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星际)Bad Ending反叛者 【五周目-9】公主的胸针

【五周目-9】公主的胸针

    “不愿意走吗?”徐思若开口问道,少女依然没有回话,她也无计可施,一筹莫展。
    她猜出冒牌九公主的软肋是真,但能够找到胸针是假,属于胡说八道。在那种情况下,她只能孤注一掷了。
    然而,丛影敢那么笃定她会输,必然也是有着十足的把握。徐思若已经几乎翻遍了整个皇宫,仍然一无所获。她回忆起丛影那个嘲讽的笑容,控制不住地想——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公主的胸针”。那种东西,说不定早就被他收起来了。
    因为她发现无论是哪位公主,她们的饰品在物品栏中都会显示前缀,哪怕她找到了真正的九公主的胸针,显示的应该也是“九公主的胸针”而非“公主的胸针”。
    仅仅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这是这个任务做到现在也没人能够完成的另一层原因。
    ……也就是说,她又输了。
    她的时间所剩无几。
    自我厌恶,怀疑,绝望,种种负面情绪接踵而至,徐思若站在冰冷的地牢之中,忽然觉得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非常可笑。
    像是西西弗斯推着他的顽石一样,无论付出了怎样的努力与艰辛,最后还是会滚落山崖,一切都功亏一篑。
    她也一样。
    可看着沉默的白发少女,徐思若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转身离去,而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
    起码帮人帮到底吧,她无奈地想。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留在这里不愿意离开。”徐思若斟酌地开口“我也无意评判你的行为,不过,如果你愿意,我想告诉你一个故事。”她拍了拍裙摆,干脆坐在牢笼之外,隔着铁栅栏轻声诉说。
    “有一个倒霉鬼,某一天醒来时——忽然发现世界变样了。”她自嘲地笑了笑,继续说“在这里,她显得格格不入,经常冒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笑话。所幸她还有值得信赖的朋友和师长,于是就这么在大家的照顾下磕磕绊绊地活了下去。”
    “可是她实在是太倒霉了。”徐思若又一次尝试退出乌托邦无果后,叹了口气“她的人生既像是摆脱不得的轮回,又像是难以看到尽头的悲剧戏目,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结局。”
    “……就好像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无法被救赎的原罪一样。”徐思若想起尤莉娅那些大量的神学与神秘学书籍,那个“她”在迷茫的时候,一定也发出过这样的疑问吧。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呢?”
    少女没有说话,她纯白的眼睫似乎动了动,像是错觉一样马上恢复了平静。
    她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办法破解,丛影想必也很清楚这一点。既然自己这一轮也注定走向坏结局,不如在那之前做点好事。
    “你说你是自愿留在这里的,你是罪有应得。”徐思若思考了一会,坦然地说“但我不认为任何人应该在这种荒谬的地方得到这样可笑的的刑罚与审判。其他人已经离去了,你或许也应该回去了。”
    “……我是异类。”
    她垂下眼眸,居然开口了。徐思若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的拒人千里“任何人靠近我,都只会获得不幸。”
    “这你不用担心。”徐思若挠了挠头,颇为无赖地回答“我已经够不幸了,应该很难更惨了,我们在一起,说不定会负负得正呢!”她的经历其实称不上特别惨,只是一般人再不济也可以选择一死了之——她却很难。
    “再说异类吧。”徐思若有些忿忿“其实我觉得……呃、你除了长得特别好看之外没什么异样的地方。不过对于无法欣赏的凡夫俗子而言,这种美丽应该确实是一种罪过吧,但那是他们的事。”
    少女似乎被徐思若的这番逻辑噎得不轻,半晌也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异类,也许背后还有我所不了解的理由。”徐思若沉默了片刻,天色渐晚,她似乎已经能预见到自己失败的结局。
    这次又会是怎样的坏结局?她不知道。
    “但是,只要你愿意走出去,一定也会找到愿意真心接纳你,爱你的人。”徐思若有些尴尬地说“……如果、我是说有机会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呢。我说了,我已经很倒霉了,不怕你的厄运。”
    反正这一个轮回也要结束了,嘴上说说也不要钱。
    “假如你选择永远待在这里,就什么都不会改变。”她诚恳地说,哪怕徐思若知道这场赌局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必败之局,她也努力到了最后一刻。
    哪怕她知道,也许书页翻到最后一张,她的未来可能还是一样的。
    但起码,她并不后悔这样的努力。
    想了想,徐思若从玩家背包中拿出来一件东西。
    “这个送给你。”徐思若叹了口气,手臂穿过牢笼铁栏的缝隙横在少女面前,掌心摊开,上面静静躺着一根做工精美的发簪。
    “你要把它送给我?”少女注视着银白珠簪,语气里终于带上了一些不可置信的情感起伏。
    “是的。”徐思若点了点头“对我来说,它已经没什么用了。”丛影早就知道她是名为“九尾狐”的特殊种族,九公主可能也有猜测了,明珠飞簪之于她几乎失去了意义。
    “带上这个,起码在这个乌托邦世界中,你不会被视为异类。”
    “如果你不想面对现实的话……”说到这里,徐思若才发现自己已经默认对方是玩家,但其实有很小的概率,可能她不是呢?
    “你觉得,面对现实是好事吗?”鲜红如最灿烂的宝石般的眼眸注视着徐思若,问出的问题却是一针见血“哪怕现实中都是一些坏事?”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徐思若似乎已经听到了丛影和九公主的脚步声,她站起身来,巧妙地说“如果我们以后有机会见面的话,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反正也不会见面了、或者说下次见面就是下一个轮回,她不会记得今天的话了。
    “你送给我礼物。”少女喃喃地说,接过了明珠飞簪。
    “……那我也应该有回礼才对。”她对着徐思若微微一笑,后者一时间居然看呆了。少女将手伸到后脑,轻轻一动,取下了一个蝴蝶模样的发饰,放在了徐思若的掌心。
    说是发饰也不完全准确,它更像是一枚……呃、胸针?就像那种胸针发夹两用的首饰一样,怎么使用都可以。精美雕刻的蝴蝶和少女的眼眸一样鲜红,像是血液,又像是宝石。
    徐思若看着发饰,一时间竟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要记得你说的话。”她的声音像清泉一样清脆悦耳“等我醒来找到你后,你要做我的朋友,真心接纳我,爱我。”后面那句话就显得有些蛮横了,但徐思若也没功夫计较,她正在陷入被蝴蝶饰品显示的信息震惊的余波之中。
    “对了,我的名字叫做——”她歪了歪头思索了片刻,最后眼神一片清明,像是拾起记忆最后的碎片“好吧,下次再告诉你。”
    少女脚下散发了淡淡的白光,徐思若很清楚这是该玩家登出的提示,她闭上眼,再次阅读了一遍物品描述。
    【物品名称:公主的胸针】
    【描述:在月盈之时,在诸王陨落之地】
    徐思若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她居然也能够登出乌托邦了,因为自己达成了丛影下的限制条件,下意识退出后,她的眼眸中还是一片茫然。
    ……这是完成了?
    徐思若一骨碌坐起来,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
    宇宙居民中有这样一个常识,纯血的帝国人都是金发金眼的,包括他们的统治者,第四十九代皇帝,史上最为年轻有为的萨维特殿下。帝国子民自称“最初的恒星”——“太阳”之子,并为这种特征自豪,从不使用化学试剂或物理手段更改发色瞳色。
    但有这么一个小道消息,这是最能挖爆料的狗仔队也三缄其口的话题,帝国唯一的公主殿下,皇帝陛下的血亲姐妹,拥有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白发红瞳,且因为某种原因,多年来一直昏迷不醒。
    直到刚才。
    夏洛蒂·索拉,尊贵的太阳之女,她在醒来后,不顾宫人的惊呼和问候,还有同胞兄弟急切的关怀,言简意赅地说
    “我要找一个人。”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武侠世界轮回者孤星(np)「全息」职业女主播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每天都有在努力的榨精(NP 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