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罗曼史 > 恋慕如雨 > 2.春日归去
  她在黑暗中沦陷,第一个恢復的,是听觉。
  『那个人渣怎么下的了手?她父母过世之后亲人只剩下他,缎夕也为了跟他结婚辞掉了教保员的工作搬到森县,他还想怎样啊……3年多的婚姻,怎么能伤她如此深?』
  『或许我们当初应该阻止他们结婚,就各种方面而言。我们一直都知道缎夕她爱的……』
  后面说了什么,听不清楚。她的意识混沌,时醒时睡,葛叶和简空的声音隔着窗传进病房,朦朦胧胧的进入她的耳朵。
  她的手始终被谁握着,体温不高却抓得很紧,像是永远不会放开。
  一种她好孰悉的温度。
  是谁?
  她转醒终于睁开眼时,身旁早已空无一人。掌心很凉。
  在医院休养了将近一年,期间葛叶回到现场为她收拾了行李,问她除了个人物品外还有什么需要带回来。她的眼睛看向窗外,没有焦距,她明白自己再也无法踏入那个地方。
  缎夕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那个男人给的,一样都别拿。』
  据说前夫因为这件事丢掉工作,丢了他一直引以为豪的尊严;那么迫切想维持的形象在一夕之间瓦解,和他们的婚姻同样。录下的音档,成为离婚有力的证据,刀插进肉里的声音清晰可见。
  判刑的官司她没有去。离婚证明书放在她手上的那天,病房外的天空正下着雨。
  而她没有眼泪。
  『葛叶。』
  『嗯?』
  『我想回川都。』
  四周很静,她压抑着所有情绪,用尽力气才说出这句话。她想逃,迫切地想离开这里、这个不属于她而她被迫迁徙的地方,这样充满暗色的疼痛和伤口。
  儘管走了也不一定会好起来,但此时此刻她无法停留。
  葛叶看着她空洞的双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将伤口养好,然后去吧,回老家散散心。去你喜欢的地方走走,无聊了就打给我们,一定去找你玩。』
  缎夕看着葛叶,露出一个感激的笑。
  列车载着她驶向过去。
  她从森县一路向东,车轮辗过木製轨道发出的「喀拉喀拉」声在耳中放大。城市的景色慢慢偏移、减少,出了隧道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意生机。
  缎夕的脸倒在玻璃窗户上,彷彿能隔着这片晶莹感受风的声音、树叶的摇曳还有阳光的温度。
  以前在当教保员照顾孩子们时,清晨五点她会踏过这小小的街道,来到那有紫藤花盛开的大门,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没有人醒来的时光只有一人会坐在那木贴片的缘侧,用一双墨色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她。
  一年,三年,七年,直到她结婚离开。
  缎夕的指甲用力的插入掌心,直到痛觉被呼唤而生疼,她才松开,强迫自己不再想下去。
  停靠时她看见了熟悉的车站站牌。有点笨拙的提着行李厢,她下了车,雪纺的白色上衣被微风吹出了一些波痕。她有些茫然的从记忆中摸索旧路,想着如何出站。
  「小姐,需要帮忙吗?」站务员好心的上前。她摆了摆手,笑着点头。
  顺着记忆往从前家的方向前行。父母过世后她卖了房子,回到川都前在旧址附近租了便宜的老公寓。那一代的住户如果还没搬走,应该还有些她熟识的人在,住起来比较安心。
  川都到森县,森县到川都;只是两个小时的车程却跨越了她的未婚到已婚,已婚到离婚,还有她心中的秘密。这里有她所有的青春年华,也有强迫埋葬的不该有的感情。
  逃走,又逃来,总是逃但终究是躲不过的回来了。
  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呢?
  她坐在门口很久,起身时感觉贫血,顺手抹去了脸上的狼狈泪跡。手机在此时「嗡嗡」的响了两声,缎夕有点晕的打开萤幕,然后不自觉笑了。
  〔葛叶:抵达公寓了吧,记得去吃晚饭,然后拍照给我看免得你又耍赖。别忘了在医院不吃晚餐的罪刑,我这个人的优点就是记仇。〕
  缎夕看着内容,笑了起来。
  〔葛小姐,我记得你是会计师,不是检察官吧?知道了,我收拾一下行李出去吃饭。〕
  她发了一张贴图给葛叶,笑着将手机调成震动。这样一说,还真是有点怀念家乡味。
  视线转向放在旁边的行李箱,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一堆物品还有应该将房子打扫一下的事,她沉默了一会儿。
  ……还是先去吃饭吧。
  □
  「荒人久屋」是这一带的老牌居酒屋,橘黄光的灯笼点缀着温柔夜幕,有人进入店门时风铃会叮噹作响。
  营业前半小时,雨坠在休息室中换上工作服。黑色的衣衫遮挡住他精壮的线条,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打开了手机萤幕。
  画面停在简海上午传来的讯息。
  〔小暮老师,回川都了。傍晚会到。〕
  他没有回覆,只感觉心脏不断的跳动、加速,彷彿能在无人的室内听见心跳剧烈的声音。他抬手遮住了眼睛。
  幻想过很多次,她会回来。但当一切成为真实时,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日日夜夜辗转思念,在夜里有多么渴望对方的身影,成真时就有多么无助,感觉不真实。
  她还好吗?为什么回来?她会恨他吗?
  他们之间……
  浓烈的情感和罪恶感交织,雨坠走向洗手台,冲了一把脸。滴答的水珠顺着额头滑过清俊的脸庞、没入衣领,瞬间的寒冷使他清醒。看着镜中面无表情的人,面上情绪已经撤离,却压不住眼底的期盼和痛苦。
  教保园的园长为他介绍了这份工作。居酒屋老闆徵人并不介意年纪,只要一个料理还可以的助手。
  他没什么目标,只是盲目的追寻她的轨跡、影子,想着或许有天彼此的生命能够重叠。从外场到成为副厨,从初次见她到现在十八岁,之所以选择她喜欢的餐厅工作,也只是想离她近一点。
  年龄、身分、一切……哪怕她的心里从来没有他,他只是她的学生。
  「我好想你……」
  期待又感到苦涩,想靠近却应该远离。
  带着这样的想法,雨坠打开了居酒屋的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