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我妈是大魔王(母女百合) 第二十六章目的

第二十六章目的

    第二十六章&&目的
    一个月前,柳浅与修真界众人大战后,见我消失,也慌忙逃走,此役她也有负伤,逃离时,她并不知应当逃往何方,不过人在困境之时,总会想到曾经的一些安身之所,她逃向了曾经被黑熊后收留过的山洞,不曾想,却在那里遇见了顷川。
    顷川本是妖,曾与一修士斗法落败重伤,妖法尽失,化为黑熊原型,他在那时遇见了年幼的柳浅,本欲捕杀她,还未靠近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斥,那股阴邪的力量比妖气更甚,为了弄清楚那是何种力量,顷川便潜伏在她身边,直至柳浅随着殷毅离开。
    与顷川再次重逢时,顷川早已恢复人身,只是柳浅不认识他,顷川感受到这股力量十分熟悉且更加强大,当即认出柳浅,各种特征来看,推断柳浅就是修真界盛传的魔物,且是当前人界中唯一的魔族。柳浅也不隐瞒,道出自己是魔尊。顷川当即下跪认柳浅为尊主,愿为她效力。
    顷川所求为,占领修真界。
    人界之中又划有叁界,分别是修真界,妖界,人间,亦是凡间。其中,凡间灵力最为薄弱,修真界和妖界最浓厚。而妖界灵力浑浊,灵气的浓度与纯度都不如修真界。修真人士占据人界中灵气最鼎盛之地,划为修真界,不许妖族侵扰。妖族只得在妖界修行,或是去凡间吸食凡人精气,啃食凡人血肉,可快速提高修为。如此一来,修真界便会出手制裁,而妖族妖丹利于修士修行,对妖族而言修士血肉的效用比凡人更甚,而修真界得天时地利人和,实力比妖界更繁盛,久而久之,妖族被压制,也不敢去人间作恶,只得龟缩在妖界修行。
    顷川想,若是能借助魔尊的力量荡平修真界,到时,那些灵气充裕之地可供妖族修行,且不再受制于修真者,使妖族繁荣昌盛。
    柳浅所求为,恢复魔尊的力量。
    柳浅此前被却邪刺穿心脏,冰封心脉,只是这并不足以杀死她,反而让元神受到剧烈的波动与震撼,觉醒了她作为魔尊的记忆和力量,将身体彻底炼化为魔躯。虽然记忆取回来了,但是力量却不足,毕竟只是残缺的元神,再加上她处于人界,不管凡间,妖界,修真界,都没有可供她驱使的魔气,如此一来,若无魔气充盈,她的修为就不能提升,而魔气只在魔界中才有。
    若是要取回全部力量,首先要回到魔界,吸纳魔气,提升魔力,然后启用十方归元阵,将散落在虚空各处的元神碎片集齐,拥有完整元神,才有媲美上古魔尊炀冥的力量。
    而回到魔界,则需打破上古战神所设下的结界,此结界位于东海,由蓬莱仙门世代看管,若是打破结界,不仅蓬莱,其他仙门也倍感威胁,那么势必与整个修真界为敌。
    柳浅一个月前初次恢复记忆和部分力量,与修真众仙门激战过,结局是自己魔气不稳,寡不敌众,仓惶逃走。如今的她,仅凭一人之力是无法与整个修真界为敌,刚好遇见顷川,若是借力于妖族,由妖族拖住修真众人,自己可在后方安心破除结界。本来年岁久远,结界式微,就算蓬莱弟子时常修补,也存有裂缝。这对柳浅而言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如今的结界,就算她的力量不完整,只要有人护法,不被干扰,联合几位修为强悍的妖怪,也能破除。
    她需要妖族为她卖命。
    至于我……
    柳浅看了看我,神色复杂。
    当时她以柳浅的意识初次恢复魔尊的记忆和力量,回想起我与她春宵一刻后,竟然毫不犹豫的刺杀她。她想过,我是被人操控,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她追赶前来,忍住仇恨与愤怒,想要听我一个解释,却看到我如临大敌一般畏惧她,甚至,还说“从出生开始,或许更早”,就预谋杀害她。当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柳浅此前为我所设的种种借口通通湮灭,随风消散。仇恨和愤怒唤醒了她作为魔尊嗜血的本能,想要杀了我,这是她当时唯一的想法。只是后来,见我为了求生,竟又编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说辞,又转而凌虐我。
    我欠她的,她势必要我偿还,她想过,就此把我手脚筋挑断,甚至划瞎双眼,沦为一个废人,一辈子留在她身边,只是没想到,我竟然自毁灵脉,斩断仙缘也要逃离她。
    见我消失,她内心慌乱,魔力不稳,更难战斗,只得逃走,就此蛰伏。只是她并不知道我逃去哪里,甚至担心我死掉了,若是要找到我,她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
    而后,她遇见顷川,两人利益一致,待她伤养好后,随着顷川前往妖界,开始布局。收纳妖界的力量是个长久的过程,她刚踏入妖界,顷川为她介绍众妖的的族群势力,风土人情。
    二人在妖界查访时,赤魅吸食我的精气,造成我元神气虚而波动,在那边,柳浅突感元神异动,和当初她被我刺杀后,追寻我时所循的感觉相同,那是我与她独特的牵连,事实上那是命理线的相互感应,柳浅如今已是魔身,拥有魔力,若是在同一界域,能催动元神深处的命理线感知对方。不过柳浅并不信命理线的说辞,她只当是母女的血脉相连,意识到这可能是我,柳浅压抑狂喜,完全不管顷川,循着感应直接瞬行过去。
    源头是一处妖洞之中,内部设有结界,外面还有一人看守。到了此处,柳浅元神感应愈烈,她毫不犹豫破开大门和结界,闯了进去,未曾想,竟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苦寻多日的女儿竟与一名陌生赤裸的女子紧紧相贴!柳浅当即怒火攻心,出手伤人,直接劫走了我。
    一通回想完毕,柳浅紧蹙双眉,正在犹豫。门外的顷川仍在等候复命。柳浅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调动元神,此时,元神的感应平缓而炽烈,那是对我独有的反应。
    “如此便好,你逃不掉,不管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阿梨……”
    柳浅看我的神色转而变得怜爱,抬手轻抚我的嘴唇,再深深吻了下去,片刻后,她起身袖手一挥,施展法术,我身上湿漉的里衣和头发瞬间变得干净透彻,她看了眼我上半身斑驳的吻痕,满足一笑,随即,将我的腰带系好,把整具身体裹得严严实实。
    柳浅将我抱起,在我耳边轻声呢喃,“暂时先委屈你了,阿梨,等娘亲大业完成,就来接你。”柳浅说完,就含住我的耳垂,轻轻一吮。
    青慕在熊族殿外已经等候多时,她躁郁难耐,甚至想召出青羽剑直接闯进去,但是作为一族首领,她不能如此意气用事。正在烦郁时,柳浅抱着我来到殿外,青慕一看,赶紧迎了上来。
    “劳烦阁下将此人交与我。”
    青慕语气生冷,不卑不亢,伸出双手,正欲接住我。
    柳浅却把手往后一收,轻轻挑眉,问,“那你先告诉我,你与此人是何种关系?”
    “此人是我……重要的朋友,本来此前为她疗伤,却被阁下掠走。”
    “朋友吗……?”柳浅稍加思索,继续说道,“如此便好,交与你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要告诉她我的事情。”
    青慕神色微紧,有些警惕,试探问道,“那敢问阁下,与她又是什么关系?”
    柳浅神秘一笑,“她是我的一位故人,我途径此地,原以为她受到伤害,才贸然劫人。若是她在你青鸾鸟族无恙,我也不必担忧。只是目前有一些苦衷,不适宜与她相认。若是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便将人交与你。”
    “……好,我定不会将阁下的事告知与她。”
    青慕眼神坚定,柳浅见她如此,有些不舍地把我递给她。青慕接过我,对柳浅点头致谢,就抱着我转身化作一道蓝光离去。
    柳浅望向我消失的方向,攥紧拳头,随即卸下虚伪的假笑,神情变得阴冷。她与炀冥不同,炀冥生来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若是要得到什么,尽管去争取。她是柳浅,她在凡间学会最多的事,便是生存,正如曾经在东海渔镇卖豆腐一般,若是要达成一笔交易,则需要本金与态度,带上和善的假面,于她而言,并不是难事。
    青慕抱着我回到鸟族树屋中,将我安置在床上,施展法术为我探查身体。经脉平稳,看起来赤情散的药效已经尽数除去,她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只臭狐狸也算守信,说到做到,那就不与她计较。
    青慕刚放下心来,却瞥见我胸口裸露的皮肤处有一块红印,她心中疑惑,扯开我的衣襟,见到各种形状不一的红色印记。
    “这是……祛魅的后遗症吗?”
    青慕不解,还是说是赤魅所为?不过经过探查身体并无大碍,青慕也不过多纠结,安心等我醒来。


同类推荐: 永恒国度靠啪妹称霸修真界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文豪野犬】银之蚀为师(父女)燕宫艳史干赢那个赘婿文男主天生媚骨(仙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