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都市言情 > 纵我描春 > 纵我描春 第17节
  她记得沈知言生日在年底,那现在满打满算其实也就大不了她几岁。
  人和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吗?
  ——
  白郁声在沈知言的书房也就待了一会儿,她这些年被白洪明教得有些保守,天色一暗,再和异性待在一个房间里她多少有些不自在。
  她抱着三花回了自己的房间,把小猫放到落地窗旁的猫爬架上,自己收拾了东西,去隔间的书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有了实质性的内容可写,白郁声的思路转得快,等到她一个板块写得差不多了,电脑屏幕下端的时间已经指向了凌晨,她这才起身活动了一番僵硬的躯干。
  她拿起手机,突然间想到了自己不久前发的那条微博。
  好像大家格外喜欢养猫这个话题,也就一天多一点的时间,下面评论就已经有了近千条。
  【鱼生家里养小猫了吗?】
  【有小猫的照片吗!好想看哎!】
  【带宠物关键词的东西都很贵!在买宠物用品的时候可以试试看搜平替!不要当冤大头啦!】
  ……
  白郁声随意翻了翻评论区,给一些有用的评论都点了赞,直到她看到了混在一堆评论中间的一个眼熟id。
  虽说微博账号经营到了现在她也收获了不少粉丝,但唯独这个叫gnehsuy.的粉丝陪了自己最久。
  【看主页。】
  白郁声一愣,她记得自己和这位朋友互关之后就没见对方发过什么东西,好奇之下她点了进去。
  他整个主页塞满了小猫有关的知识,从选品、配餐再到小猫生病等等,细致入微。
  置顶只有一句挺欠的话。
  【打个字的事,别太感动。】
  作者有话说:
  不仅误会隐婚还误会出轨:d
  merrychristmas!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呀!
  第13章 卡宴耳坠
  “嗡嗡——”
  白郁声半眯着眼睛,伸手去够床头柜上没什么眼力见儿一直震动的手机。
  手还举在半空,突然摸到一个温热柔软的小东西,她下意识揉了揉。
  “喵呜!”
  小猫晃着尾巴,一屁股坐在了白郁声的脸上。
  白郁声:……
  她艰难爬起身,把董事长一把禁锢在了怀里。
  来电显示:【舒意迟】
  她打了个哈欠,清了清嗓子,这才接起了电话。
  “声声,今晚八点,天悦湖北岸,你别忘了。”
  白郁声顿了顿。
  “什么东西?”
  舒意迟:“?”
  舒意迟:“秦大少的生日啊,之前给我们发过微信的,你不会忘了吧!”
  白郁声拧着眉,一边连上蓝牙耳机,一边在微信里找到秦衔山的聊天框。
  好像……
  一周之前。
  秦衔山:【下周小爷生日,天悦湖北岸,给我重视一下啊!】
  重视一下……
  她挠了挠头发。
  “哎,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舒意迟:“你注意着点时间吧,别像上次团建那会儿迟到了,秦大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行。”
  两个人有的没的又扯了一小会儿,董事长看上去被抱得不太舒服了,咧着嘴巴哈了一声。
  “嗯?你那什么声音?”
  白郁声放开了对小猫的束缚,让小猫给跳了出去。
  “没什么,在看小猫视频呢,我起床收拾一下,晚上见吧。”
  “好吧,再提一嘴,别迟到了啊。”
  “嗯。”
  电话挂断。
  这间房间的窗帘完全不透光,室内依旧昏暗,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
  早上八点半。
  不算晚。
  “沈猫猫,开窗!”
  “好的主人。”
  小猫也极其配合地喵了一声。
  白郁声捂着嘴笑了两声。
  她昨晚研究了一下这套智能家居,顺便把原来的口令改了改。
  嗯,叫沈知言在外头拽得和什么似的……
  电动窗帘缓缓拉开,夏日早晨的光束落了进来,铺了一地悦动的树影。
  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她从衣柜里找到自己带来的唯一一件礼裙,浅蓝色的吊带包臀鱼尾裙,又翻出来一件白色蕾丝羊绒披肩,蓝白碰撞,在床上铺展开来。
  这会儿还早,她也不着急,先扯了套t恤短裤,抱着猫往庭院处跑了过去。
  她还没掌握沈知言每天的行程安排,便只好从他的卧室找起。
  沈知言的卧室在正厅的西边,和白郁声的房间只隔着一条石板小路,外饰是和白郁声那间差不多的装潢。
  白郁声摸到房间门口,轻轻叩了叩。
  没人。
  她垂头,和自己怀里的小猫大眼瞪小眼。
  “哎,董事长,这会儿沈知言一般会在哪啊?”
  小猫晃了晃尾巴,喵了一声,从她手臂上跳了下去,往院子的另一面跑。
  白郁声有些稀奇。
  难不成这小家伙还真能听得懂人说的话吗?
  她跟在董事长身后,亦步亦趋。
  路边栽着塔形柏树,围墙外探头进来的那棵大概是桃树,还有许多白郁声叫不上名字的植物,风越过树梢,叶与叶之间窸窸簌簌作响。
  最后小猫在一间屋子前停下,转头又朝着白郁声喊了一声。
  这里不是……
  白郁声抬脚,打开了屋门。
  她低头和董事长对视了一眼,认命般地走了进去。
  几个月大的猫猫有什么坏心思呢?
  它只是饿了罢了。
  小猫带她来的地方是四合院的厨房,
  gnehsuy.昨天给她看的首页里有不少关于小猫配餐的知识,小猫每个成长阶段都列得清清楚楚。
  再加上沈知言昨天带着她在院子里大概逛了逛,宠物用品的摆放位置也讲解得十分细致。
  给小猫配好餐,照着沈知言的样子给它套好饭兜围脖,她抱着脑袋坐在中岛台上开始欣赏小猫吃播。
  谁能想到,前几天她还智能捧着手机看宠物博主发的沉浸式猫狗吃播,这会儿她就能直接在现场看了!
  小三花看上去斯斯文文,但吃起饭来的速度并不慢,看着碗里的肉一点一点变少,白郁声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自豪感。
  小猫吃到一半的时候白郁声身后的厨房门被打开,她下意识转头往后看了一眼。
  沈知言从门口走了进来,今天他一改前几天的t恤运动裤,换上了衬衫与西装裤,身姿周正,少了之前那股子慵懒劲,好像前几次白郁声在酒吧会所碰见的那个样子,冷矜贵气,骨子里却还是不羁。
  沈知言似乎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厨房里有人,他微微抬头,视线落到了白郁声身上。
  如羽毛轻拂。
  他骨相硬朗,周身的气质偏冷,像是七月的烈阳都捂不暖的万年冰。
  白郁声回过神。
  “你今天要出门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