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盲灯 31

31

    金歌没再逼沉诚,毕竟是亏欠过。
    沉问礼看金歌垂头丧气的回来,放下手里的书:“见儿子去了?”
    他们家客厅是下陷式的,金歌走下沙发区,坐下来,不想说话。
    沉问礼给她磨了一杯杏仁水,端到她手边。
    金歌道谢,说:“你就知道我是去找他了。”
    沉问礼坐下来:“我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我还是了解的,你这些年来只会因为儿子露出这样哀伤的神情,这眉头皱得死死的。”
    金歌放下杯子,摸摸脸:“是吗?”
    沉问礼把她的手拉过来,握住:“他做了什么?”
    金歌为沉诚保密了,只是说:“我想起我们之前送走他朋友的行为,我越来越觉得我们错了。”
    沉问礼不这样认为:“那个男孩子对诚是情爱的那种喜欢,诚还小,他分辨不了,我们身为父母不能让他被温水煮青蛙,这也是对他的负责。”
    沉诚小时候有个玩伴,是沉问礼朋友的孩子。他朋友是个开大车的司机,两人认识机缘巧合,成为朋友也是。后来他疲劳驾驶,车开进山涧,没了。妻子伤心过度,积劳成疾,没两年也跟着去了,留下个儿子,岁数还不大,没个隔辈的长辈,亲戚邻里也都不要,沉问礼就把他接来身边养着了。
    那男孩子比沉诚大个几岁,还很早熟,俩人那时候形影不离,金歌开始还很开心,有人陪着沉诚,后来意外看到那男孩子写的日记,全是对沉诚的喜欢,但不是对兄弟、朋友的那种。
    两夫妻大惊失色,他们当然不介意自己的孩子喜欢男生还是女生,但他们不允许沉诚被默默灌输这种感情,他还在成长,这会影响他的一生。
    他们当时做了一个决定,把那个男孩子送走了,送去国外读书了,也限制沉诚再跟他有联系。
    沉诚那时候才十几岁,正值青春期,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父母突然变得陌生,他们明明很开明,不干涉他交朋友,为什么突然就变了,而他的好朋友,为什么突然就不联系他了。
    他开始敏感,多疑,当他纾解不了这种情绪,逃到了国外,开始过跟他前半生不一样的生活。
    金歌那时候有想过把他带回来,但贸然送走他朋友,已经对他造成影响了,她不想再伤害他。
    沉问礼却不是,他还是很固执的,他一气之下跟沉诚断了联系,表示他要是不回来,那是死是活都不再跟他有任何关系。
    金歌有偷偷接济沉诚,可他都不要,他在加拿大交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朋友,社会上的,学校里的,还有一些企业的高层。
    沉家夫妇高明的交际手段这时全在他们儿子身上体现出来了。
    后来金歌知道,沉诚上学了,他到底还是知道了上学的好处。
    他学了物理,他对物理表现出了空前的兴趣,并得到很多学者的认可。这都是后来他们知道的。
    再后来,沉诚回了国,脱胎换骨,成长成沉问礼和金歌万万没想到的样子。
    沉问礼开始给他铺路,他有好的底子,人也聪明,更有实力在手,他后面的成功顺风顺水,只不过他再也不愿意跟他们一起生活。
    两夫妻心里就这么埋了颗疙瘩,总消化不掉。
    金歌摇头:“可我们那个决定还是让我失去了他。他是我的儿子啊,他,好像看不到我了。”
    沉问礼看金歌太难过了,抱住她肩膀:“没事的,他很优秀,我们的儿子很优秀,他能想通的,那件事不会在他心里存在太久的。”
    金歌手都在抖,她抬起头来:“做一个优秀的人,很辛苦吧?”
    沉问礼怔住。
    金歌说:“你看,你都觉得,他很优秀,所以他一定要想通。如果是这样,我真的很想他平凡一点,普通一点,不必要那么优秀。”
    沉问礼因为金歌的话也陷入了迷惘中。
    ‘优秀’这顶高帽,好像真的委屈了‘有能力者’。
    *
    温火被吴过带去了杨引楼休息的地方。
    她拿沉诚当敲门砖,那杨引楼不仅会见她,还会表现出很大的积极性。
    像杨引楼这样德高望重的人物,傲气是有的,毕竟身边人不会说他不对,长此以往,他会沉浸自己是宇宙中心的幻觉里。
    但他毕竟是德高望重,没有一定实力也没人会围在他身边,所以他很容易调整过来,抱以虚心。
    他对沉诚,就是很虚心的态度,他不否认自己是前辈,却也认可沉诚的成绩,并且愿意跟他交流。只是两个人忙于不同领域,几乎没有过甚接触的机会。
    第二次见面,杨引楼多看了温火两眼,她的眉毛长得有些像部分男性,就是剑眉,却不锋利,刚刚好,柔情和英气参半。
    吴过给两个人正式介绍:“杨教授,这是温火,之前沙龙咱们见过,她是沉老师的学生。”
    杨引楼点头:“你找我,跟沉老师有关系吗?”
    他比较直接,温火也就直接说:“对不起杨教授,我提沉老师,只是因为这样见您方便一些。”
    杨引楼有些不高兴了:“那你找我是什么事?”
    温火把她外婆和杨引楼母亲的照片拿出来,推到他面前:“这里边戴发带的是我外婆,她死于爆发性心肌炎,心脏方面的病是过度消耗造成的。”
    杨引楼不快的神情被惊讶代替,他拿起照片端详一番,然后看她,似乎在寻找她和照片中人眉眼间的相似之处。看了会儿,他说:“你想说什么?”
    温火再把自己的病历本推给杨引楼:“我也是失眠症,我想活下去。”
    吴过闻言忘了表情管理,感觉全身精血都聚在了脸上,呆愣愣地看看温火。
    杨引楼有一瞬很惊讶,但毕竟道行深,那点抓不住重点的慌张很快便散了。他随手翻了翻温火的病历本,“虽然说你找我帮忙我不帮很不通人情,但你这样算计我帮你,好像更不礼貌点。”
    温火说实话:“如果我不提沉老师,您会见我吗?”
    杨引楼不说话了,他确实不会见。
    温火以前觉得吴过可以帮忙引荐,后来通过跟他接触,她发现他做不了杨引楼的主,也就是说,绕来绕去,她还是得用沉诚大名,才能达到目的。
    杨引楼思考了一番,原谅了她的行为,跟她说:“我母亲已经过世很久了。”
    温火如遇雷殛。
    最后一点希望在心底崩塌,众人践踏。
    *
    电影节如期而至,韩白露被沉诚放了出来,她得参加,因为有她参演的电影获得提名。
    她瘦了一大圈,脸颊深凹,眼球突出。她看到沉诚时,露出明显的恐惧,她太怕这个男人,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她瑟瑟发抖。
    沉诚亲自打开铐住她的手铐。她最近总有自残的行为,沉诚为了不让她伤害到自己,给她双手双脚戴上了手铐,脚链。
    他当然不是善良,是她现在还不能死。
    *
    从杨引楼那里回来,温火就不对劲了。
    杨引楼的母亲早就离开了,也就是说,她的病没有治好。这个病治不好,因为它本质上就算不得是病,只是失眠而已。
    她本来以为她有退路,她可以在跟韩白露结束合作后潇洒远走,可现在告诉她,她没有退路,她不能离开沉诚。她还能淡定得了?
    她给韩白露发微信,打了一行字,觉得没重点,又都删掉,最后说:“你当时为什么会找我?”
    沉诚早问过韩白露,韩白露会找温火完全是因为他不允许女人靠近,但对物理宽容,对学物理的人都相对和善。
    沉诚没回答温火,反问她:“你当时为什么会同意?”
    温火当然是因为他可以帮她睡觉,或许还能帮她在学术上一个台阶,其次韩白露给她的钱不少。
    但她不会这么说,她说:“因为钱。”
    沉诚不回了。
    温火话还没说完:“我从没问过你你跟沉诚的婚姻有什么问题,你要找一个人来恶心他,恶心自己,我是拿钱办事,觉得这样挺好。但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爱上他呢?”
    沉诚看着这句话,眼眸变了颜色,变成让人一看就脚底发寒的那种。
    他打过去:“你现在爱上他了吗?”
    温火没有:“我不知道。”
    沉诚用韩白露口吻跟她说:“那就快点,让他身败名裂!在你爱上他之前!我钱如期到账,如果你不能帮我顺利离婚,我也不是就能吃这哑巴亏的!你别想好过了!”
    温火跟她说了两句话,被她坚定了信念,确实,她不能动这个长久地留在沉诚身边的心思。
    她跟沉诚的开始是一场交易,如果沉诚知道,她绝对活不了。她不能因为她想抑制失眠,她馋他,她慢慢习惯了他在身边就忘记这一点。
    沉诚对她的好都是建立在以为她是一个解决他寂寞的小白兔的基础上。
    等他发现,这只小白兔有一口獠牙,把他从头算计到了尾,他不把她弄死绝对不会罢休。
    她为什么不希望沉诚带韩白露参加电影节,他就是要杜绝他们一切和好如初的可能,她怕他们回头一起搞她。她可以解决一次这样的危机,能解决所有的吗?
    纸是包不住火的,她长时间待在沉诚身边,迟早会露馅,所以她不能拖了,她得快点结束。
    至于失眠,杨引楼那边的法子断了,她可以换一个人,她并没有试过其他人,说不定比沉诚还好用呢?她总得去尝试。
    如果不行,那也没关系了,她接受。
    她也活的够久了,总不能老天让她死,她还死皮赖脸吧?
    她并不是一个消极的人,哪怕会像狗一样活着也要活下去,所以她那么努力想要治病。可就在杨引楼告诉她,她母亲去世多年时,她突然觉得,坚持不住了。
    她在杨引楼母亲身上抱的期望太大了,她以为一定会有办法,她一定会睡好每一晚……
    期望太高时,失望似乎是既定的。
    她对心理学知之甚少,说到期望,她只会想到概率论和统计学,想到数学期望。可跟她对于杨引楼母亲会有治疗方法的期望是两码事。
    在这件事上,她似乎只是出现了认知失调。她凭着现有的条件,去猜测合理性最大化的结果,她以为她稳操胜券,实实在在地忽略了那些条件的来源是不是可靠。
    这一次的打击,让她开始质疑,那么努力地活着,有什么用呢?
    为了家庭吗?可他们都能好好照顾自己啊,她存在的价值根本不大。
    为了物理吗?她是热爱物理,物理帮她确定了人生方向,但也不是她费尽心机活着的理由。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要活下去。
    她突然觉得她做得所有事都多此一举,都无聊到了极点。
    以前看书,书上说人活着就是在浪费时间,她还不以为然,现在想想,她这些年都是做了什么呢?她看不明白了,她的理智不够用了。
    当她出现这种理不明白思路的情况,她会清零思想,想着怎么去结束。
    她给韩白露回微信:“沉诚近来给了我很多特权,也提出带我参加晚上的电影节,我没答应,我准备悄悄去给他一个惊喜,届时想办法让现场媒体注意到我们,坐实他出轨。”
    沉诚从容地回:“到时候你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温火说:“沉诚不会允许媒体曝光的,为了他自己他也不会,所以这件事只会被小范围的知道。到时候我们俩借题发挥,一起逼他做选择。他被逼到一定份儿上,会答应你的请求的。”
    沉诚冷眼看着这行字,打过去:“你为什么认为他能被两个女人逼到一定份儿上?”
    温火这段时间这么卖力地撩拨他,她知道看似和谐的相处都只是逢场作戏,她前几天还能冷静地分析沉诚对她这种昙花一现式的好感,她比谁都知道他会爱上她的可能性。
    但她顾不上了。
    她破罐子破摔了,她想赌这一把:“我赌他或许有一点喜欢我,如果没有,钱我全都退给你。”


同类推荐: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仗剑(gl武侠np)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