打断他的思路;不得不,注目望向猪英帅。
    “咿!猪妖嘴里的怪鱼好奇异。”丁岳看清,这一次猪嘴中咬着一条黑鱼,圆扁形;头部在猪妖嘴里,后半身倔强地摇摆着;但是,每一次摇摆黑色外皮上会出现道道苍白。
    “真是鬼骨鱼,竟在此处遇到,天见尤怜啊!”叫魂婆婆传出的声音,激动又欢喜。
    “鬼骨鱼?婆婆,什么是鬼骨鱼?”丁岳不解地问道。
    “这个暂时不说,等会必须捕捉几条;不用多,五百年靠上有三条,我便可以恢复巅峰神魂;但是,此鱼的魂晶对不是鬼修的人来说,却是毒药。”叫魂婆婆语速较快,显得激动不已。
    “怎么捕捉?另外这里还有这么多修士。”丁岳有些担心,但又希望叫魂婆婆能够恢复全盛;于是陷入沉思中,心神与其交谈起来。
    终于,猪妖在一炷香的功夫内强横地劈开芦苇丛,打通一条足以三人并肩可以行走的通道。
    站在对岸,猪妖一晃身恢复人类身躯;嘴中喘着粗气,停了须臾对着金蟾公子喊道:“公子可以带着小美姐姐,过来了;一定要走翻开的地方,千万不可逾越,快些。”


同类推荐: 速成炮友(NP)【咒回乙女】恋爱幸运曲奇被篡改的秦后500年死对头是猫薄荷而我是猫怎么破[娱乐圈][我英]日在雄英这些书总想操我我和我的狗老公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