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糙汉和娇娘(1V1 H) 004 只能被他在床上肏哭

004 只能被他在床上肏哭

    萧荆没读过什么书,用字也极其粗鲁,什么肏不肏的,全都是他以前混军营的时候学来的。

    他见女人不再挣扎,也不再动,大手依旧稳稳地放着。

    女人的屁股很烫,男人的手掌更烫,掌心上粗糙的皮肤紧贴着红肿的伤口,火辣辣的发麻,忍受着这一切的粗鲁蛮横。

    萧荆了解野兽的天性,女人现在的安静,并不是她妥协认输,真地安分了,而只是身体上的暂时屈服而已,若是等女人喘过气来,给她一个可趁之机,依旧会像小兽一样反扑他一口。

    都说杀人要先诛心,这个道理萧荆也是懂的。

    萧荆沉了沉面色,带着戏谑的口气又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也看不上我这个粗鲁汉子,可是这个世道就是这么弱肉强食。你打不过我,唯一的出路就是去死,用你的头再去撞一次墙壁。”

    他没忘记女人额头上那个大窟窿,一片的血污,那一下一定撞得不轻。

    女人听到这些话后,赤裸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紧绷着,垂落的双手无声地捏紧成了拳头,用力的握紧,泄露着一股愤怒。

    萧荆留心着她细微的反应,继续往下说,“我知道你不想死。你若是真的想寻死,早在那些人抓住你的时候就应该死了,又何必苟延残喘的活到现在,也何必在路上抓了我的裤腿。你既然选择了我,而我也选择了你,你就必须按照我的规矩来。”

    男人的说话声依旧粗声粗气的,这一回,却沉沉地敲进了女人的心里。

    就如同萧荆说的,女人头上的窟窿,还真不是她想自寻短见。

    那时她流落青楼,被老鸨压着接客,为了保住清白,她被逼无奈,不得不这么做……血流了满脸,老板以为她死了,让人给扔到了乱葬岗里。她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刚走上路,又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在人贩子手中了。

    半个月来,他被人贩子压着东奔西走,也不知道现在是流落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街道上,远远地看到萧荆时,她怎么会突然的伸出手去……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

    这一回,女人的心都动摇了,默默地收起了尖锐的芒刺。

    萧荆又等了一会儿,见女人依旧不哭不闹的,这才算是满意了。

    “你记住,我叫做萧荆。荆棘的荆。”

    他一边说话,一边用虎口掐着女人的腰,从膝盖上抱了起来,让她分开双腿坐在他大腿上,瞧见女人眼底闪动的泪花时,伸着粗糙的手指擦了擦。

    粗声粗气道,“哭什么哭,要是哭有用的话,你怎么会被那些人当做牲口一样的卖?你以后就算要哭,也只能被老子在床上肏哭。”

    闻言女人暗淡下去的眼眸,再一次的亮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萧荆。

    而且她的眼下也刺麻麻的痛着,泛起了一片红。

    不是因为眼泪,是被男人粗鲁地动作擦的。

    萧荆五大三粗的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他自顾自抱起赤裸的女人,起身走了几步,把女人放进了准备好的大木盆里。

    木盆很矮,是给五六岁的孩子洗澡用的,女人娇小,也勉强坐得下。

    木盆里装着水,萧荆没经验,再放这么一个大人下去,一半的水从木盆里流了出来,地面湿了好大一片。

    而且他们争吵的太久,水都被放凉了,女人被冻得哆嗦了下,脸色变白了些。

    萧荆看着这一切,低低的咒骂了声,“真是麻烦!”

    女人束手束脚的坐在木盆里,抬眸看向萧荆,分不清他咒骂的是积水的地面,还是她,正要皱眉,只见萧荆突然的站起身,高大的身躯跟一座山一样压着她。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萧荆已经大步走出了屋子。

    等他再回来,右手拎着一桶冒着水汽的热水。

    ——

    下章萧荆就要帮女人洗澡了,激动\(≧▽≦)/

    .po18.cloud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一妾皆夫(np)我的姐姐兽人的宝藏小姐攻(futa、gl)淫乱密室逃脱(NPH)梦入星河gl〔纯百〕献囚(NP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