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魔王的子宫(NP)(简) 二四七、成为薇吉娜

二四七、成为薇吉娜

    天色渐渐暗了,西方的天空被斜阳染成一片霞红。
    一大一小两个影子牵着手走在公园的人行道上,日暮将他们醒目的金发照得闪闪发光,他们是一对有如童装模特儿一般漂亮标致的小姊弟,令路过的人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看来乔托的情况确实很糟。」加斯贝尔舔着手中的薄荷巧克力冰淇淋,抬头看了眼身旁牵着自己手的薇吉娜,「他对你也是那样?」
    「更糟,他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薇吉娜叹了口气,「现在乔托哥已经连看都不看我了,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家里,他都装作我不存在……」
    薇吉娜越说越委屈,眼眶酸涩起来。
    加斯贝尔沉思了一会儿,安静地舔着冰淇淋,没有回话。
    「……艾略特和洁格蕾那边也是一样的状况?」良久,他又开口问。
    「我不知道,大概吧……」薇吉娜小声说,「他现在都不来国中部接我放学了……」
    「大概是觉得你能自力回家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薇吉娜的小脸皱在一起,欲言又止,随后她叹了口气,「他好像再也不是我的乔托哥了……我觉得好寂寞……」
    「乔托一直是乔托,他是个人类,人类的心都很脆弱,特别是他这个年纪的青少年。」加斯贝尔说着,慢慢眯起了眼,「根据杰沃登和夏乐缇的报告,把平衡扭转回来的大概是乔托……如果这是真的,他可能是目前为止力量最强的载体。」
    闻言,薇吉娜的神色显露出一点质疑。
    「乔托哥还没完全觉醒,比露芙强还勉强说得过去……」她问,「但要比神话级的大英雄坎默尔还要强……有这个可能吗?」
    「坎默尔的确是超乎水准的优秀载体,他的精神力强健,信仰坚定,是目前为止最适合我主的容器……」加斯贝尔咬下一小口冰淇淋,继续说下去,「他被赋予的是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力量和速度……至于露芙,如果没发生那件事,她应该会被赋予预知未来和治癒伤口的能力,她可以在不同的面向和坎默尔相提并论。」
    「我倒是看不出露芙有那么大的能耐……」薇吉娜不太服气地嘟囊。
    「正常,因为她没有觉醒过。不过乔托……」
    加斯贝尔含着冰淇淋,陷入了几秒的沉默。
    乔托拥有召唤雷霆的力量。
    那是传说中神用以破坏黑暗的型态,也是神最初创世的姿态,就算是说乔托利用这股力量扭转回了被恶魔颠覆的平衡也说得过去。只是,他很难相信有载体被神赋予了这股力量,更何况乔托还只是个不成熟的青少年,目前为止,他并没有展现担当得起这股力量的精神力。
    再加上,乔托还没完全觉醒,他已经拥有了这等程度的力量。
    如果神不尽快降临在这个容器中,单凭乔托的精神力,神的雷霆终将暴走。
    「……乔托的年纪比当时的坎默尔还要小五岁,到底担不担得起,只能赌一把了……恶魔拓展势力的速度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我们没有时间再浪费。」至此,加斯贝尔·迪欧抬头看向身旁的金发女孩,「雀丝,为了乔托——你可以去死吗?」
    金发女孩煞住了脚步,两人牵着的手分开了。
    她不敢置信地注视着眼前的金发男孩,男孩亦回头看向她。
    「那一刻到了,雀丝。」加斯贝尔神情严肃地说,「这是你来此的目的。」
    「不,不只是那样……!」女孩紧蹙着眉,「我还没找出杀了薇吉娜的凶手……!」
    「那头蛇妖已经死了七千年了……」
    「——不对!那不是蛇妖!」激动打断加斯贝尔的话,薇吉娜手里的冰淇淋掉出甜筒外,砸在人行道上,「如果那真的只是普通的生物、薇吉娜的灵魂为什么没有回到天界!她是被恶魔给杀害的!所以我才要成为薇吉娜、我要找出在那条蛇妖背后杀害她的凶手!」
    她激动的大吼引来不少路人的目光,稍稍冷静下来的薇吉娜注意到这些视线,尴尬地咬着下唇,低头,她看见加斯贝尔向她伸出手。
    「所以,我想也是时候了。」那男孩轻声说,看着女孩搭上自己的手,「洁格蕾和艾略特报告给我的内容,有一项我还没有告诉你。」
    「有一项?」薇吉娜被男孩牵着离开人群的视线范围,问,「是什么?」
    「叫作维尔连斯的第七魔王,是从小女孩的皮里面钻出来的。」加斯贝尔一面舔着冰淇淋,一面向前走,「他住在那张皮里面起码有七、八年的时间,女孩的年龄……应该说她死的时候,差不多和当时的薇吉娜同岁。」
    闻言,金发女孩瞪大了眼。
    「那就是说……!」
    「我无法断定,但有这个可能。」加斯贝尔停下脚步,回头,「你就放手一搏,向恶魔挑战吧,廉贞的炽天使雀丝。你赢了,我们就算安息了薇吉娜的灵魂;你输了,你就会成为那时的薇吉娜。」
    「……催化载体对恶魔的憎恶,指引我主的意志降临。」薇吉娜喃喃接了他的话,死亡的永别在此刻闪现她的脑海,这让她胆怯了,「我……可是、万一……」
    七千年前,大天使薇吉娜也是这样与他们永别的。
    思及此,廉贞的炽天使雀丝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犹豫,坚定地抬眸。
    「——我明白了。」
    *
    傍晚,亚莱蒂一行人回去了,离开前还帮忙收拾了碗盘。
    布斯家姊弟从来没有做过家事,因此看着毕斯帝和奇路斯动手洗碗时觉得很新鲜,亚莱蒂只能在一旁帮忙擦碗盘,原因是毕斯帝嫌她手拙。
    那天下午是布斯家极少有的快乐时光,他们饭后去了叁楼的包厢一起唱歌,发现奇路斯出乎意料是美声,毕斯帝不出所料是音痴,而亚莱蒂竟然只会唱狗血连续剧的主题曲。他们笑得好不快乐,那间几乎没有使用过的私人包厢总算在今天发挥了它的价值。
    「啊……好开心!」洗过澡的瑟裘躺在阴裘的床舖上,脸上堆满了笑容,「不知道下次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再来玩……我们可以在院子打网球,在厨房做蛋糕……还有桌游,不如就买一间桌游店好了!现在最有名的桌游店是哪一间?」
    她起身兴奋地问,发现书桌前的阴裘正在看手机。
    「怎么了?有人联络你?」
    「是克塔叔叔,但是我没接到他的电话。」阴裘冷笑,将手机扔到桌上,「他还传了简讯,说为了庆祝我出院,邀我今天晚上免费住他们的总统套房。」
    「真的?」瑟裘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那不就……」
    「嗯,全校骚动、艾莉潜入我们家、还有克塔叔叔的邀约……目前为止和梦境相同的发展太多了,大概克塔叔叔别有居心也是真的。」阴裘心情颇好地微笑,「究竟是她的潜意识全知全能预见了这些事,还是她构筑的本身就是个现实……」
    「不然就是……她把大量灵魂往梦里拖,大家一起参与了梦境的创造,所以在那里发生的事才会是未来预定要发生的事……」瑟裘歪着头思索,「又因为所有人类都被梦主赶出去,梦境的内容都不记得了,所以未来才会和梦境重复发生……这样比较合理?」
    「的确,乔托·迪欧那件事和梦境发展不一样,还有后面引发的停课。」阴裘也陷入了思考,「这么说,那家伙没有进入亚莱蒂的梦里,没有参与梦境的创造。」
    瑟裘在床上打滚了半圈,「可是他今天说了一句话我很在意……」
    「『那个梦只是梦就好了。』」阴裘心有灵犀接了她的话,「我们不知道他说的梦是什么,既然他记得内容,很有可能不是同一个梦。」
    「所有离开的人类一定都不记得内容吗?」瑟裘质疑,「我跟你记得是正常的,亚莱蒂也记得,奇路斯和毕斯帝应该也有进去,但是他们都不记得了。」
    「亚莱蒂是梦主,又是创世的魔皇,她记得并不奇怪,照理来说,除了我们叁个之外,所有人都会遗忘那个梦境……」阴裘述说着自己的推论,心里却有一处质疑自己。
    总觉得他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他记得他以乔托·迪欧的身分和亚莱蒂在咖啡厅谈话的那段记忆,还有作为阴裘·布斯背着亚莱蒂走回布斯家的经历,但脱离乔托·迪欧的身分变回阴裘·布斯的过程,记忆却很模糊,印象最强烈的只有亚莱蒂哭泣的模样,还有一波海啸……剩下的,他不记得了。
    难道他把那部分的记忆存放在梦里了?
    「会不会有还记得那个梦的人?」瑟裘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注意力,「比方说……拥有多重人格可以切换,或是被皮保护住的什么人……」
    「第六魔王和维尔连斯……你是指他们?」阴裘反问,瑟裘从床上坐了起来。
    「因为……就连在那个『坠落』之后,他们好像都还保持着记忆!」她试图叙述自己的论点,「万一他们也有被拖进梦里,然后还记得这一切的话……」
    「那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的我们随时可以抹除他们的记忆。」阴裘随意摆摆手,「除非他们也已经觉醒,那就不好说了。」
    「我不想原谅维尔连斯那个贱人。」想起那满口谎言的女孩,瑟裘有点委屈地抱紧了枕头,「利用我们没有记忆的时候耍了我们……要是在魔界,我就宣战了。」
    「呵……那贱人大概也有自知之明。」阴裘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已经无伤回归……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觉醒,现在应该躲在哪里发抖吧?」
    「嘻嘻……说得也是……」瑟裘心情转好,托着颊,「该怎么整他才好呢?」
    「到梦里商量吧,我的好姊姊,我们在梦里有的是时间,还有完整的记忆,其中一定包括了一、两个……甚至是几十个维尔连斯的弱点。」说完,他像个优雅的王子,向床上的瑟裘弯身行礼,如同邀请舞伴般向前伸出手,「容我带路?」
    闻言,瑟裘嗤笑出声。
    「当然,我可爱的弟弟。」
    她拉住阴裘的手,一把将他拖上床,姊弟两人双双倒进柔软的床铺,陷入了梦乡。
    (待续)
    ===========================
    首发:po18vip.xyz (po1⒏ υip)


同类推荐: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玄真遗梦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马车上cao穴(高H、纯肉、NP)(简)-POPOV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