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快穿之松蘿纏枝(1v1 H) 禁斷之果16

禁斷之果16

    兰瑟知道松萝很强,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清醒地目睹她是如何与群体魔兽战斗,这甚至比对抗叁角犀还要惊险。他嘴唇紧抿,咒语好几次徘徊在舌尖上,被他强制按捺下。
    他看得出松萝的游刃有馀,长刀与短刃灵活交错,製造出一场无声的杀戮。在压倒性的武力之前,就算是性情暴戾的鬣狗人也只能被彻底碾压。
    可是鬣狗人终究是团体行动的生物,在嗅到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时,牠们立即意识到有敌人入侵了,迅速的聚集在一块,尖锐的咆叫一声连一声。
    松萝轻咋了下舌,懊恼自己还是不够快,但面对一群汹涌而来的鬣狗人,她凛然不惧,金瞳迸出火似的战意。
    她咧开嘴,笑得恣意与狂气,一反她平时的淡漠。
    就好像这是她最热衷的一件事。
    兰瑟着迷地看着在鬣狗人间舞动双刀的纤细身影,心跳得比以往还要快,他终于弄懂那种情感叫做什么了。
    如果可以成为她眼中的唯一,那一定是很美好的事。
    朵朵血花在松萝刀下盛绽,勾勒出夺人心魄的一幅美景,不过鬣狗人还是太多了,牠们争先恐后地扑向松萝,扯掉松萝的披风,爪子划伤她外露的肌肤,大量的黄褐色迅地将她淹没。
    兰瑟瞳孔一缩,一根根尖细的冰刺转瞬浮现在空中,朝着那些鬣狗人疾射而去;与此同时,从那团混战的中心处亦有炽热烈燄燃起。
    被冰刺贯穿心脏的鬣狗人转眼间就被烈火吞噬殆尽,牠们一个个倒在地上,刺鼻焦味瀰漫在草原上,一道纤细身影从橘金色的火炎中走出来。
    那些火温柔地拂过她,却并未带给她任何伤害。瓏瓏蹲在她头上,抬头挺胸,骄傲自己製造出的盛大火燄。
    下一瞬,更响亮的吼声响彻草原,鬣狗人首领现身了,牠比松萝所杀掉的雄性还要巨大,皮毛顏色也更深,爪子又长又尖。牠恶狠狠地瞪向松萝,那眼神像是想要撕裂她,将她碎尸万段。
    松萝却笑了,在对方咆哮着衝过来之际,也提刀迎上去,脚尖蹬地,如疾射出去的利箭,眨眼间就来到鬣狗人首领前方。
    鏗!她一刀劈下,却劈出金属相互撞击般的脆响。
    鬣狗人首领暗褐色的皮毛变得坚硬无比,如同套了一身盔甲,松萝一击未果,细腰一扭,险之又险地避开对方抓过来的利爪,往后一退。
    「我来把牠烧死啾!」瓏瓏挥着翅膀飞到空中,毛遂自荐。
    「不,我来。」松萝手一翻,右手长刀瞬即隐没,取而代之的是一柄短刀。她两手持刀,身形如闪电般再次逼近鬣狗人首领。
    短刀刺砍在牠身上,不停发出鏗鏗鏗的声响,竟是难以伤到牠分毫。
    面对如此不利的战况,松萝毫不退却,金瞳灼灼,烧着高昂的战意。她就像一条小鱼般滑溜,缠在鬣狗人首领的周身,这里一刀,那里一刀,造成不了实质上的伤害,却也足以挑衅得牠暴躁起来。
    鬣狗人首领体型巨大,手臂极长,尖利的爪子不只一次擦过松萝脸颊,却抓了个空,爪尖割断一蓬蓬长草,草屑纷飞。
    牠喉咙里滚着低咆,双眼赤红,鼻子呼哧呼哧地喷着气,从来没想过被牠视为螻蚁的区区人类居然能歼灭牠的部落,让牠陷入苦战。
    相比起鬣狗人首领的狂暴,松萝依然是冷静的,她注意到对方脖子上的鬃毛似乎没有变硬的跡象,脚尖猝不及防往地上一踢,一颗碎石快速地飞了出去。
    松萝翘了下唇角,满意地确认那块石子是打在有弹性的肌肉上,而非硬邦邦的坚硬物质,这也意味着她多出一个可以下手的地方。
    她故意虚晃一招,露出破绽。鬣狗人首领见猎心喜,迫不及待地张嘴朝她左肩咬去。
    「松萝!」兰瑟睚眥欲裂,一圈银白瞬地以他为圆心扩散出去,劈里啪啦的声音连绵不绝。
    当森白的獠牙扎进松萝肩膀时,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痛,脸上笑容越盛。
    「逮到你了。」她齜出一颗颗细白牙齿,手中短刀迅雷不及掩耳地戳进鬣狗人首领的左眼里,狠狠转了一圈;而另一把锋锐无比的刀子则是割开牠的脖子,鲜血如喷泉。
    刀上淬了毒,鬣狗人首领不只被割开喉咙,还被强力毒药麻痺神经,想要咬碎松萝的獠牙再难以闭合。
    牠张着嘴,发出嘶嘶的抽气声,像坏掉的风箱。牠不死心地想抬起手,毒素还没有蔓延到这边,牠还能用爪子捅穿这个狡猾人类的后背,但牠却震惊发现牠动弹不得。
    牠仅剩的那隻眼睛往下一看,银白剔透的冰霜迅疾往上爬,冻住牠的手脚,现下已来到脖子。虽然封闭住伤口,阻止血液的喷溅,但牠的体温也在快速流失。
    几个眨眼间,鬣狗人首领就被冻成一座冰雕,在阳光下闪烁出眩目的光。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兽人的宝藏我的姐姐小姐攻(futa、gl)淫乱密室逃脱(NPH)梦入星河gl〔纯百〕献囚(NP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