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我妈是大魔王(母女百合) 第二十四章争端

第二十四章争端

    第二十四章  争端
    青鸾鸟族居于巨树之中,从树干中央挖出房屋大小的树洞,加以修缮,筑成居所。
    妖界遍山,遍树,遍水,只是天空比较晦涩阴暗,整个妖域和人间明亮清丽的山川湖泊相比,显得浑浊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
    青慕每日悉心照料我,为我换药,喂食,与我聊天,介绍妖界的风情地貌,当然,一再叮嘱,让我不能独自一人外出。
    半个月后,我的手脚筋腱几近痊愈,可以下床走动。为了适应眼盲,我开始练习摸索着走路,虽然一开始总是磕着碰着,在青慕和青拙的引导下,时间一久,也渐渐摸清了青鸾鸟族的活动领域。
    青慕仍然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她是鸟族首领,事务繁忙,无法一直陪在我身边,她拔了一根翎羽幻化成青色小鸟,名为小羽,赠与我,若是有什么急事,可告知小羽传信于她。
    我向她点头致谢,小羽平日一直栖息在我肩上,虽不能言,但是也能听懂我说话,闲暇之时倒也可以诉衷解闷。
    再半个月后,我已经基本习惯了在鸟族的生活。
    这日,我在树屋内逗弄小羽,突闻屋外喧喧嚷嚷,人声嘈杂,心中疑惑,摸索着去了殿外大门方向。
    青慕与一群青鸾鸟族站在门口,外边一群妖怪把大门围个水泄不通,我摸索着挤入人群,站在青鸾身后。
    “你们青鸾鸟族能不能管好你们的鸟崽子,狐二蛋和狐叁娃的毛都被你们的鸟崽子薅秃了!”
    一个脾气暴躁的中年女妖唾沫横飞,提起两只幼崽狐狸就来告状,两只幼狐耷拉着耳朵尾巴,水润的双眼泛着泪花,背上的毛确实被啄秃了好几块。
    青慕蹙眉不屑,并不想搭理,青拙见状,壮了壮胆子站出来,指着中年女妖还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狐狸崽子想来偷鸟蛋吃,就算那些鸟蛋不能孵化,我们把蛋葬了那也不是你们能偷吃的!”
    中年女妖一听,怒气更盛,骂道,“你们鸟崽子老是啄未化形的狐狸的毛来筑巢!这又怎么算?!”
    “你们偷蛋!”
    “你们啄毛!”
    狐族和鸟族两边立马吵作一团,一时间场面非常混乱,两方都觉得自己占理,险些打起来了。
    我本就眼盲,只能靠听觉,眼下的情景我只觉得吵闹烦躁。我只听说狐族和鸟族住得近,但是两族关系不怎么好,看来确实如此,没想到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早知道就不过来凑热闹,伤我耳根清净。
    狐群之中伫立着一位红衣女子双手抱胸看热闹,她姿色妖娆,容貌娇俏,涂着艳红的眼影和唇脂,一双狐狸眼生的勾魂夺魄,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风骚。她勾起嘴角玩味得看向青慕,不知道这位鸟族首领又要怎么解决?
    青慕正欲关门逐客,这种琐碎小事令她厌烦,反正时不时都会来这么一出,司空见惯,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红衣女子见青慕冷着一张脸就要闭门,有些悻悻然,她也无趣准备散场离开,突然,她扫到青慕旁边的我,两眼顿时放光,她舔了舔嘴唇,趁着动乱飞身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我灵力尽失,突遭袭击手足无措,还好青慕手疾眼快,不动声色拨开女子的手臂,解救了我。
    “赤魅,别动我的人!”青慕挡在我面前,厉声道。
    唤作赤魅的女子抱着胸嗤笑,她随即换上一个妖媚的表情,对着混乱的人群大声喧喝道,“大家都散了吧,今天到此为止!”
    人群喧闹戛然而止,狐族见赤魅发话,便停下吵闹,赤魅做了挥手遣散状,狐族才忿忿不平地各自散去。青慕见状,也挥手示意,鸟族众人也不再喧哗,各自回家。
    一时间,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就只剩下青慕,赤魅,和我。
    青慕不解,这位老冤家死对头平时可是老是嫌事不够大,今日怎么一反常态,做起了和事佬?赤魅扬起嘴角,她当然有别的心思。
    我感觉四周逐渐静了下来,这个事态也算平息了,不过青慕一直拉着我的手,我也不能离她半步,只有小心翼翼地缩在她身后。
    赤魅挑眉,看了我一眼,再看看紧牵的手,露出一个不正经的坏笑,揶揄地对青慕说道,“怎么?你还藏了个人类在家里?”
    “与你何干?”
    青慕狠狠睇了她一眼,拉着我准备进门,赤魅却赶紧上前拦住,闭上眼嗅了嗅。
    “哦,好像不是普通的人类,修真者?比起修真界那群臭人,这个人的气味闻起来有些不同,好香,是花香吧,晦暗的妖界开不出来的花。你养在家里是要吃了她吗?”
    赤魅说完,对青慕挤了挤眼,一如既往调侃这位爱板着脸的冤家对头。
    青慕只觉得她恶心,完全不想搭理,拉着我强行离去,留赤魅一个人在大门外吃瘪。赤魅摊手,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随即,眼中泛出精光,心中已有计谋。
    赤魅当然有自己的想法,那场闹剧不久,赤魅挑了个青慕不在的日子,提着大包小包,前来上门拜访,给鸟族送各种礼物,都是狐族特产,什么驻颜膏,夫妻调情水,说是为了维护两族关系,也是为之前那场闹剧道歉。
    当然,也有送我。
    我与赤魅在木桌上面对而坐,她一脸殷勤地把一个白玉小瓶推到我的面前,诚恳说道,“妹妹叫梨华吧,那天对不起了,这是给你的赔罪。”
    我摸到玉瓶,问,“这是何物?”
    “驻颜膏,可以保持皮肤青春靓丽,狐族特产,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我哂笑一声,放下瓶子,“我双目已盲,要这东西有何用?”
    “那,你要不要随我去狐族,我替你治眼睛,我有办法治好你。”
    赤魅语气极尽诱惑,令人骨软筋酥,她媚眼如丝地看向我,还上手摸我的手指,我有些不自在,赶紧抽回手指。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我是瞎了,不是聋了,更不是傻了,专挑青慕不在家时候来给我送东西,前些日子还一口一个吃了我,现在就赶着给我治眼睛?我要真随她而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这妖物果真是居心叵测。
    我淡然回应,“不必了,赤魅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与青慕在一起已经习惯了,我早已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想移去别处。”
    赤魅抽抽嘴角,内心暗恼,若是平时,遇到人类或是修真者,她早就施魅惑之瞳加以魅惑,再供驱使,而我目盲,她的瞳术对我无用。在鸟族的地盘,她也不敢明抢,毕竟,两族还得维系表面的和平关系。
    赤魅轻笑着从衣襟里又掏出几个白玉瓶子,推到我手边,眉飞色舞说道,“梨华妹妹,这可是,我们狐族特产中的特产,名为天狐玉露,千年佳酿,这可是天上地下都不可多得的宝贝,喝上一口,那可比神仙还快活!”
    “天狐玉露?”
    这个我倒是有听说过,天狐玉露堪比琼浆玉液,且别有一番风味,我未曾喝过,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心动,我伸手摸索瓶子,这狐狸,总至于在青慕家害我吧。
    “梨华妹妹,快尝尝~”
    赤魅见我动摇,赶紧催促我,我咽了咽口水,拨开瓶塞,嗅到诱人的香气,沁人心脾,我迫不及待地仰头将瓶中液体尽数倒入口中。
    入口甘甜清冽,醇香馥郁,入喉后唇齿间还留有余韵,不愧是千年佳酿!我心中感慨,突然,腹间似乎燃起一团欲火,让我浑身燥热难耐……这酒……有问题!
    我面色潮红,呼吸急喘,身体酸软无力,只得趴在木桌上,这是……媚药的药效,这个药劲可比合欢散要强烈得多,到底是大意了,我原以为对方不会直接杀了我,只是未曾想,对方是狐妖,尽是些狐媚手段,居然会使出下媚药这种下叁滥招数!
    赤魅见我的异状,故作惊讶,赶紧说道,“哎呀梨华妹妹,对不起了,你好像拿错药了,这些白玉瓶子都长一个样,我放了好几个瓶子在上面,你喝的好像是我调制的赤情散,这可怎么办?”
    我想张口说话,喉咙却如同梗掉一般,发不出丁点声音,我咬着牙,死死抓住木桌忍耐,欲火从腹间蔓至全身,如万蚁噬心,痛苦至极。
    赤魅看着我被情欲折磨的样子,内心幸灾乐祸,悠悠地等下一个主角登场。
    这时,青慕回来,见我这幅模样,震惊不已,又看到一旁的赤魅,瞬间了然。她疾步过来抓住赤魅,质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哪有?”赤魅作冤枉状,摆摆手说,“梨华妹妹不小心拿错瓶子,喝了我的赤情散。”
    “赤情散?”
    青慕瞋目,看了眼木桌上七七八八的白色玉瓶,以及我痛苦挣扎的样子,想到,这赤情散是赤魅的独门秘药,是由她的淫水为药引制成的媚药,中药者,需要与她交合才能解,不然会被性欲折磨得发狂最终爆体而亡!
    “赤魅!你是故意的吧!”
    青慕愤然,手中幻化出青羽剑,刺向赤魅。赤魅变幻身影,移位到我身边,赶紧伸手阻拦,急道,“你干嘛杀我,只有我才能解这个药!”
    “我说过,别动我的人,没想到你竟使出这等淫邪手段!”
    青慕又是一个剑招袭去,赤魅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趁着空档,赤魅赶紧解释。
    “都说了不是我,是她拿错药瓶。这药又不止和我交合一种方法可解,去我家用独门药浴也可解!”
    “药浴?”
    青慕停下攻击,收回青羽剑,又看了看我,痛心疾首。
    “是啊,为了梨妹妹的性命,你还是赶紧把她交给我。”赤魅急道。
    青慕思索片刻,解除药效刻不容缓,她蹙眉点头,警告说,“好……你不准伤害她!”
    赤魅摆摆手,漫不经心地回道,“怎么会伤害?我会让她爽才差不多。”
    “你……!”
    青慕一听,又被激得怒目拔剑,赤魅一看,慌忙说道,“药浴!药浴!”
    青慕剜了赤魅一眼,过来把我打包横抱,对赤魅恶狠狠使了一个眼色,厉声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你家!”


同类推荐: 永恒国度靠啪妹称霸修真界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文豪野犬】银之蚀为师(父女)燕宫艳史干赢那个赘婿文男主天生媚骨(仙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