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盲灯 22

22

    温火蹦得正欢,有个十八、九岁的男生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还把她人搂进了怀里,就好像在宣布主权:“这女的,我要了。”
    温火扭头对上他的脸,长得挺帅的,她正好喝了两杯酒,有点上头,就没拒绝。
    男生喜欢她那个回头,那双眼甩过来,他突然有点口渴。
    酒精,EDM,灯光,男人,女人,滚烫的身体,与众不同的灵魂,千篇一律的肉欲,揉在一起,发酵,蒸发,夜晚就是这样,变得动人。
    他问温火:“你叫什么?”
    “这重要吗?”
    他手慢慢往上摸,就要摸到温火的胸了:“你一个人吗?”
    温火抬手给他指了指程措的方向,他看过去,程措和唐君恩默契地冲他举了下杯,他骤然弹开,这样的环境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一定很精彩。
    原来这女的有伴儿,他流进了人群。
    温火正好中场休息,回到卡座,倒了点酒,喝的时候才看到唐君恩,半口酒卡在嘴里好一会儿。
    唐君恩笑:“看到我这么惊讶?”
    温火不是惊讶,是在想沉诚的车现在开到哪了。
    唐君恩在这儿,那沉诚肯定知道她出来蹦迪了,她前几天还跟他说她再也没去过,这一打脸,他可能会把她吊在空中瑜伽的U型壁绳上操叁天……
    他也不是没干过,吊着做爱最废腰了,温火不太想重温。
    程措看唐君恩和温火认识,他也傻眼了,急道:“你…告我表哥了?”
    唐君恩姿态悠闲地喝着酒:“没有。就是发了个视频。”
    程措连滚带爬地拉着温火往外走,前不久对开荤的热情全都冷却了。
    唐君恩喊他:“你这卡怎么着啊?”
    程措答都没答。
    唐君恩看他也顾不上了,就叫酒保被他包厢那车酒推过来了,跟他几个朋友继承了这张台子。
    *
    沉诚跟主办人和纪检组组长聊完,做了个按摩,泡了泡温泉。这刚泡上,温火蹦迪的消息来了,他就待不住了,别了两位,匆匆走了。
    他以为,他对温火没有占有欲,只是她作为他的二奶,该懂点规矩。
    他也不是不让她去蹦迪,但她明明说她不去了。这是什么?这是说谎,虽然她成天说谎,但这么明显的慌,她既然敢说,她就得承担。
    沉诚这一次不想收拾她,他就想给她讲讲道理,让她知道她做错了。
    没想到他扑了空,那小狗玩意儿听说他要来,早跑没影儿了。
    唐君恩看他那不太好看的脸色,咯咯地笑:“沉老师这宝刀封尘多年,有点钝了啊,被一个二十多点小姑娘给拿捏住了啊。”
    沉诚解开一颗西装扣子:“谁说我是来找她的?”
    唐君恩点头:“嗯,你是来找我的。”
    沉诚问他:“她一个人?”
    “你不是来找我的吗?打听她干什么?她就一小姑娘,就扭扭屁股,晃晃肩膀,没干别的,没被人搂腰,也没被人凑到耳边说悄悄话儿。”
    沉诚看着他,神情复杂。
    唐君恩就喜欢看他这副纠结的表情:“年轻嘛,年轻都这样,你年轻不比她浪?胳膊、腿的都是纹身,你真以为洗干净了你过去就是清纯小伙子了?”
    “我是男的。”
    唐君恩指着他:“你看,你看。双标的嘴脸,男的,女的怎么了?依我看就是你上心了,还死不承认。大度点,别那么小气。”
    “就因为我玩儿过,所以我知道,那些人脑子想的是什么。她跟我没关系,那随她的遍,你问问她,她跟我是什么关系,她凭什么。”
    沉诚的话是用沉稳的语调说出来的,可分明能让人听出潮水的汹涌。
    唐君恩突然意识到,他调侃的方向可能是错的。沉诚就是这么一个计较的人,跟对方是不是温火没关系。就像陆幸川弄了韩白露,他也不会放过他一样。
    他把‘所有物’这叁个字看得很重,他的东西,丢了,扔了,他愿意都可以,他不愿意,谁动一下试试。
    温火,就是这件属于他的东西。
    唐君恩不刺激他了,把温火丢在这边的衣裳给他:“走二十分钟了。”
    沉诚接过来,走了。
    路过吧台,有个女的勾住了他的胳膊:“喝杯酒吗?”
    沉诚抽回胳膊,没准备搭理她。
    这女的喝了点酒,有点飘,喜欢征服的快感,伸腿挡住沉诚的去路:“我请你喝,给个面子。”
    沉诚没戴眼镜,他其实戴眼镜的时候不多,但这种时候,还是戴着的好。这样他从眼底泛出来的厌恶就不会那么赤裸,彼此也会留点体面。
    这女的喝多了,神志不清,还很喜欢他这双眼,就想跟他喝酒,想加他的微信:“喝一杯吧?”
    沉诚说:“我对送上门的都不感兴趣。”
    这女的怔住,脸色逐渐难看了。
    沉诚又补充一句:“建议你把垫在鼻子里的东西垫脑袋里点,看你不是很聪明。”
    他好帅,也好讨厌,这女的瞬间酒醒,脸唰的红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只有离他们最近的人能听到,但就这几人的眼神,也够让这女的无地自容了。
    *
    温火没回学校,沉诚知道她去蹦迪了,她还跑了,这就是在找死。她不是个听话的主儿,却是个聪明的,她知道自己干什么吃的,所以她去了沉诚公寓。
    她知道密码,却没进门,就站在门口,给沉诚发了一个定位,半句解释都没有。
    沉诚过来已经是后半夜了,他开了门,她也没动弹。
    沉诚也不让她进门,直接把门关上了,
    温火站在门外,低头看看自己两条胳膊。她很瘦,平时看就觉得老是吃不上饭,每次跟沉诚做,沉诚一只手把她拎起时,她的瘦弱都会被放大一百倍。
    她是直角肩,穿吊带最好看,她也不是那种保守的,平时学习她规矩点,这都去蹦迪了总不能裹着羽绒服。她看到沉诚把她的衣服拿进门,却不让她进门,突然觉得没劲了。
    这沉诚要是她男朋友,她也早翻脸了,就因为不是,她才不能翻脸,得跟他演。
    她在门外又站了十多分钟,再给沉诚发微信:“沉老师,我错了。”
    沉诚洗完了澡,给她回过去:“跟我装什么?你不知道房门密码?”
    温火看他跟她说话了,那就是可以聊:“我害怕。”
    “你怕什么?”
    “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你还不配。”
    “哦。”
    沉诚看到她这个‘哦’就生气,把手机扔一边,过去给她开门了:“你在这给我看门呢?!”
    温火抬头看着他,这就是刚跟她说他没生气,她不配他生气的人。
    “进来!”
    温火进门,揪着手指头,站在玄关。
    沉诚走到客厅,转身看她:“你不是说再也没去过了?都在骗我?”
    温火解释:“我上次跟你说的时候,确实再没去过了。”
    沉诚发现她挺会强词夺理:“所以那是提前跟我打招呼,方便下次再去?是吗?”
    “我也没说我回学校,我跟朋友吃饭,吃完说去放松一下,就这样而已,我没告诉你是我知道你不让我去,我要跟你说了你肯定会生气。”
    沉诚听出来了:“知道我不让你去,你还去,你挺横。”
    温火本来是要低眉顺眼跟他承认错误的,但说着说着她就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强硬了一些:“凭什么不让我去?傍尖儿还限制人身自由?”
    沉诚不说话了,他倒要看看温火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你去哪儿我问过吗?哦,你都去什么高级场合?都是人上人,西装领带,道貌岸然,聊的都是商业,政治,都很靠谱,我去的都什么鱼龙混杂,屎比鞋多,对吗?”
    温火淡淡笑着:“沉老师,咱俩都是从大院儿出来的,但大院里也有高楼几座,每扇门里都是一个世界,我跟你的差距却永远不是几扇门的距离。”
    她把沙发上她的外套拿起来,穿好:“我勾引你是我昏头了,你要是觉得我不听话,那算了。”
    沉诚听她这话,这语气,他要不是当事人,可能就觉得他错了。
    温火想到沉诚刚才说的那句话,用在这里好合适:“你说得对,我还不配。”
    她转身往外走,莫名其妙地,她不是来跟他说真心话的,她们之间也不是说真心话的关系,可就是控制不住。她突然不想演戏了,她演技也不好,也许早就露馅了。
    消极、负面的情绪覆盖下来,温火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沉诚糟糕透了,跟韩白露合作糟糕透了。
    沉诚看着温火走向门口,他其实可以看着她走出门的。叁十二岁的他早不留给自己矫情的时间了,温火这通被情绪牵引的脾气,他看来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因为没糖吃就赖在路边不走了。很没意思,他也并不动容。他可以像丢掉一袋垃圾一样,丢掉脑袋里她那些难以区分真假的委屈神情。
    可他没有。
    他过去摁住她握门把手的手。
    沉诚的手指细长白,他微曲着,骨状透出来,死死抓住温火的注意力。
    温火突然清醒过来,她正视了自己的身份,刚才那点反常很快被她融进了她的演技里——她掉了一滴眼泪在沉诚的手上。
    亦真亦假。
    沉诚不信,却降低了音量:“我不是不让你去,是不让你自己去。就像我说,酒要有我在的时候喝,你想放松可以,但要在我眼看得到的地方。”
    温火装出委屈:“为什么?”
    沉诚把她拉到沙发,坐下,自己站在桌前,说:“因为每一扇门都是一个世界,每一张脸下也不都是人的灵魂。”
    他把温火说他的话还回来了。
    温火听出来了,他确实嫌弃那地方的人,但他无意贬低她去蹦迪这个行为,是她自己心眼偏了。
    沉诚教给温火:“谁跟谁都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跟身份无关,跟思想有关。你强调身份的差异性是因为你在意,而我不在意,就不会对我有任何影响。就算是发泄,也不要没有价值的发泄,像你刚才那通委屈,影响不到我任何,就是毫无价值。毫无价值的事做多了,你的身价就掉下来了。”
    温火看着他。
    沉诚告诉她:“你越长大就越发现,越来越难随心所欲的说话。身价,就是你随心所欲的指标、范畴。你身价高,你可以多说,身价不够,没人听你说。”
    他好现实,他把什么都跟价值挂上等号,温火却不能反驳,因为他说的对。
    沉诚检验她的学习成果:“懂了吗?”
    温火想了一下,说:“不是没价值。”
    只有五个字,沉诚却在话音落下时就懂了她的意思。
    温火又说:“你不凶我了,所以我委屈不是没价值。”
    沉诚发现她很会投机取巧,不过也正是因为她聪明,这份聪明给予了她分寸感,分寸感让他舒适,所以他才愿意腾出时间来给她勾引,而不是给别人。
    温火站起来,走过去,去牵他的手:“沉老师,那以后你带我去我再去,好吗?”
    好吗?
    她是多么有天赋,可以演到这种程度。
    她再迈近沉诚一两步,摸向他胸膛,摸到那条类似于鞭打的淤伤,没问,但有轻轻地抚摸。她的手很柔软,跟她胸一样,沉诚拒绝不了。
    到沉诚这份儿的人,真的什么都不如舒服这两个字,他愿意对一切让他感到舒服的人和事妥协。
    温火突然舔了他胸口一下,然后抬头看他,她眼睛里有勾子,就这么勾出沉诚的肾上腺素。
    他把手覆在她屁股上,打着圈抚摸:“有没有人要你的微信?”
    温火点头:“我很漂亮,当然会有。”
    沉诚眼睛好像在笑:“你哪漂亮了?”
    “那沉老师为什么喜欢我?”
    “我有说过我喜欢你?”
    温火埋进他怀里,鞋子踢掉,踩上他脚背:“你就是喜欢我。”
    沉诚说:“太自信了,就是自负了。”
    温火不管:“那你要是不喜欢我,你今天就别碰我了,我不给你弄了,你自己去打手冲吧。”
    沉诚包着她的腰:“你现在在我手上,你跟我讲条件?”
    “那你都不喜欢我,你还弄我?男人都是用那根东西思考的?”她非要沉诚说喜欢她,只要沉诚喜欢她,她就可以对沉诚提要求,沉诚就会上她的套,她就可以完成她的任务。
    沉诚呢,就是不说:“你不喜欢我弄你吗?”
    温火歪着脑袋,眼也不看他,“才不喜欢。”
    沉诚把她绑着头发的皮筋撸下来,绑住她的双手,然后把她扛在肩膀,扛到楼上,摁在浴缸边上,扶着她脖子,捏住她下颌骨:“把腿张开。”
    温火慢慢张开腿,裙子滑到大腿根,白色内裤露出来。
    沉诚用中指摸了摸:“想要吗?”
    温火笑着摇头。
    沉诚把手指插进去:“你湿了。”
    温火脚伸到他裤裆:“你硬了。”
    沉诚转身从收纳柜里拿了副手铐出来,把她脚铐住,提起她两条腿,挂在衣勾上,让她头朝地。但有托着她脑袋,给她垫了俩枕头。
    上一次沉诚铐她,把她手腕弄红了,她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一点,就在那道红印上刺了一刀。那天吃饭,她就不动,看着盘里的肉,最后是沉诚喂了她那顿饭。
    没办法,他不喂,她就不吃,她不吃,就没力气,没力气还怎么骑在他身上,让他插进她深处?
    这次沉诚用丝巾把手铐缠住了。
    他退开两步,看着温火被倒吊在浴缸里,双马尾只剩下一根在绑着,双手被皮筋绑住,双脚被手铐铐住,爱马仕丝巾飘在她腿间,抽象的色彩、图案跟她纤细嫩白的腿形成对比……
    这个画面就很美。
    他拿了相机来,给这个画面拍了张照片,照片出来,他甩了甩,贴在了玻璃墙上。
    温火配合他,挪了挪腰,让自己姿势更妖一点,更骚一点,更叫人把持不住一点。
    她对沉诚的人了解没有很深入,但对他在性事上的喜好,掌握的真的分毫不差,她就知道她一撅屁股他马眼就开始翕动了,就想操她了。
    沉诚果然把相机放下了,走到温火跟前,半跪下来,隔着内裤吻住她的阴部,细碎地吻,然后是咬,咬出汁水,吸进嘴里。
    温火怪叫着,阴肉被他柔软湿凉的舌头舔着,此即彼伏的快感把控着她阴道收缩的节奏。
    她真的错了。
    她应该从一开始就享受的,沉诚好棒,她因为把他视为任务而错过了好多愉快啊。
    沉诚嘴唇沾了她的淫液,他抬头看向她。
    他是薄唇,唇形很优越,很多女人在微醺的状态下,都受不了眼前有这样的嘴唇一张一合,那简直会要她的命。
    温火想亲,把舌头伸出来。
    沉诚明知故问:“想要吗?”
    温火想要!
    沉诚看她急,自己反而不急了:“求我。”
    温火被束缚着双手双脚,不能动,只能用嘴:“沉老师,亲我。”
    沉诚不亲:“我不太想亲。”
    温火扭来扭去:“沉老师,火火想要了。”
    沉诚托着下巴看她:“想要什么?”
    “想要你。”
    “要我哪里?”
    “都要。”
    “那你以后还去蹦迪吗?”
    “不蹦了。”
    “听不听话?”
    “听。”
    “你是不是小狗东西?”
    “是,我是小狗东西。”
    ……
    她真可爱,沉诚解开了裤链,凭着鸡巴自己的惯性和记忆插进她的嫩穴,然后俯身亲吻了她,让她如愿以偿地吃到他嘴唇。
    温火含着沉诚的唇舌,身下是他猛烈的撞击带来的一波一波的快感……当沉诚的二奶好快乐。
    沉诚好厉害,好厉害,他要弄死她了,他弄得她好舒服,舒服到想咬他一口。他好香,她好喜欢,她想把他一口一口吃进肚子……
    以前的温火不走肾也不走心,现在的温火,开始走肾了。
    老男人还他妈挺上头。


同类推荐: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仗剑(gl武侠np)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