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 0168

0168

    外头biubiubiu的放烟花,过年都这样。何林曼靠着何淮安身上盯着窗外看了会,突然说:“你怎么不学学人家呢,人家都趁着这时候定制烟花表白的。满天都是ILOVEYOU啦,或者她名字啊,花样好多。还有开直升飞机求婚的也有!”
    “现在要环保啊,也有用无人机摆字的。”何淮安在看电影,分神回她话。
    “那你什么也没有给我啊,你回国就神经病一样把我拉回去,又急匆匆结婚。我比人家都差好多好多。”何林曼不满地推他,见何淮安没反应,又挨了过去,何淮安瞥了眼,摸摸她的发顶,“那我钱都给你的啊,你想要自己去弄就好了啊,用我名义也好的。再说你不觉得这很浮夸吗?我其实不太喜欢搞这些的。”见何林曼脸都黑了,他马上补救道:“那当然咯,确实很浪漫的,罗曼蒂克的生活也是需要的。那你希望怎么样,你把想法告诉于华,让他去办。”
    “到底我是你老婆还是他老婆啊!”被何淮安瞪了也不怕,她干脆坐起来了,挡着不给何淮安看电影,“不许看,不给你看。你老是这样,什么都要我提,你都不能准备惊喜给我吗?我好委屈啊,什么都给你占便宜了。”
    这话引得何淮安想说很多,但是说了又怕何林曼更闹,也没心看电影了,好脾气问她:“行,那我改正。不过你先说,你现在想要什么?”
    “不要了,不想要了。”
    “喂!好啦,lydia?行,那我让无人机排图案,拍字形,然后我再研究研究,怎么浪漫怎么弄,可不可以?”他拿何林曼没有办法,也拿她这喜怒无常的脾气没办法,反正做了何林曼也高兴,既然高兴做了也没事。
    暖黄的灯下,何淮安的面庞也柔和了许多,他眉眼染着淡淡笑意,“还有什么要我做的也说出来,家里你最大,你说了算啊。”
    这样何林曼当即就不闹了,什么无人机烟花的顿时没兴趣了,她环着何淮安的脖子,下巴轻轻抵着肩膀那,“其实我也觉得很浮夸,但是你做了我会觉得你很在乎我,别人也觉得……淮安,还是会有人说我们的事情,我们结婚太赶,好多都很匆忙。”
    “我知道,所以你觉得哪里不好,哪里需要我做的就提出来。我当时回来,你还跟宋家那小子在一起没分,况且那时候你对我也很冷,生我气……lydia,我知道那么赶结婚你很委屈,可是我还是想满足我的私心。”
    何淮安在国外就已经知道何林曼跟宋书影的事情,他在乎,非常在乎,甚至很想打电话给何林曼问她。可是不行,他没资格,他自己也说过,两人分开,何林曼爱干嘛就干嘛,他何淮安不会多说一句。
    开始何淮安只希望何林曼是玩玩的,他太了解了,何林曼不懂情爱,她向来习惯享受旁人的奉献与纵容,完全不屑去花心思来爱一个跟她毫无关系的人。
    可时间长了,何林曼跟宋书影的关系一直很稳定,两人出席个个宴会,或是被狗仔拍到约会……何淮安有些慌了,他摸不准何林曼到底什么意思,宋书影对她到底是和当年的刘嘉楠一样还是——
    他不清楚,可抛下一切回国找何林曼也不现实,何先生看得严,何林曼也拒绝和他联系。那段时间很难熬,对何淮安来说是一段可以称为艰难的日子。
    他白天忙着工作与学业,晚上空闲的时间也在想何林曼的事情。
    那时他即将毕业,所工作的地方也是一家金融公司,他也做着底层职员的工作,似乎看不到尽头的被公司那些老职员使唤。可能学习的地方也很多,那些人无意识的一句话,一个动作,或是善意提醒都被何淮安所记住。他以各个阶层的角度去思考,去揣摩,一个底层的职员可以接触的人是五花八门的,听到的信息也很杂。
    他发现原来何先生教他的并不是都有用的,学校里学的也不是都能派上用场的,他在这里如同一个稚儿,所做的都是小儿科把戏。
    一步步往上爬的过程很难,可是回顾往昔确实很爽,他在国外积累的经验人脉是港城那些沉溺酒肉美色的富家公子们所不能比的。他的野心更大,已不满足所在职位,所处的公司于他而言也确实没什么用处。
    于是何淮安回国,一方面因为父亲生病,安元内部个别势力蠢蠢欲动,另一方面就是为了何林曼。
    他回国的消息没告诉任何人,除了何先生知道以为就没别人了。
    安元一堆破事要处理,他除了要翻看报表以及助理汇报的消息外,还暗暗留意董事会那边的动静。
    所以开始确实没时间去管何林曼。
    直到度假村的事情发生,他急急忙忙地赶到医院,林西寒见着他像是见了鬼,问他何时回来,何先生可知道……这些废话何淮安一点没兴趣回答,待医生出来确定何林曼没事了,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但随即又是生气,他觉得何林曼真的太不省心了,稍稍不注意就会出事。而她身边的人却没有一个能把她照顾好。他不傻,冷眼看了几天,何林曼那态度很明显就是对宋书影没意思,能玩就玩,不行就分。
    既然回来了,关系就一定要确定下来,他不喜欢意外,结婚是唯一保妥方法,可对外确实突然,时间也很赶,对何林曼也很委屈。
    “淮安,他们都笑我。”
    这话声音不大,可何淮安听着就很重了,正要说话,何林曼却变脸似的把头枕在他胸膛,笑得没心没肺的,“不过你对我好,我知道你最好了。”
    “傻啊!”
    “算啦,不要你干嘛了,你想破天也想不出什么。你跟那些男的不一样,你不爱玩,事业心重……你每天忙都忙死了,哪里会有空给我搞惊喜啊,不要啦,不要啦!今天的最好,我最最钟意的,你来我就很高兴了。”何淮安愿意哄她,何林曼也愿意去试着理解,确实很多事情让她羡慕,可何淮安待她一点也不比人差。少了烟花玫瑰又怎样呢,反正那些当不了饭吃,她要愿意,她自己也能弄一出满足自己。
    这些是小事,也不用何淮安去做。他有心,他愿意,那何林曼就觉得自己目的达到了,她要听得也无非是何淮安无条件的纵容。


同类推荐: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仗剑(gl武侠np)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