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综合其它 > 夜色尚浅(同人,双重生H) > 更何况是宫二
  上官浅瞪大了眼睛,她的唇瓣像珊瑚一样红,比唇瓣更红的是眼尾,又媚又怯地:“什么。”
  他要是求饶,上官浅一定戏弄他作弄他,可他这样鼓励她,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很少有人鼓励她做什么,点竹从来不会,似乎她做得多好都是理所当然,所以也没有人会表扬她,她是一把杀人利器,从没人会觉得一柄利刃会有心。
  在他的目光下,她收起了那些尖刺,柔软的心露在外面,沉默又小心地挪了回去,重新坐在了他的脸上。
  他被解了穴,舌头更加自由地伸进来啊,在她的花穴里舔弄,她缩紧了屁股,咬着唇难耐地叫了一声,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一定是在骗她。
  他一定是在骗她。
  他不可能这么喜欢她,宫二不可能这么喜欢她!
  是为了利用她!
  一定是!!
  可他的眼神那么坦然,如有实质,戳进了她心里,她不知不觉地竟然真的相信,宫二是在全心全意喜欢她,没有谎言没有欺骗没有算计,不掺杂任何杂质地喜欢她。
  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她,她见过太多男人——大多都死在她手上——他们都喜欢她的表象,喜欢她温柔善良明媚阳光,喜欢她楚楚可怜柔弱无依,喜欢她表现出来的一切美好品质,其实她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她自己最清楚,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她,在看清楚她深陷泥潭腐烂阴暗的内心,看清楚她狠辣无情玩弄人心的手段之后,怎么会有人喜欢她。
  更何况是宫二。
  上一世她出卖了宫二,差点让他送了命。
  这一世她告诉宫二,她心属寒鸦柒,身子肮脏不堪,极尽所能地羞辱他,他明明都发了疯,就算在她濒死时心软片刻,只是说明他舍不得她死,他心里如何能没有芥蒂。
  他又如何能这样坦然地看着她,这样把舌头伸进她的花穴里取悦她,她算什么东西,天上的云被她踩在脚底下,不可亵玩的雪松为她低下高贵的头颅,他的舌头这样湿热,和他冷冰冰的样子完全不同,他嘬吻着她,明明他在下面,可他好像有主动权那样,掌握了这件事的节奏。
  她发出了好听的鼻音,看上去非常享受。
  他要得到浅浅,这声音以后谁也别想听到。
  宫二的舌尖顶在她敏感的地方碾动,她这样发情的娇媚样子,以后只能给他看。
  这本来就是他的新娘,早在她刚出生时便定好了的。
  她早就应该嫁给他,成为他一个人的。
  宫二不遗余力的舔舐吮吸很快让她忘记了谨慎怀疑,脑子一片空白地失神,茫然地坐在他脸上被他亲得呜咽啜泣,指甲抓着他的胳膊到达高潮,春水淅淅沥沥地喷在他的脸上。
  她轻喘着从他脸上挪开,看他的脸。
  像从他脸上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他其实不冷漠的时候,看人的眼神很勾魂,好像全天下,他看的东西最重要一样。
  她在这一刻很想告诉他,其实她一直喜欢的就是他,其实她也从未和别人做过这种事。
  但她很害怕,她怕她说出来的话没人信,她怕他的嘲笑鄙夷,怕他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她把她丢弃,她不想输得太难看了,她已经输过一次了。
  公子已经抛弃我了。
  还会再抛弃一次吗。
  作者有话说:
  代入浅浅写心理活动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哭哭。
  她真的很让人心疼。
  1W猪猪了再更一章,很开心,谢谢大家的喜欢。
  夜色尚浅真的是我最磕的cp,虽然不是唯一的。
  以前没写过cp文,第一次,之前的作话写了,结局那天我花了积分刷了个通宵实在是有些难受所以连夜开文写了几千字。
  和预计的有点出入大概2万字完结不了,所以可能会超出一些。
  宫子羽的身世还没讲。
  他们两个也没有完全坦露心迹。
  因为宫二狗不长嘴,打算再虐他几天。都是他活该的。没张嘴就会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