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盲灯 28

28

    癫狂之后,温火腿都站不直了,沉诚抱她去洗了澡。
    温火突然不想自己睡,在沉诚把她抱上床、准备离开时,拉了拉他的衣角。
    沉诚扭头看她。
    温火说:“沉老师,你可不可以不走?”
    沉诚没答,走了。
    温火看着他走出门,竟然有一点如释重负。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沉诚没留下来,真好。要是他留下来了,他们之间就走不下去了。
    她躺在床上,双手抱住双臂,是个保护自己的姿势。
    她不知道她跟沉诚的关系还会维持多久,她是很想让他爱上她的,只要他爱上她,他可能就会主动跟韩白露提出离婚,到时候她提供一些沉诚出轨的证据,韩白露拿到钱,她也拿到钱。再跟沉诚摊牌,说自己其实并不爱他,只有欲,沉诚让她滚,水到渠成……
    可是,沉诚要什么时候才能爱上她呢?
    沉诚最近好像对她有些上心,但她知道,昙花一现,就像刚才他哪怕犹豫一下再走都没有。
    正爱不释手的玩具突然有叛离的征兆,是她也会多放一些注意力在它身上,何况是心眼多的沉诚。说来可笑,温火明知自己是玩具,还是未经大脑地挽留了他。
    很多未经大脑而做的事,就是潜意识里想做的事。
    温火不想承认她潜意识对沉诚有了一些期待,因为无论是出于他叫人嘴馋的肉体,还是他最近虚幻的关爱,都是叫一个正常人无法抵抗的。无法抵抗就是诱惑,可大多数的诱惑都是不正确的。
    什么样的诱惑是不正确的?
    比如她喜欢推公式,总有稀奇古怪的发现,并愿意不吃不睡去为她的发现佐证,为的就是正确两个字,她要她的发现是有意义并且正确的。这种诱惑就是正确的。
    她跟沉诚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安排,当然安排下事情的发展无法掌控。但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事,它能对过来吗?那么她跟沉诚之间那么多叫人上头的行为和氛围,就是不正确的诱惑。
    清醒如她,第一次有了不清醒的趋势,这让她顿失安全感,不得不抱住双臂企图增些勇气。
    她拉拉被子,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左右,门从外被打开,她睁开眼。
    沉诚走到她床边,躺了上来。
    温火支起上半身,看着他:“沉老师?”
    沉诚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吧。”
    “你要在这儿睡?”
    “不是要我陪你?”
    温火哑口,她突然无法形容她的心情,说开心好像没有,说郁闷更不是,好像类似于惊讶,可她惊讶时候不是这样的。
    她想不通了,她第一次琢磨不透自己了。
    她躺好,看着吊灯,说:“沉老师,你再这样我真的要怀疑你爱上我了。”
    沉诚淡淡说了一个:“嗯。”
    温火扭头:“嗯?”
    沉诚说:“你这两天一直在吃醋。”
    温火可不认:“我没有吃醋啊,你别自作多情。”
    “嗯,没吃醋,就是酸。”
    “那就算是酸了,跟你也没关系,你不用这样。”
    沉诚翻身面对着她:“我在哄你。”
    温火更奇怪了,像是有什么东西无形中捂住了她的嘴,叫她说不出一句话。她转过身,背朝着他,她要压住她的心跳。
    沉诚有时候直,显得呆,感觉在男女相处之道上一点都不开窍,可有时候吧,他说的话就很让人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话不断在温火脑海重播,她睡不着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沉诚把胳膊伸过去。
    温火看了一眼,没回头,说:“干什么?”
    “给你枕的。”
    “不用。”
    沉诚把胳膊收回去。
    温火转过身来:“这就收回去了?”
    “你不是不用?”
    温火心一横,滚进他怀里,拉住他胳膊,枕上去:“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
    沉诚搂住她的腰:“那是我误会你了,原来你以前说要,都是不要的意思。”
    温火一口咬住他的胸,紧绷,瓷实,咬不住,改咬了一口他的手指,给他咬了一排牙印。
    沉诚抬起手来,看着她的牙印:“你属狗的?”
    温火往他怀里蹭,她真喜欢他的胸膛,真有安全感,还有一股似乎在教堂里才能有幸闻到的香味,禁忌,紧张,刺激……
    沉诚要被她挤到床边了:“别挤我。”
    温火就要挤,还要哑着嗓子问他:“沉老师你喜欢我吗?”
    沉诚不喜欢,“这个重要吗?”
    温火摇头:“不重要,但你要说喜欢,我会开心的。”
    沉诚说:“我不讨厌你。”
    温火又问:“那你可以为我做到什么程度呢?会不会离婚呢?”
    沉诚不说话了。
    温火觉得自己太着急了,“没关系,我只要可以拥有你,见不得光没关系。有些女人就是这样,她不要名分的,她只要人。比起得不到你的韩白露,我好很多了。”
    沉诚摸着她的头发:“装得挺像。”
    温火手撑着他胸膛支起身子,骑到他身上,忽略了这句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歉意十足:“沉老师,我之前跟你说谎了。”
    沉诚双手垫在脑袋后边:“是吗?”
    温火说:“我勾引你并不是因为你可以帮到我,也不是虚荣心,更不是看上了你的钱,我就是喜欢你,我没见过一个老师这么好看,身材这么好,我馋死了,我晚上都是在做跟你上床的春梦。”
    沉诚看着她:“我怎么相信你呢?”
    温火俯身亲了他嘴唇一口:“我都投怀送抱那么久了,你还看不出来吗?我是个学物理的,我很古板的,我生平第一次不要脸给了你,处女膜给了你,什么都给了你,我死都要死在你身上的。”
    反正已经说了喜欢他,那多说几次,说多一些,也没关系了,以后就走这个路线,天天甜言蜜语狂轰乱炸,她就不信炸不到他。
    他不就喜欢听这些吗?逼也要逼她说出来,那她就说啊。
    沉诚突然笑了,笑得不深,很撩。
    温火看着,心跳都快了,沉诚是真他妈勾人啊操!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沉诚问她:“真心的?”
    温火点头:“特别真。”
    沉诚手从她腰上挪到屁股上,覆着:“温火。”
    “嗯。”
    “你还有没有事瞒我。”
    温火装出来的深情突然被按了暂停键,她以为自己流畅的演技就这么被他否定了,数秒时间,她脑袋里过了太多他们相处的画面,她在竭力搜索沉诚已经知道她跟韩白露合作的可能。
    沉诚看她反应这么大,没逼问下去,强行转移了话题重点:“比如跟那个混血的关系。”
    温火松了一口气,趴在他肩窝:“混血又怎么样,我勾引的只有沉老师你啊。你干嘛?不自信了吗?那么多人会因为你抬头、说话,这些稀松平常的动作尖叫、高潮,你有什么不自信的?”
    沉诚不再说话。
    温火也不再说。
    但他们都知道,两个人之间有一层窗户纸,这张窗户纸具体隔着的是什么,是温火的阴谋,还是沉诚的将计就计,都不知道,但有就是了。
    他们在这一晚上看似走心,其实没有的交谈中,认清了他们之间有一层窗户纸,都没捅破。
    这就让人有点惧怕了。
    温火和沉诚眼里都氤氲着各自的秘密,但谁都不说,似乎是在为某一天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同类推荐: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仗剑(gl武侠np)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