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都市言情 > 纵我描春 > 纵我描春 第43节
  白朔行踏下阶梯,站在别墅门廊下最后看了白郁声一眼。
  “其他人都随你,沈知言不行,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起身坐上了自己的商务车里。
  汽车启动,留下一地尾气,混着盛夏灼热的温度,白郁声只觉得自己露在外面的小腿已经可以烘烤出炉了。
  什么叫其他人都随自己,就沈知言不行?
  就因为沈知言抢了宝石又卖画吗?
  白郁声气鼓鼓地将别墅大门给关上,回到室内的空调风底下一边吹凉一边大骂白朔行。
  这是仇富!这绝对是仇富心理!
  ——
  盛夏的港市气温直逼三十五度,空气在艳阳下被炙烤得开始变形,周围的景物在晃动的空气中跃动,光是在太阳底下多站一会儿,整个人都会被晒得昏昏沉沉的。
  港市的高楼鳞次栉比,与临夏不同,港市市区的道路两旁没有那么多参天巨木,光线被高楼切成一块一块,排列在柏油马路上,像是钢琴上黑白分明的琴键。
  街上许多赶着上班的路人行色匆匆匆匆,也不乏许多撑着遮阳伞慢悠悠逛街的游客。
  沈知言一身正式的西装外套,显得与周围休闲娱乐的路人装扮格格不入,从头到脚收拾地一丝不苟,就连头发丝都翘着精致的弧度,优越的骨相与外貌惹得周围的年轻小姑娘不住地往他这个方向偷瞄着。
  “啧,真不是我说啊,这大热天的你还穿得这么人模狗样的,知道的你是来这边买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这儿招蜂引蝶、拈花惹草呢。”
  云易白穿着一身经典沙滩游客款式的花色衬衫与配套花色沙滩裤,脑门上还别着一个爱心形状的墨镜。
  “要说招蜂引蝶,你这身并不比我逊色,甚至还是你略胜一筹。”
  他眼睁睁看着沈知言用着一种看弱智的表情看了一眼自己,继而十分不忍地扭过了头。
  云易白:……
  “想怎样?靚仔啊靚仔。”
  他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自己脖子上的那条小金链子。
  “谁和你说靚仔必须就是这个样子了,你去街上走一圈看人揍不揍你就完事了。”
  沈知言抬脚跨上了在路口停稳的商务保姆车,还没等云易白反应过来,就摁下了关门的电动按钮。
  “杨叔,直接走吧,不用管他。”
  云易白:?
  他没想到沈知言还来真的,他眼睁睁看着商务车的车门渐渐在自己眼前合上,最后扬长而去。
  “靠!沈知言你别太荒谬!”
  ——
  商务保姆车在港市街道绕了几圈,最后一头扎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停在了一家极其不显眼的店铺门前。
  小巷子对面就是居民区,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小市民的生存空间被不断挤压,看上去一排平平无奇的公寓楼里可能住了不下百来户人家,藏匿在一街相隔的高楼大厦中间,极其微不足道。
  沈知言抿着薄唇,视线掠过搭设在居民楼外面的杂乱电线,往身后的建筑里走了进去。
  建筑外面看上去确实有点老破小,屋子内部却别有洞天。
  屋里冷气开得很足,乍一进来感觉十分舒服,再多呆一会儿就感到有些冻人。
  店铺的主人直接打通了一整栋屋子,陈设了不少精致的旗袍面料,按照花色与布料工艺品级,一层层排列妥当。
  前台坐着一个枕着手臂睡觉的小姑娘,听到门口几声清脆的风铃响,这才慌乱地起身招待。
  “您好先生,请问有预约吗?”
  沈知言从西装外套的内侧胸袋里摸出了一张烫金工艺的名片,递给了前台的小女孩。
  名片上只印了梅席南三个烫金毛笔字。
  “我来拿梅老师傅的定制成衣。”
  前台的小姑娘接过他手中的名片,小心翼翼地抬头瞄了一眼男人的脸。
  找不出任何一处可以挑剔的地方,就连面中那点看似是瑕疵的红痣,点缀在他的脸上却也好像锦上添花,更不用说他额上的那束美人尖。
  骨相凌厉却不刻薄,眼型明明是略微细长的含情眼,可眼中却好似一汪幽静的泉眼,没有夹杂任何多余的情感。
  小姑娘骤然与沈知言淡如琥珀的眸子对上视线,有些慌乱地将脑袋垂了下来,将名片递了回去。
  “沈先生是吗?”
  “嗯。”
  “梅老先生已经在楼上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
  二楼远没有一楼布置得那么精致,裁下来的布匹边角料用几个箱子随意地装着,量衣皮尺杂乱地从墙架子上垂落,人从边上走过带起的微风捎着这些皮尺轻微晃动。
  朝北方向摆着几具红木人形模特,旗袍成衣依旧按照花色与工艺品级排列,还未上身,就足见这些旗袍婀娜款款的曲线。
  “沈先生,梅师傅在内阁,您直接进去就行。”
  小姑娘帮沈知言把门给推开,欠了欠身,转身下了楼。
  朝南的屋子里只开了半边的帘子,午后的太阳毒辣,纵使开了冷气,屋内的阳光依旧灼人。
  屋内的收音机里咿咿呀呀放着粤曲《穆桂英招亲》,飘窗边上坐着个白发矍铄的老人,单手支着一支石楠木烟斗,半阖着眼,晃着脑袋跟着收音机里哼哼。
  听到门外的动静,他咂了口烟,抬头看了过来。
  “哟,能让你亲自跑一趟可不简单啊。”老人从摇椅上站起身,背着手往里间走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木雕箱子,表面刻着几朵栩栩如生的白山茶。
  箱子里齐齐整整码着一件做工精良的双圆襟无心绿旗袍。
  山河松涛点缀,中间辅以鎏金云彩暗纹,细节处用特殊刺绣工艺绣着几片竹叶样式,在光彩下浮光悦动。
  “你定的东西,确实有点难住我这个小老头了。”
  沈知言接过白山茶木箱,向老人鞠了一躬。
  “麻烦老先生了。”
  老人乐呵呵笑了两声,“麻烦算不上,能以你画入我衣裳,也是我的荣幸。”
  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走回飘窗旁的木头摇椅,继续哼唱起小曲来。
  “这还是你头一次向我定制旗袍,还是这样的特殊制式,这是定下来就是那个姑娘了?”
  沈知言勾了勾唇角。
  “早就定下来了,这不是之前见不着面,所以也也定不了旗袍么。”
  梅席南嗤笑了一声,抄起边上的烟斗敲了过去。
  “把我闺女喊去临夏,就为了给那姑娘做量尺寸这档子事,你算盘敲得我隔着大半个中国都听见了啊。”
  沈知言将白山茶木雕箱子合上,旗袍绚丽的纹彩消失在木匣子下。
  “这还真不是我敲的算盘,就算梅书瑶不在临夏,我也总有一天能给人带到您面前来让您亲自量量。”
  作者有话说:
  后面还有一更!不要漏啦~
  第33章 老式影院(二更)
  从梅席南的旗袍定制店铺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尚早,时钟也不过堪堪走过五点整,居民区的老巷子不管什么时候都热闹得打紧,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自前面的住宅区传响,屋后弥漫着裹挟着饭菜鲜香的烟火味。
  沈知言刚提着白山茶木箱坐进商务车,转眼遍看见了从巷子口气喘吁吁跑过来的云易白。
  他一把摁住了即将关闭的电动门,撑在了门边上。
  也不知道他穿着这个样子在港市的大街小巷上跑了多久,脖子前后全是湿哒哒的汗珠,额角的汗水顺着面部轮廓曲线,一路向下,悬挂到睫毛上,惹得他连连眨眼。
  丝毫没有所谓北城豪门世家公子哥的样子。
  也失去了靚仔的风度。
  整个人狼狈得活像一只在倾盆大雨中无援的流浪狗。
  他单手叉腰,支着自己跑岔气的部位深呼吸做着缓冲,估计是在大太阳底下跑了太久,云易白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连一句骂人的骚话都说不出口。
  但就算这样了,他依旧身残志坚,扯着嗓子也得把沈知言从头到脚都骂上一遍。
  “沈……沈知言……小爷我的嗓子都快冒烟了,小爷我第一次来港市,你就给我丢大马路上,得亏你丢的人是我,要是换做别人……你就别想要这个朋友了……”
  云易白一边喘着气,一边斜斜地往车上靠。
  还没等他整个人都靠上去,先沾上车门的肩膀处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烧感。
  他扭曲着身子,结结实实地栽到了沈知言的跟前,就差磕个脑袋拜个年了。
  在太阳底下挨了大半天直射阳光的金属钢板此刻温度滚烫,云易白那件极薄的花衬衫根本没有办法起到缓冲的作用,肩膀上那片细皮嫩肉直直地贴到铁板上,实打实地挨了一下烫。
  沈知言:……
  “不知道打个车或者坐个地铁吗?”
  就这还少爷呢,这不傻逼吗?
  云易白:?
  “杨叔,直接……”
  “你闭嘴沈知言!再不载小爷小心我和你翻脸!”
  ——
  最后沈知言依旧选择了妥协,让云易白上了车。
  杨叔之前一直跟着沈行之,做了十几年的司机,车技自然是没话说,不管是转弯还是掉头,都操作得四平八稳,就算沈知言在后排端着一杯咖啡,他都能保证那杯子中不滴出一滴咖啡液,更别说那些急刹或者猛然加速的情况。
  云易白跑了一下午,这会儿在平稳的车厢里坐得正舒服,困倦侵袭着大脑,他支着下巴,耷拉着眼皮,漫不经心地往车窗外看去。
  正好遇上路口红绿灯,车辆稳稳当当在路中央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