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赌 (校园,1V1)

    “你说什么?”
    林喜朝握紧手机,屏幕界面从通话模式跳切而出,幕光渐渐熄灭。
    她瞳眸微缩,满是疑惑,不自觉往后退一步。
    剧本杀馆人来人往,等候开局的年轻人在沙发区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有人朝他们看过来。
    许矜宵离她更近一步,垂首摸了摸鼻尖,一副无措又羞赧的模样。
    “抱歉,可能有点鲁莽。”
    他又放下手,目光落至林喜朝脸际,唇角上扯,“但既然已经开口了,我还是想说……其实我一直都有在注意你。”
    “注意?”
    “对,你可能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奚维的生日会上,而是在图书馆,我给你递了一张纸,从那天开始……”
    林喜朝有些听不下去,她后退一步,迅速回话,“谢谢,可我觉得我们平时的接触,一直都只停留在同学和朋友的层面,所以拜托你不要讲这种玩笑话。”
    “玩笑话?”  许矜宵轻扶眼镜,“我是认真的。”
    他手心攥紧裤腿,“我也是第一次跟女生表达这些,说喜欢确实有些唐突,但你给我的感觉,也确实是特别的。”
    “可是我和柯煜在一起的呀。”
    林喜朝眉心微动,然后一点点紧蹙。
    “哪怕是图书馆那天,柯煜也一直在我身边。”
    “刚刚打电话,也是他在跟我打。”
    “你这个时间点,有点太不对了。”
    她直白地与他对视,也坦然地说出心中所想。
    为什么一定要挑现在。
    明明示意了在打电话,为什么还要继续讲。
    许矜宵最懂礼貌与分寸的不是吗。
    面前的少年顿住,滑了滑喉结,他嘴唇蠕动,正想要接着开口——
    “喜朝!”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岑舒然匆匆上前拉住她,“刚刚……柯煜给我打电话了。”
    岑舒然极其懵逼,把那个“我”字强调的特别重,怎么也没想到柯煜会主动给她打。
    “他问我要我们这儿的位置,我给他了。”
    站在旁侧的许矜宵抿了抿唇,将视线落回林喜朝脸上。
    被两人环绕的小姑娘明显地情绪不佳,闷声点了头,一同出来的徐媛媛也上前问:“咋啦这是?你俩又吵架了?”
    她没答话,握着手机拉出柯煜的号码,给他重新拨回去。
    耳边嘟嘟地响着,她看着张齐硕悠悠地也从洗手间走出来,招呼大家,“去吃饭吗?天都黑了。”
    听筒那端的嘟嘟声响过10下,无人接听。
    她叹气,放下手机,接过张齐硕的话茬,“你们先去吃饭吧,我在这儿等他。”
    张齐硕:“等谁啊?还有谁要来?”
    岑舒然试探着问,“我们陪你一起等呗,让你一个人在这儿不太好。”
    “不用。”
    林喜朝推了推徐媛媛的胳膊,冲岑舒然说,“你们先去吃饭吧。”
    徐媛媛还想说什么,被岑舒然拉着往门口走,她叫上一直在走神的许矜宵,又喊了张其硕,最后朝林喜朝挥手。
    “他应该快到了,那我们先走咯,不打扰你们。”
    林喜朝淡笑着点头,余光中注意到许矜宵挪移过来的眼神,忽视不见。
    她坐下来,重新给柯煜拨了电话,依然是漫长的十响,他依然没接。
    然后再重复,十响,没接,十响,没接,她频繁地操作手机,几乎把她的余电耗光。
    林喜朝撑着脑袋,把手机扔上桌,吸气。
    好烦。
    这会儿已经是晚饭的时间点,场馆里比之前安静许多,她问吧台要了一杯水,看见窗户边路灯渐次亮起,有遥远的音乐声从楼下传上来。
    是首烂大街的口水歌。
    也正是这么一分神,思绪被歌词抓扯,场馆门口的自动感应器突然响出一声叮咚——
    “欢迎光临。”
    林喜朝依然在听歌,直到耳边跟上前台姐姐的一记招呼。
    “你好啊,是来玩的吗?”
    她这才回头,柯煜就站在门口。
    他神情很淡,眉目很冷,颀长的身型往那儿一站,明明没什么动作,却满是压迫感。
    林喜朝和那个姐姐同时愣住。
    姐姐:?
    像TM来砸场子的一样。
    两道视线凝视着他,他岿然不动,前台姐姐没法,再次问了声,“哈喽?”
    柯煜没搭理,也没走进来,只朝林喜朝侧了侧额,让她自己出来。
    做完那个动作就转身,人已经走到电梯口,抬手按了下行键。
    林喜朝抿唇,握紧手机,慢吞吞地挪出去。
    跨出门槛走到他身边,电梯刚好到这一层,叮咚,钢门拉开,里面是一群欢声笑语叽叽喳喳的年轻人,看到柯煜声音都一停,视线聚在他身上,又缓缓移到林喜朝身上。
    柯煜在这时候扣住了林喜朝的手腕,真就是扣,力气很大,攥得她疼,两个人一起走进去,她被柯煜拉至他身前,柯煜的手臂擦过她的肩袖,摁下负一层。
    电梯里无比安静。
    好像大家都憋着一股旁观欲,都窥视着这中途上来的年轻男女。
    就是男生很帅女生又很乖,两个人气质天差地别又好像无比契合,是可以发到网上讨论下最萌身高差的般配情侣,让人很想偷拍。
    但就是,一个垮着脸一个不太敢说话。
    于是更好奇了。
    电梯里进进出出,林喜朝一直闷着烦躁着,直到两人下到负一层停车场,上了柯煜的车。
    左右两道门同时关上。
    林喜朝终于憋不住开口,她一边拉安全带,一边转脸看柯煜。
    “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呀?”
    柯煜没着急燃车,而是垂头点了根烟,唇间含着烟吐雾,指间已经在滑动手机,他拉出一个界面,把手机扔给林喜朝。
    烟已经徐徐吐了第二口,他依旧不说话。
    林喜朝接过一看,上面是密密麻麻地一片红,全是她的号码,林喜朝林喜朝林喜朝,一滑滑不到底,全显示对方未接、拒接。
    她咽了口唾沫,磕磕巴巴地说,“我手机一直放外面充电,没在身上。”
    “你不会提前说?”
    柯煜手探出窗外弹烟灰,嗓音拉地极低。
    “我是被临时叫出去的,而且你不是在学校,我觉得……没必要说。”
    “没必要?”
    柯煜终于转脸看她,“我下午4点从学校出来,给你打了几十通电话。天都黑了,我都回家了,你还没回去,到这会儿电话直接搞关机。”
    他微抬眉骨,唇角自嘲地一扯,“我这么长时间联系不上你,你一点消息都没有,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他声音越说越大,“我甚至给徐媛媛也打了十几通电话,同样没人接,这时候你在干什么?你在和许矜宵玩游戏?你现在说这些都没必要?!”
    他胸腔起伏着,夹着烟的手指都在抖。
    是真生气,也是真火大。
    柯煜从来没对她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这是第一次。
    林喜朝沉沉呼吸着,喉咙有些紧,“我出去才知道有他的呀。”
    她不擅长和别人吵架,一吵架就容易气哽,“你这么凶干嘛,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柯煜被气笑:“没必要,不知道。林喜朝,你多少也在意我一点吧。”
    他不再说话,掐了烟摁下点火键,开出停车位。
    汽车驶离车库,沿着林喜朝来之前的相反方向走。
    她问他去哪。
    “酒店。”
    她咬唇,已经有哽音:“不行,我跟妈妈说了我不能再在外面过夜了。”
    “我没有要让你过夜。”柯煜在等灯的空隙中看过来,“但你不觉得我们需要沟通清楚?”
    林喜朝颤着眼睫,看向窗外。
    ……
    柯煜是早就把酒店给订好了,就在这附近的尼依格罗,他打电话叫了酒店送餐,但是让他们3个小时之后才送上来。
    房间落地窗外就能看到锦春路那头熊猫屁股,很多游客在那里拍照打卡,热闹又喧嚷。
    林喜朝却被柯煜按在玻璃上接吻,不是缱绻的姿势,而是锁脖,虎口摁压在她的脖颈,指腹掐陷进她的动脉,唇舌交接处,几乎是用咬的,齿尖拉扯唇瓣,好像下一秒就会破皮流血。
    她呜咽着动手推他,却被柯煜扣住手,又在手腕的腕心处咬下一口,齿印落在青色血管,痕迹濡湿又潮红。
    他把她抱起来扔在床上,跨腿压住她,单手擒住她手腕扣去头顶,开始动手脱她的衣服。
    外套拉链扑簌滑下,梭地一声。
    “我说过多少次了。”
    柯煜逼视着林喜朝的眼睛,她眼圈红成一片,眼睑湿答答地染着泪液。
    柯煜的眼眶也红,蔓延至鼻尖和耳根,晕着吊顶的薄光。
    “我不喜欢你跟他有接触。”
    针织里衣的第二道拉链被他探指拉开,更密更快的一响。
    “我不喜欢你跟他聊天。”
    林喜朝浑圆饱满的奶乳随着衣料的扩开颤巍巍露出,柯煜抓揉上去,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腰线滑去背脊骨,一扣,内衣随之而解。
    “我更不喜欢你随时随地都在和他见面!”
    他垂首,叼住她胸乳的细嫩滑肉,牙齿加力,白糯的乳肉被他咬得下凹,她胸脯处现出一圈白印,又迅速冲血回红,留下一个小小的圆环,如同一个羞耻的戳记。
    林喜朝抽泣出声,眼泪顺着眼角滚,她扭动着双腿却怎么也动弹不得,腿根片片发麻,好疼。
    哪儿都疼。
    眼泪浸透被角,柯煜在这个时候停手,他双手撑去她两侧,眼眶比林喜朝的更红,他沉声问,“你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喜欢你,你呢,你喜欢谁?”
    ——
    对不起,光生气了没do起来,do起来实在是有点卡,后面的被我抽去下一章,下章我一章do完,sorrysorrysorrysorrysorry,(自动比划SJ搓手动作)
    跪地sorry  sorry  sorry  (跪地再次比划SJ搓手动作。)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我的姐姐兽人的宝藏小姐攻(futa、gl)献囚(NP高H)被女友的好友强上了与狐说 (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