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恶人自有恶鬼磨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棺材盖已经有些松动了,许文兰定了定神让小厮们给棺材上泼上油后再点火烧了,小厮们壮着胆子泼了油可这火却怎么也点不着,反而让棺材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了,“嘭”一声巨响后,棺材盖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摔到了众人眼前一边,整个灵堂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僵在原地不敢动弹,许文兰也慌了,这时她无比庆幸许然回了许家。
    棺材里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了出来搭在的棺材边,灵堂里的众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几个胆小的下人已经尿了裤子,尿骚味在灵堂里散开但谁也没嫌弃,只见那双手握住棺材边一个用力棺材里的人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待看清出来的是谁后,有几个丫鬟直接吓的晕了过去,丫鬟倒地发出的砰砰声仿佛锤在了众人心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李固安站在棺材边身着一身黑色寿服,此时的他身材健壮修长,面容妖异俊美,完全看不出他生前最后那几天病弱的样子,他微笑着看着众人的反应,看到许文兰时笑容更大了,他看着众人扫了一圈然后挑眉问到:“我的夫人呢?我的夫人去哪了?”。听到李固安的话许文兰猛的向着李固安跪下哀求到:“固安,固安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然儿还小,他还不懂事他做的那些事都是听我吩咐做的,您……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计较行不行,一命偿一命,我……我把命赔你”。
    李固安向着许文兰走去,看着跪在他面前许文兰李固安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够后看着许文兰说到:“看来您是病糊涂了,许然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怎么会伤害他呢,来人,老夫人病了把老夫人带回她院里,病没好之前别让老夫人出来”。听到李固安的话后许文兰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完全没有曾经李家主母的模样。
    灵堂里的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几个机灵胆大的家丁上前抖着手去拖瘫在地上的许文兰,许文兰被带回了她的院子里关了起来。
    第二天李家门口的白布和丧幡都被撤了下来,街上的人在白日里看到了重现于人前的李固安先是惶恐的逃开,然后仗着人多又好奇的凑了过去,看着面容红润气宇轩扬的李固安大家开始小声议论起来,眼看着人越来越多,李固安便开口说道:“前些日子母亲发了癔症,这几天让各位叔叔婶婶见笑,小侄在这给大家赔不是”,众人听后都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小声的感叹李固安的智谋,只有李家的下人们面色古怪眼露惊恐。
    许家也得到了李固安死而复生的消息,许然听到后吓的眼前一黑当场厥了过去,被兄长掐着人中掐醒后许然和父兄说了老和尚的话,许父又再三向许然确认那天李固安是真的死了之后许家开始四处打听哪有道士高僧并开始闭门谢客。不巧的是许家大门才关上不久李固安就带着家丁上门了。
    许家厅堂里众人神色各异,许父黑着脸坐在主坐但在看到李固安后眼神里不自觉的带上了恐惧,许然脸色苍白的缠着自家兄长缩在一旁,从李固安进门后许然就没抬过头,一直抓着兄长的衣服低头躲着李固安的视线。看着怂如呆鸡的许然李固安轻笑一声对着许父说到:“小婿见过岳丈,今日我是来接然儿回家的,家中母亲想然儿的紧,我也想然儿”。听到李固安的话许然急忙说到:“不不不,我不回去,我不去,我……我我要和和你和离,不……不对那日我是和鸡拜的堂我们的婚事根本不做数,你……你李家的事与我何干,你快走,快走”,听到许然的话李固安气笑了他看着许然玩味的说到:“拜堂的不是我,可入洞房的总是我吧,况且你的名字早就写进了李家家谱里,你就是死了也是我李家的人”,看着许然脸色微变李固安又带着几分威胁的说到:“岳丈已到花甲之年,兄长也才娶妻不久,然儿不会想许家那么快便绝后吧”,听到李固安的话许父一时控制不住大吼道:“李家小子你敢!”,一阵阴风吹过厅堂中的桌椅一瞬间全散了,许父也一屁股摔到了地上,许然吓的大叫起来,李固安看着厅中的狼藉笑了笑然后对许然说到:“许然和我回去”,想到疼她的姑姑,看着恐惧又无奈的父兄,许然抖着脚从兄长身后走了出来带着哭腔对李固安说:“我跟你回去”。
    报复 【伪双龙失禁 慎入!】
    许然垂着头跟着李固安回到了李家,才进门许然就期期艾艾的问到:“我…我姑姑呢?我要去看姑姑”,李固安扫了他一眼说到:“你是我的妻子,你应该叫她母亲,她病了你去给她熬药吧”,李固安脸上出现带着恶意的笑容,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副药,李固安一手将药递到许然眼前,一手摩挲着许然的脖颈说到:“熬好药后你必须亲手给母亲喂下知道吗?”,李固安冰冷的手指如同毒蛇般让许然恐惧,他只能乖乖点头乖乖去熬药。
    许然熬好了药,再次闻到熟悉的药味许然只想哭,他一边哭一边端着药去找许文兰,在见到许文兰时许然有些不可置信,不过一天时间曾经端庄美丽的姑姑就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许文兰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