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我妈是大魔王(母女百合) 第十三章归灵

第十三章归灵

    第十叁章  归灵
    “阿梨,你怎么了?”
    柳浅见我突然这幅模样,赶紧扶住我的肩膀,一脸慌张。
    我只觉得身体似乎有种崩离解析之感,额头的位置更是锥骨之痛。
    “娘……娘亲……”
    我慌忙抬手想要抱住柳浅,刚触到她的身体,我的手不受控制地化作灰烬消散,同样消失的还有我的身体。
    “阿梨!————”
    柳浅最后的呼喊响在寂灭的深山丛林中,我并未听见。
    又是一种漂浮的感觉,只是并未持续多久,我感觉我的身体有了实体,当我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片虚空,这里是……灵界?!
    我摸了摸额头,刚才疼痛的位置又出现金色印记,再低头看自己,赤裸着身体,不过,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我当即闭上眼运气感受一番,没错,这具身体,是仙体,我这是,渡劫成功,飞升上仙了!
    我忍住狂喜,打量四周,所谓灵界,只是一片虚空,四周是触手可及的星辰,凡是飞升成仙者,皆可以用术法在虚空中开辟一方小天地,那就是自己的洞府。洞府内,完全可以由着自己的心境,桃源村野,楼台水榭,喜欢什么风格自己用法术建造便是。
    我见自己裸着,施法变幻出梨素雪月衫,这是我曾经在灵界做花仙时最喜欢穿的仙衫。一身素白,淡若梨花,清如冷月,冰似霜雪,故名为梨素雪月衫。
    穿上仙衫后,我脚尖轻点,仙体轻盈,感受着熟悉的灵力流过经脉,循着记忆的指引,飞往曾经的住处。
    到了师父的仙府入口,看到依旧静止的故居,许久没来,不由得想起一些往事。
    我是师父当年在虚空中意外拾得的一枚种子,他将我带回仙府,撒于水池边种下,经年累月,栉风沐雨,我渐渐成长,竟是一颗梨树。不过我只开花,不结果,开花则千年不败。
    就这么生长了几千年,不知何时开始,我竟然有了灵识。师父或是感应到我的异常,把琼浆甘露撒于花枝之上,助我化为人形。
    我本就是灵界之物,天生仙体,只是原身草木,灵识开化较晚,足足叁千年,才被点化成仙。
    师父称奇,一切都是机缘,便收我为弟子,为我取名梨华,传我法术,教我道义。师父平素来走街串巷的几个仙人朋友还奇怪那么大一颗树怎么掘了?本还想着赏花饮酒,不过看到多出一个幼童状态的我,才明了,哦,原来是化形了。
    师父的仙友们纷纷道贺师父喜得徒儿,还送我一堆乱七八糟的玩具,说是人间的小孩可喜欢玩了。不过我都看不上眼,只喜欢埋首读书,修练仙法。
    那个时候的我就如同七八岁的孩童模样,师父的仙友紫虚真人来串门时,还牵来一只火麒麟,炫耀说,此物是下界不周山附近捕获的灵兽幼麒麟。
    这火麒麟见了我就追,我又是木系,天生怕火,我讨厌它,不过,两位老人看来,我和它关系很好。又到了一百年后,紫虚真人再来串门时,火麒麟竟然已经化为人形,约摸十岁孩童模样。我看了咬牙切齿,别的物种一百年就化形,我却花了叁千年!自那天起,我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拼命看书修法,心想,绝对不可以落后其他人。
    那段日子如苦行僧一般,我日以继夜修习法术又是几百年,感觉学得差不多了,开始懒惰。本来仙者生命漫长,像我这般勤学苦练的才是异类。书读空了,也只有师父不允许我修炼的禁书我还未读过,日子日渐无聊。
    我无聊透了,于是去人间游玩过几年。人间不似灵界清冷,人间热闹,红尘烟火,转逝却炙热。尝到新鲜,我时不时偷溜出去,前往人间。师父知道后责罚于我,教育我说,仙者若是过多干涉凡尘俗世,会遭天罚。从此,我去人间次数才减少。
    一通触景生情,回忆结束,我把手掌覆在仙府入口的结界之上。
    这是师父的空间封印,为了保护自己的仙府,设下禁制,闲人免进。而我不是外人,自然可以进去。
    我直奔衍星台,看到师父还处于自愈休眠状态,不可打扰,我只好启用第二个计划,自学禁术。
    我去师父收藏禁术的密室,这里本来设有结界,如今师父休眠几百年,所有法力都用于隔绝仙府,里面的结界式微,我轻易破开。一通搜寻,我找到衍天术。
    打开术书,烫金的文字和图案跳出,悬空浮起。我全神贯注,学了起来。
    学习一事对我而言并不困难,我闭目打坐,按照书中所述运气施法,进入入定状态,前往元神的虚空世界参悟。
    我不知学了多久,灵界中我并无时间概念,只是待到功成,我结束入定,即刻飞往衍星台。
    衍星台是镂空的球形,我走入其中,闭目结印口念仙诀,催动它转动起来。我释出衍天禁术,额头的金印闪亮,眼前浮起幻云图镜,和师父那时一模一样。
    我将精神置于图镜中,感应未来。
    在里面,我看到了……一片硝烟弥漫,断壁残垣的景象,四周全是尸体,血流成河。不远处,有个人影,黑衣猎猎,头发肆乱,她的背影张狂傲挺,手持一把通体玄黑细窄狭长的魔剑,她缓缓转过身来,那张脸,额间红色的魔印,血红的眼,黑色的唇,清晰的,疯魔的,嗜血的,竟然是柳浅!
    然后,她提起魔剑,一剑捅入她跟前那位少女的胸口,少女握着黑色剑刃,手掌划出鲜血滴落,身体怔怔地倒下,我看着倒下少女的那张脸,那……竟然是我!柳浅杀了我!
    我看着魔化的柳浅,以及口吐鲜血倒下的自己,心口一痛,仿佛那剑刺在我身上,我大骇,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无事,我赶紧施法,寻找阻止这一切的方法。
    图镜的画面变幻,出现一片虚空,一条泛着红光的丝线漂浮,那个,是师父打入我元神的命理线。
    我伸手握住它,命理线在我掌心中光芒愈亮,仿佛将什么记忆输入我的身体。
    那些是……命理线的真相?
    上古时期,魔尊被诛,元神灰飞烟灭,但是魔尊强大,元神亦然,纵使元神灰飞烟灭,也不会凭空消失,而是碎成很多块元神碎片在虚空游荡,其中最主要的一块游荡到人间,转生成了柳浅。
    魔尊元神天煞孤星,阴气森然。凡人脆弱,若是与她接触过多,易遭病厄,所以,柳浅才会“不详”
    而这块转生成柳浅的元神碎片上,只有半条命理线,另外半条在师父寻求破解之法时,从天机处寻得,直接打入我元神。所以我和柳浅在一起,她的命理线才完整,才会拥有完整的七情六欲。
    如果命理线在没有法力的凡躯里,不会有任何显露特征。有了法力,才会最大限度激活它,甚至驱使人的本能,无法控制地被另一半线的所有者吸引。
    命理线是红线,它带着柳浅一半的七情六欲,当我逐渐长大,逐渐成熟,再加上修仙后法力充沛,对她吸引越强,这就是所谓红鸾星动。之后,柳浅吸入魔气开始觉醒,她体内的命理线效应也显露出来,会致命般吸引我。
    不同的是,我修仙早,命理线效用显露早,我第一次在她面前使用法力,是我十四岁那年,这时,我便开始吸引柳浅,她曾经也说过,那天后,她才开始对我生出非分之想,对我动情。
    这……就是命理线的真相……
    我在幻云图镜里一时间忘了思考,低头看着手中的红线愕然,直到红线在我掌中化作点点红光消散。
    原来……这就是柳浅会爱上修仙后的我,我会被吸收魔气后的她魅惑的原因……
    我想起柳浅看我的眼神,勾引我时那些小动作,和我翻云覆雨时的魅惑表情,想起我和她的一切,我带她去石潭边,为她解蛇毒,我送花给她,她唤我阿梨,我与她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所有的一切……
    原来,都是假的,我们相互的喜欢竟然都不是发自真心,而是被这条线操控。一想起柳浅对我的好,对我的誓言,我内心有些悲恸,原来都是假的……
    突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刺激心脏,我捂住胸口,迅速平息下来。如今,我已渡劫飞升重归仙位淬炼仙身,不会被凡人肉身的本能驱使,那我也,不会再对她情动。而她,彻底入魔后,大抵也不会拥有曾经凡人时的情意,如我刚看到的预言一般,毫不留情地斩杀我。
    我整顿心情,下定决心,我要找到了阻止这一切的方法,或者说自己活下来,杀死她,阻止叁界浩劫的办法。
    我继续施法窥探天机,图镜里一通变幻后,我看到,一个术。
    若要以我之身杀死魔尊转世而不一齐陨命,需要学习一个术,此术名为转魂术。
    施展此术,需要双方至阴至纯的体液交融,把我体内多余的元神碎片通过交融的液体流入她的身体里,转还予她。如此,就可以安然无损抽离我身体里的命理线,没了魔尊的命理线,就不必同命同死,若杀死她,我也不必死。
    而这个术式,只能使用一次。
    至此,我终于窥得完整天机,我收回法术,幻云图镜化作水汽消散。
    结束后,我有些气虚体弱,踉踉跄跄失魂落魄地走下衍星台,突然间,我喉咙一紧,吐出大口鲜血,身体撑不住半跪在地,元神如灼烧般的剧烈疼痛,痛在命理线的连接处,我不停咳血,反噬出现了。
    我无力地抬袖擦血,瞥了眼自己的衣服,一身纯白的梨素雪月衫已被鲜血染得污浊不堪,想到幻云图镜里柳浅提剑刺穿我胸口的画面,我不由得一声苦笑,心想,这反噬还不如师父的严重,相当于我和柳浅两个人的元神一起承受,柳浅的命理线承受的反噬却是最多的,呵呵……真讽刺
    我坚定眼神,转魂术也已经刻在我脑子里,在幻云图镜中,我已经学会,只能使用一次。
    只是,目前,我还不能去人界,我要先把元神调理好……


同类推荐: 永恒国度靠啪妹称霸修真界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文豪野犬】银之蚀为师(父女)燕宫艳史干赢那个赘婿文男主天生媚骨(仙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