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七星绿衣(武侠NP H) 情爱在情

情爱在情

    也理会不得他究竟说什么瞎话,
    温素葡萄似的美眸秋波流转,朦胧间口中吞云吐雾,青蔼濛濛化作一滩春水,得浣纱西施十分真传,望上一眼便知砭骨食色如何倾国倾城,用一双玉足绝色容貌演魂销夺魄的断魂曲。
    千娇百媚的软洞更是没命似地在他肉棒上倒气一吸,那隆凸的肉丘包中粘糊糊的春水将她花道内外涂了个晶莹透亮,弄得粘糊糊的。仿若她肉穴唇瓣内嫣红有张迫不及待的小舌渴求春风一度,细细地用珍珠般销魂的珍珠花核来一蹦一跳地舔弄他肉棒处磨来的棱角。
    云景兜牙,抱着温素的头将双唇贴在她额头。
    已算不上什么有感而发,情到浓时袭来的款款深吻了,全是催情下淫欲的爆发,床榻咯吱咯吱作响,正如他肉棒野兽似也狂动时的猛涨,涨地温素花粉色的阴唇月季骨朵般红肿,肉壁中含苞待放的肉芽也因被他肉棒堵住见不到光亮而猛烈抗议,传来阵阵地波褶,紧缩放松,放松收紧。
    身下流光飞舞,凭空劈开一道汁液做的白练,如置身七星山岩最险峻的巍巍山岭,有飞石乱草,青碧天泉,多少弟子曾在那险恶之中险些误了卿卿性命。
    正如她如今,大愕大伥,又恍恍惚惚,心提到嗓子眼,已然分不清这算不算两人正在“操”,激烈活塞的肉棒在幽门外和在幽门内又有什么差别,唯有尿眼噗噗响,俨然天地间只剩两枚性器仍有理智,而它们的理智又是最原始的,攀爬到极乐顶点便是一生所求。
    男人紧密无缝地依偎在她,右手扒开她一只葱指又揉又捏,和床头边她被绑住的双手相扣,十指连心,她的心也被他捧在手里把玩,捧过来捏过去,揉碎理智仅余喘息。
    下身这般贴和,由是何时一不小心滑了进去他们俩又有谁能注意到?
    “师姐……师姐……”前两声分明还是痛苦低吟,阴囊乱撞,在紧缩菊蕊前啪啪作响,云景沉吟一声,大力抽插不停撞击。“……素素!”
    生理上的极乐带来身体上的阵阵麻痹,酸痒地她全身寒毛直竖。在他唤她乳名时又是痉挛似地狂乱,温素双腿以膝盖为支点被大大折起,两只长腿无力地随着云景胸膛上下冲刺的动作而摆动。虫噬般酸痒难捺的肿胀以花心为起点,传递到子宫。
    腹中饥饿的咕隆声伴随着淫水四溅的交合声,仿佛是最动听的呻吟,带有勾人心魄的威力,将波浪般震悚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含住肉棒不松的花瓣因充血而显地鲜嫩红润。
    圈圈嫩肉迫不及待地缠住他肉棒流出的汗珠,如饥如渴,把温素泛红的润白肌肤燃尽晚霞,汗涔涔的屁股如包细腻奶油般光洁,被粗砺的龟头勾地浴火满腔,淌着水,包裹着嫩穴。
    因内部一下下的抽搐和电击似的快感而止不住地抖动,在马眼刺进肉洞顶端时一束快感直逼天灵盖,温素眼前全是隔夜星火,在他肉棒于穴口间刺来时,蓦然太阳穴两侧青筋狰狞。
    美眸中闪过一个旧日人影。
    情爱在情,无爱不能欢。
    对云景尚且无爱,如何能从?纵是世间男欢女爱多付之东水,如何轻易随波逐流。
    果然还是不能从。
    温素猛地缩起腰板,口中哀道,“你答应我不破身。”还不等将屁股往下抬去躲他堵在幽门前的肉棒,双手出乎意料地得到释放。
    被捆绑的部分泛出阵阵清凉,云景将裤带绳随意扔到床上,温素没享受多大会儿自由,方知云景心思。他身形急刹,眸中有强忍的驯服和失望,更有无处发泄的心尖爱意。
    可惜温素没看清,她想留他在绝情门中,一念长老托付,二念他实属人才,以云景资质或许七星诀练成可期,关系铲除魔教成败,事关如此重大不仅在她,诚如孙长老所言,为武林做贡献,为和平拱把火。种种轻薄且当他做精虫冲脑,做他药引,助他一醉解千愁。
    只恨她不懂少年假意真情,求她悬壶治病,治的不仅在男根淫病,也为解相思疾苦。
    这场看破不说破的闹剧里,两个人里至少有一个还是动了真心。
    也罢,欲速则不达。
    约摸是我失了心神,日思夜想,可惜连梦里她都抗拒。
    云景暗想,低头亲亲她穿戴整齐的小腹,隔着绿衣皮肉,柔软地吻了吻她下降的子宫。
    “放心,不骗你。”
    龟头一阵颤动,望梅止渴,肝肠俱燃。
    说罢反手抄来,抱起她整个身子贴着自己往地下走,耳畔呼啸而过下榻劲风。温素别无他法,为了不跌落在地,只能紧密地揽着他脖子,毫无自主意识地同他走。
    目光渐渐模糊,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自己住了多少年的闺房也觉得天旋地转,看不出个所以然,眼前金星飘过,有层厚厚的毛笔蘸了浓墨将床榻、书椅、石墩、红烛染成了笔墨纸砚、兵器剑谱。
    她方知两人身形相交混元缠斗。
    云景抱住她屁股的两只手五指虽都嵌进臀肉里,却并不揉搓把玩,只是走独木桥似地严峻,紧紧揽着她,将她原样抱在怀中,顺势将那两条脂膏似透亮的玉腿从膝盖处折起,连带透出粉红的脚趾都深陷在云景挺阔胸膛里。
    碧波杨柳似清冽的绿衣则瞬也不瞬落在双腿交合间,盖在他堵在花穴口的半个龟头上,下榻行走十来步,走过深深长门,跨过门槛,不知向书斋还是兵器室行去,若是力度一懈,避无可避,破身在所难免。
    不说进也不说不进,想是温素糊涂也不大相信他的一诺千金。
    肉棒在洞口研磨旋转,走了两步因角度问题啵地抽出他就赶忙又塞回去,仅仅只是半个伞头堵在幽门,绝不往前绝不拔出,远没到达褶皱所在部分,仅仅只是在穴口那圈打螺旋的嫩肉前徘徊。
    抽出时总能带出牵丝的火热蜜汁,暖乎乎像尿液般多且长,却不比尿液清亮,那嫩肉亦极没心肝地分泌蜂蜜,卖力用汁液舔弄伞头,即便是黏稠起泡也不放过这钢铁般硬的小兄弟。
    揽着他的手掌指肚也在云景后颈处深陷。
    这双方才被绑在床头的手狠辣地绑在了他脖颈上,不知深浅地在云景颈后留下条撞击似得淤血深迹。
    似乎是蓄意报复,不小心踩过剑鞘时,云景脚下一打晃,龟头乘势大喜,此消彼长下击暖洞,又进一指甲缝那样深。温素被入地向后一倾,因这份刺激半个身子都倒仰去,有瞬间失神,眼前拂过瑞霭一片。
    温素怕被自己咬死,只得在小高潮的瞬间吐出半截舌头,蜜道里的嫩肉也不甘落后,更加热情地对云景的肉棒还以谢礼,不但因不速之客泌出大量淫液,还不知廉耻地传来阵阵痉挛。
    走路走地也左右乱动。
    “师姐这样可舒服?”
    摆明了是在玩弄她花穴,温素扭脸头摇,像小孩把玩的拨浪鼓,双眉轩处沉没通灵似得彩凤辉光,香汗淋漓,嘴上浑浑噩噩地回他。
    “不舒服。”
    “那这样呢?”原样将她同自己说的话悉数奉还。
    说着时而像荡悠秋千那般晃悠着她身体,时而像把尿似地将她屁股抓地通红,不过两种走法都有同个特点——他不往蜜道深处插。
    这般春光乍泄的场景说来也怪,男人脱个精光,赤裸身躯。女人穿戴还算规整,上身罗裙虽被解到锁骨,可乳尖挺立的水滴奶埋在烟霞似地绿衣间,长衣翩翩凤舞,却只有腿根亵裤被脱了半截,只余光溜溜的屁股外露饱受风拂。
    淫洞吐息,望眼欲穿陷进云景囊袋,怪她不懂真情。


同类推荐: 永恒国度靠啪妹称霸修真界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文豪野犬】银之蚀为师(父女)燕宫艳史干赢那个赘婿文男主天生媚骨(仙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