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咬铃(古言1V1) 第33章危惧

第33章危惧

    罗玉铃回了淳化堂里,刚进院中,沿着廊下进屋,还不等里头人迎出来,她却听见东边好似有细微哭声,妙生也听着了,拧眉让人把哭的丫头拉出来,见她哭的实在悲切,看着就丧气,一时火气都上来了。
    “姨娘饶了我罢!我也是听着素日一起做活的姐妹,方才被那种糟践地方带走了,连衣裳都没穿好,嗓子也再说不出话,实在难受才哭的,并非有意的,”那丫头一个劲儿磕头,脸都憋红了,额头两下就青紫。
    罗玉铃被她这哀求的惧怕模样吓了一跳,让福生给她倒碗水,进了屋子坐下,试着隐晦的问了这人姐妹是哪里侍候的,很快便同那老太太院中的那事串起来了。
    “尹姨娘吃了不好的东西落了胎,我那姐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说姨娘胆子很小,根本不会拿自己孩子去拼什么大爷的怜爱,可大奶奶就是这么说的,谁都辩不了,尹姨娘哭的想见大爷,却直接被拉出去了,现在也是生死不知!”
    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并不知道这些话很不该说,一股脑儿倒出来抽泣,说道情深处哽咽不止,“姨娘您也要小心,她们实在是太心……”
    福生听到这实在不成样子,刚要上去把她嘴巴捂了,却见罗玉铃反倒神色自若,手指抓着茶盏,垂着头同小丫头叮嘱,“你这被旁人听到要挨打的,再不要说了,赶紧出去吧!”
    说完又把妙生福生也支了出去,原本往来下人的房中一下子寂静下来,这院子取冷幽曲径的景色,这么看着外头的光景移动,难免更冷清。
    罗玉铃一个人慢慢的移到里屋,环顾那玉瓷器物古玩摆的错落有致的一屋子,这里实在是富贵,也实在是让她害怕。
    她愣愣的站了许久,只觉着恍如梦中。
    一直到郁衡崇下午回来,进了院子就见妙生拿着绣撑坐在外头廊上,时不时拧眉起身在屋前走两步,有些为难的样子。
    见爷终于回来了,妙生赶紧过来请安,又示意屋里头,“姨娘给老太太请安回来就进去了,午饭也没用,就一个人在里面待着。”
    郁衡崇看一眼紧闭的门,稍侧了下身,妙生见状低声几句话就把早上的事说了一遍,“……大奶奶近来更严苛些,姨娘没见过这些,难免一时接受不了。”
    他点头,推门进去,却见外头多宝阁前头摆了个匣子,估计是老太太赏的,拿的人估计是怕碰了,还用自己的薄绢帕小心包着底部。
    郁衡崇两步停在里屋的门口处,看着床榻上歪躺着个背影,手指抓着被褥,身子半蜷做一小团,好似睡熟了。
    他走近,就看着罗玉铃面上还有些泪痕,眼睛紧闭着。
    实在是太笨弱了些,这在世家里面如何能活下来,郁衡崇觉着自己该不耐烦,如今他在朝堂每一步都在悬侧渡步,并不轻松,不该这种时候生出这种乱七八糟的心思。
    他本有数计逼那罗念元,却卑劣的选了这一策,甚至还步步紧逼不放手。
    郁衡崇想到这里,突然伸手去碰她脸颊。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我的姐姐兽人的宝藏小姐攻(futa、gl)献囚(NP高H)被女友的好友强上了与狐说 (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