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靡靡宫春深(1V1糙肉高H) 邯郸学步

邯郸学步

    与此同时,辛府。
    辛虎在外头赌了一整个晚上,输得睡不着,正是火气旺的时候。
    顶着乌黑的眼圈回府,一听小厮说父亲在寻他,只得压着心头的淡淡不快前去了。
    随着辛川破突厥大胜归来,他这个辛家嫡子在京城的地位也日益水涨船高。这两天里,叁膳饭局的帖子就从未间断,一张一张递到他手上,附加的内容也一个比一个刺激。辛虎趁着这几日休沐,欣然赴约好好放纵了一回。
    偏生昨夜在赌场,碰上个硬茬,输得他恨不能把底裤都当了。
    他恨只恨辛家规矩太死,重要的产业都不得轻易典当,否则他手上的本金多了,输一追叁,赢回来也是早晚的事!
    带着这样的一丝丝懊恼,辛虎迈步进了辛家主宅的小书房。
    “爹,怎么……”
    他话未说完,一本兵书劈头盖脸砸过来。
    “你他娘的昨天夜里跑哪儿去了?!”
    辛虎面色一黑,不过他一身武功亦不算差,轻松接过书,答道:“爹,昨日骆家的大儿子约我出去,我们在外头玩了会儿。”
    他语气虽还算恭敬,心里却是不屑——他都多大一人了,在家里还是什么自由都没有,什么事都摆在他爹眼皮子底下。更别提这几日是休沐,他想去哪里,同谁玩儿,这人管得着吗?
    这么一想,他倒觉得他爹不在京中的日子,是他过得最快慰的。
    一听儿子走动的人是骆相家的嫡子,辛川的面色缓和了些。
    他心事重重,愁得一整晚没睡,心里亦是清楚,自己有些迁怒于辛虎。
    可他堂堂正一品镇国大将军,如何能向自家儿子赔什么不是?
    是以只是干咳一声,面色威严的淡道:“就算是骆家嫡子,他如今做错了事,几年不能科举,于你仕途上也没什么帮助。有心思应付他,不如去开拓些能助你一臂之力的门路。”
    辛虎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老子的这些口是心非,他如何不懂?明明是他爹自己寻他发泄脾气,到头来了,不仅不悔过,还宁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定要数落他的不是。
    骆家嫡子几年不能入仕又怎样?他就不信,这话他爹敢当着骆相的面去说!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腹诽罢了。辛虎思虑一番,已调整好了面上的表情,忍下淡淡的不快道:“爹,你寻我是为何事?”
    “我叫你找的人可有结果了?”辛川拧眉。
    “爹说的是凤关河?”一提这话,辛虎终是忍不住的冷笑出声,“爹,凤关河的棺材明日就要入京了,你若真是不放心,大不了亲自掀开来看看便是!”
    辛虎一想起这事,泼天的快意与鄙夷之情便一同涌上心头。
    凤关河死了,于他而言,可算是今年听到的最好消息了!
    若说朝中诸多武将,他看谁不爽,凤关河便是首当其冲。
    他最恶心的就是这人分明乡野出身,却将京城世家公子那副清冷贵气的做派学了个十成十。
    辛虎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那人嬉笑怒骂过谁,他好像永远都是那样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像是世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亦或者,他从不将这世上的一切放在眼中!
    他走路时,步子是不大不小,从容不迫。他吃饭时是细嚼慢咽,不会发出一丝声音。就连偶尔与文官攀谈,他面对那些文绉绉让人听了就晕乎的话,也能淡然应对,甚至是性子很好的应答一二。
    这一切,都与他们这些在马背上打天下的武将不同。而正是因为辛虎看到这一切,又清楚他的身世,这才对凤某的邯郸学步之举愈发的不屑一顾。
    分明是一个乡野出身的泥腿子,又装什么清高?朝中身世一般的武将实在多了去了,未见得哪一个有他这么爱装的。
    更何况,他这么轻的年纪就做到从一品,而他堂堂辛家的嫡子,只能遥遥看着他的背影。
    这让他心里如何不恨?
    他的这满腔心绪并不遮掩,到了辛川眼里,只觉得自己儿子这阴恻恻的笑容实在是扎眼。
    回味起他略带不敬的话语,辛川胸中怒火更甚。这一次他抓起案上砚台,狠狠朝着辛虎的方向砸过去。
    辛虎又一次躲过了。
    “咚”的一声,砚台砸在他身后的墙壁,墨汁溅到他造价不菲的缎袍上,他紧攥着拳头,不发一语。
    辛川先一步怒骂:“混球东西,怎么跟你老子说话?!”
    来了,又来了。
    每每说不过他的时候,就要搬出身份来压他!
    “没找到,找不到!”他忍不住呛声,“爹,他死了又如何,没死又如何?他一个爹娘都没有的草根,娶一个无权无势不得宠的花瓶公主,值得我们辛家废那么大功夫找他?”
    再说,就算他没死,连皇上都在百官面前亲口下了发丧的指令,他以后又以什么样的理由再面对皇上?
    气急的辛虎根本想不到还有皇上早已知情这样的可能。在他眼里,凤关河一个毫无背景的草莽是不配接近权力中枢的,更不可能得到皇上如此信任。
    辛川冷笑着回呛:“就是因为他这出身,我们才不得不防!他背后没有家族支持又如何,官儿还不是比你大?都快赶上你爹了!”
    被戳及痛处,辛虎不免有些口不择言起来。
    “当今的皇上就是喜欢任用孤臣,你叫我怎么办?别人没爹没娘反而成了优势,我难道还要同他去比这个?!”
    “你!”
    辛川气急,指着书案前面这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半晌不得言语。
    辛虎是他嫡出的儿子,也是长子。生的虎背熊腰像极了他,性子也与他最像,自然最得他的宠爱。
    可他没想到,这个被他寄予厚望的儿子,今日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辛川到底也是在名利场上浸淫数十年的老手了,他看到对面墙上的墨渍,心火便一点一点消下来。
    他这个儿子,当真是遇上一丁点事儿就气急败坏,也不知还要他教到什么时候。
    辛川的心头一时五味杂陈。
    “你觉得他娶了长公主,就不算得了助力?”
    “怎么,你以为你真的看懂了这对天家兄妹?”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兽人的宝藏梦入星河gl〔纯百〕虐文女主求生指南(NPH)下流(出轨高h)性爱抽卡系统笼中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