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夺娇记 可爱

可爱

    有黎青青说项,对于小儿子要出去闯荡的想法,秦氏虽然不舍,但终究还是答应了。
    黎青则甚是高兴,背着秦氏对黎青青道:“姐,我把孟大哥请来家里一趟吧,这件事还要跟孟大哥商量。”
    自从黎青则知道了她跟孟云壑的事情,每次黎青则提到他,黎青青心里总有些秘密被人发现的别扭,更别提这种情况下将人叫到家里。
    她既还没想好之后要如何,又怎么能如此唐突的让他面对家里人,更何况,秦氏对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早有猜测。可黎青则要去京城,少不得要麻烦他,秦氏必然要见他的。
    黎青青便如此纠结着接到了采薇的秘信。
    孟云壑约她相见,黎青青本也想跟他说说黎青则的事情,应了下来。
    这次的相见之地定在丹阳湖。
    初夏,丹阳湖上一片无穷碧的接天莲叶,岸上有了热气,湖面却清爽,正是游船好时节。
    黎青青原以为他会准备一艘画舫,却不料采薇将她带到一处码头,而那码头旁边,只有一艘乌篷小舟。
    不过,虽然只是乌篷船,但也算乌篷里的豪华船了,船身比寻常小船大许多,上面的棚子也是木头搭建,而非其他的草席制造。
    按理说这小船里见面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有违常理的,许是他闲情逸致上来,毕竟画舫虽舒服,但到底不如乌篷小巧,能在莲叶间穿梭那般意趣。可黎青青不知怎么的,就是想起上辈子有一回。
    也是夏日,黎青青心情不佳,便在丫鬟的提议下,在宅子里的小湖上坐了一搜小船去游湖散心。那天她在船上喝了酒,昏昏欲睡,也不想挪窝,丫鬟恐她酒后睡觉吹风染病,便去给她拿薄被。她在船上没等来丫鬟,却等来他。
    心情不佳么,那时她是不愿意承认的,原是因着听仆人讲八卦,京中圣上有意为他赐婚,她心想,陛下赐婚,对方小姐定然出身不俗,这般人物,应当是容不下她这样被他养在外面的笼中鸟。她终于可以自由了。
    但心里却并不那么痛快。
    以至明明不会喝酒,却忽然想借酒消愁。
    她酒量不行,两杯后便醉了。半醒半醉,却瞥见那叫她本应恨之入骨的男人掀帘而入。
    黎青青不知道的是,那日还是周文笙的生辰。
    孟云壑见她便是醉了还是满脸愁绪的模样,心中已认定她是思念周文笙之故。
    躁怒嫉恨一起,本来是要带她回去,临时在那船里发作起来。
    他眼中暴戾四溢,动作却带着一丝难言的温柔,黎青青酒醉朦胧之间,亦有些难以自控。酒壮人胆也壮情,头一次在床第上回应了他。
    明明当时的记忆是模糊的,现在想来不知为什么竟突然变得清晰。
    自己如何捧着奶求他吸,如何伏跪在他腿间吃他的昂扬巨兽。
    黎青青缓下脚步,小腹处宛如被热水袋撞了一下,酸暖涨开。粉颊玉腮登时娇嫩如叁月春桃,自知那股子意动代表了什么,愈发感到羞窘恼人。她什么时候如此敏感淫荡了……
    有这回忆作怪,黎青青迟迟没进船内。
    孟云壑耳力惊人,早听到她的脚步声靠近,只是还差几步的时候,外面的动静却停了下来,他默然等了一会儿,仍不见动作,不禁自己掀了船帘,一侧目,就见黎青青站在不远处的码头上,眼波盈盈,粉腮融融,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她本是清雅温柔的面容,此厢在金灿灿的耀目阳光下,竟也有几分娇憨之态。
    这般情态……孟云壑立时便想起有一回,叫她吃自己欲根时她的表情,她那时喝醉了,人懵懂可爱,便跟现在有六七分像。他心中一荡,原本沉黑的目光深处,已簇簇烧了起来。
    黎青青瞧见他,才快步上前,扶着他伸出的手上了小船。
    一进去,便叫他拉近怀里,火热的气息缠了上来。
    黎青青唔了一声,心扉乱颤,仰面应承他狂野而温柔的亲吻,直至有些喘不过气,才挥着拳头轻轻捶打他的胸膛。
    “你成日里就想着这些。”黎青青挣开点距离,红着脸控诉。
    若她刚刚只是怀疑,这会儿他这样急色倒是叫黎青青觉得印证了她的猜想,必是他想在这小舟上重温旧梦,才弃了画舫不用,心里自然又羞又臊。
    实则她是冤了孟云壑。
    他弃画舫而选小舟,不过临时起意。画舫豪华但离这郁葱的荷叶和刚露头角的荷花太远,黎青青喜欢侍弄花草,他才叫人找了舒服的小舟来,放舟深入,一掀帘,便是满目青翠,想必她会喜欢。
    只是,他的自制力在她身上原就薄弱,又见她方才娇态,这才情火难抑,显得有些急躁。
    眼前,怀中人本是指责他,但自己先不好意思了,他心中爱怜更盛,身心皆是愉悦。哪怕黎青青并未给他任何承诺,甚至说了有些离经叛道的打算,但他嘴上强硬,实则还是高兴。
    他罪孽深重,有一个赎罪的机会,已是上苍待他不薄。
    手指揩去她嘴角的银丝,嘴角噙着笑意,声音微微沉嘎:“遇见你之前,倒也没有。”
    听他这么说,黎青青自然是高兴的,但复又想起上辈子初遇,他已懂得在自己身上使的那些风月手段。虽说黎青青从未见过他的通房,但想必那是一个娇媚的女子。
    她自己也是经过男人的,无立场去要求什么,但这种事,并非你说不在乎,就真能做到不在乎,不以过往经历来伤害彼此便罢,还是会有些小酸涩。
    连这醋都要吃,若说不爱,那真是自欺欺人。
    他目光仍带着灼烈,黎青青微侧了头不看他,心底的话冲口而出:“有没有我可不知。”
    孟云壑一阵欢喜,长臂一揽,又将人禁锢在怀,低哑的声音绽在她耳边:“青青,你吃醋是不是?”
    他在外人面前,总是冷疏淡漠不苟言笑,但黎青青眼中的他,却是什么面貌都见过的,阴郁狠辣,邪肆乖张,深情温润。此时,又快乐的像个小男生。
    他才二十叁岁,在黎青青那个时代,就是刚刚大学毕业的男孩子。
    谁说过,当女人觉得一个男人帅不可怕,觉得他可爱的时候才完了。
    黎青青现在便觉得他眉目闪亮的样子十分可爱,像只大狗狗。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我的姐姐兽人的宝藏小姐攻(futa、gl)被女友的好友强上了觊觎(高干NPH)淫乱密室逃脱(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