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恶人自有恶鬼磨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

    腿间讨好的舔着那根粗大的阴茎,在许然的舔舐下那东西显的越发粗大狰狞。
    李固安扯着许然的头发将整个阴茎插到许然嘴里抽插,直把许然插的满面通红喘不过气来才松手,许然跪坐在一边捂着喉咙大口喘着气,李固安则发现不知何时许然的小雀硬了,他用脚踢了踢那粉嫩的小雀带着讶异说道:“原来夫人说的喜欢是真的啊”,说完就又用脚轻轻踩了几下,小雀漏出了几滴带着尿液的精水打湿了李固安的鞋子。
    李固安皱了皱眉头,抓着许然的头发将许然提到了眼前问到:“夫人如此淫贱不知我是夫人的第几个男人”,许然被抓的有些疼,他忙抱住李固安的手说到:“第一个,夫君是第一个,我只有夫君一个男人”,听到许然的回答后李固安的眉头舒展开了,他将许然面对面抱到怀中,让许然坐在他的阴茎上安抚的说道:“那夫君就亲自给你上药”。
    有了之前玉势的扩张,口水的润滑许然虽有些艰难但还是顺利的吞下了那根狰狞的阴茎,许然坐在李固安怀里抓着李固安的衣服喘息着,不等许然喘匀气李固安就按着许然的臀瓣顶弄了起来,这样的姿势让那阴茎进的很深,没几下许然就被顶的瘫在李固安怀里,身下的小雀也不由自主的流出了一小股尿液打湿了李固安的上衣。
    看到衣服上的痕迹李固安戏谑的说到:“夫人你把我的衣服尿湿了,谁能想到许家小少爷竟是个连都尿都管不住骚货呢?”,许然难堪又委屈的伸手去按住那个还在往外冒水的小眼,李固安看到许然的动作轻笑一声将许然的两只手都反剪到身后,然后握着许然的腰快速操弄起来。
    涨红的阴茎犹如一把狰狞的肉刃,一下下捅进许然的身体里,“唔……啊啊…嗯太……太深了啊…嗯嗯……啊唔…肚子……肚子破了……呜啊肚子要破了呜呜…啊呜”许然大张着嘴呻吟着,双腿情不自禁的盘在了李固安腰间,脚背绷得笔直脚趾紧紧的蜷在一起,李固安每一下都顶的又深又重,像是要顶破他的肚子一般让许然既怕又爽,李固安放开了许然的双手让许然能够抱着他,没一会两人就缠成了一团。
    等李固安射的时候上衣已经被许然尿湿了,许然正靠在李固安胸前平息着粗重的呼吸,许然平静下来后才发现李固安没有心跳,是了,李固安已经死了,意识到这的一瞬间许然莫名有些难过,不禁又将李固安抱紧了几分,李固安也没说什么只是将许然往自己怀里按了按,两人都安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
    选择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李固安没再给许然和许文兰喂药。许文兰被关在她的院子里,她的心腹丫鬟都被发卖了,生活上只能靠自己,日子和从前比虽然清苦了许多但好歹人健健康康的活着。
    许然则被李固安变相的圈禁在了卧房内,李固安不分白天黑夜的拉着许然在床榻上、窗户边、桌椅上唇齿相交,手足相缠不知疲倦的交合。许然对性事是有瘾的,抛去最初对李固安的恐惧后这样的生活让许然满足极了。
    今日李固安在床边放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许然睡醒后好奇的打开看了看然后红着脸又关上了盒子,这东西他以前在春宫图里看过,叫缅铃,听说放进去后它能自己动还会响。
    许然坐在床上抱着盒子看了李固安一眼然后低下头,过一会再看一眼再低下头,反复几次后见李固安像是没发现他醒了一般,还在坐在桌边拿着本书看时许然忍不住开口了:“那个…那个…这个盒子……盒子”,李固安闻言轻笑一声放下手中的书走到床边问到:“盒子怎么了?夫人喜欢里面的东西吗?”,许然脸又红了但还是诚实的小声回答到:“喜欢”,然后就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李固安,李固安笑着接过盒子从里面拿出串缅铃,缅铃一个有指节大小,表面全是凹凸不平的复杂花纹,十几个缅铃串成了一串,那串缅铃在李固安手中相互碰撞间还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李固安将缅铃放到许然手重说到: “劳烦夫人今天为我摇一首曲吧”。
    许然将缅铃握在手中好奇的摇了几下,手心传来了酥麻的震感,许然已经能想象到这些缅铃如果放到身体里会有多快活了。
    他掀开被子裸出的光裸的下身,然后向着李固安的方向张开双腿说到:“夫君看我”,说完就捏着一颗颗缅铃往后穴里按去,许然手快嘴馋一口气就将那串缅铃都吞了下去,几十颗缅铃挤在狭小的甬道里凹凸的表面刺激着穴里的嫩肉,这一刺激就让许然不由自主的收缩起后穴,缅铃们在甬道内互相碰撞震动起来了,有一颗还正好压在了穴心上,这一震差点把许然的魂都震没了。
    “啊啊啊…啊啊……唔夫…君……夫君……啊啊唔……嗯啊…不要……不…不要…拿…拿出来…啊帮……夫…帮我……帮帮我唔…拿出来…呜啊呜呜…夫君…夫君…夫君”缅铃放进去没一会许然就受不了了,他抖着手想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祸水的自我修养太子叶绍穿成了炮灰男配掰弯我的钢铁直男同桌不穿胸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