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都市言情 > 纵我描春 > 纵我描春 第50节
  “一首儿歌。”
  他轻咳了一声,声音有些不自然。
  “还会唱粤语儿歌呢?唱得挺不错啊。”
  沈知言:……
  他怎么感觉白郁声这句话说得就好像是混迹于风月场的浪荡公子哥调戏歌女似的。
  沈知言:“刚刚新学的,睡不睡?不睡我挂了。”
  “行行行,我睡。”
  白郁声实在忍不住,哧哧地笑出了声。
  ——
  白郁声早上是被自己手机里的动静给吵醒的。
  扬声器里传来一阵水流的哗哗声,她半眯着眼睛,伸手去摸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手机。
  好不容易在枕头边上摸索到了,屏幕亮起,入眼依旧是自己与沈知言的通话界面。
  时长:【9:56:28】
  一晚上没挂。
  她轻轻叩了叩手机屏幕,早上起床还没有缓过神来,嗓音有些嘶哑,她尝试喊了一声沈知言的名字。
  对面的水流声停止。
  “我在。”
  白郁声打开床头灯,起身迷迷蒙蒙地朝浴室走去。
  “怎么连了一个晚上,你昨晚没关吗?”
  沈知言似乎已经洗漱完毕,话筒里的声音从哗哗的水流声变成了换衣服的窸簌轻响。
  “噢,睡着忘记关了。”
  语气轻飘飘的,好像彻夜连麦并不是一件值得在意的事情。
  “那我现在关了?”
  对面懒洋洋地嗯了一声,“慢慢来,半小时后出门,带你下楼吃早饭。”
  白郁声的脑袋还没有转过弯,迷迷糊糊就应了下来,等到手机息屏,薄荷味的牙膏在口腔中化开,她这才反应过来。
  下楼吃早饭?
  什么意思?
  他也在这家酒店吗?
  她灌了一口清水,将口中的泡沫给洗漱干净,
  ——
  虽然白郁声已经有了沈知言这会儿正在这家酒店的猜想,但等到她推开门的时候看见沈知言从对面房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十分意外。
  “你怎么也住在这里?”
  沈知言倒是没有扯一些其他理由,承认得大大方方坦坦荡荡。
  “故意的。”
  他关好房门,走到白郁声身边,极其顺手地将她后面翘起的领子给翻了回来,接着手掌顺着她的手臂下滑。
  最开始是小拇指的碰撞,就像小孩玩拉钩似的,两个人的小拇指轻轻勾在了一起,在意识到白郁声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的时候,沈知言手上用了力气,手指从她的指尖穿梭而入,紧紧扣住了她的手掌,变成完全十指相扣的样子。
  全程没有给白郁声任何反应的机会,顺滑又令人猝不及防。
  两个人在一楼的餐厅照了个地方坐下,酒店的早餐供应采取的是自助形式,白郁声只拿了一个面包与一份不加酱的沙拉,再配上一杯甜牛奶。
  她一边叉着蔬菜沙拉,一边没话找话,“还没问你怎么在港市呢。”
  沈知言敲开了一个白煮蛋,慢条斯理地剥着蛋壳。
  “来这边有点事情,不过已经结束了,你呢?”
  两个人客气得就好像小学英语课本里面迈克和艾米的对话。
  “啊,原来是这样,我来这里玩几天。”
  “和宋允一起吗?”
  啊……
  他看到了吗?
  “嗯,我们打小就这样,经常一块旅游。”
  她感觉有些别扭。
  怎么说,好像是自己和其他男人单独出游被抓包似的。
  谈个恋爱还反倒小心翼翼起来了。
  沈知言见她吃着吃着,又开始不自觉开始绞着手指把玩了起来。
  估计是小姑娘误会他乱吃飞醋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明明看上去是性格跳脱鲜明的女孩,心思却极其细腻,无时不刻都在考虑别人的感受,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之后依旧没怎么变过。
  他轻笑了一声,把剥好的白煮蛋递给了坐在对面安安静静吃着面包的小姑娘。
  “那你这回要不要试试看,和我私奔?”
  作者有话说:
  明晚的更新有配套小番外,到时候会放在wb~
  提前提醒一下,大家别忘了呀!
  第39章 猫猫吃瘪
  宋允深知白郁声的尿性,非必要不早起,起床气也不是一般的严重。
  他干瞪着眼,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躺倒上午十点半,这才起身跑去隔壁敲白郁声的门。
  但是没有人应声。
  宋允抱着自己的手臂,脸上支着一副墨镜,斜靠在白郁声房间门口,脚上套着一双人字拖,脚拇指不自觉地扣着地。
  他打开自己手机备忘录里的旅游攻略手册,每天的行程安排其实并不满,但是宋允见不得自己的计划被打乱,他看了一眼今天的安排,退出了手机备忘录界面,打开微信给白郁声打了个电话过去。
  “叮咚——”
  走廊正中间的电梯应声打开,令宋允有些头疼的玛卡巴卡语音通话铃声由远及近,从背后响起。
  他愣了一下,转身往身后看去。
  “找我呢?”
  白郁声捏着自己的手机,从走廊那头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身后跟着个沈知言。
  他了然,重新举起自己的手机,沉默地将自己手机备忘录里的原定计划给删除,将另一个备用的单人游玩攻略给翻了出来。
  “你不用说了,我都了解,我自己也能玩得很好……”
  他一边絮絮叨叨着,一边埋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
  白郁声仰着脑袋看了一眼沈知言,视线顺着他高挺的鼻梁下滑,落在他的唇上流连,最后正了正神色,小拇指偷偷从身后溜过去,牵住了他的小指,最后整个人凑了上去,勾下他的脑袋,用着气声在他耳边说着小话。
  “对不起呀,先答应宋允陪他一起玩的。”
  还在向刚刚沈知言在餐厅里面猝然提出的“私奔”而感到抱歉。
  小姑娘温热湿润的呼吸尽数喷洒在自己的耳侧,沈知言微微偏过头,嘴角挂了笑,他抬手揉了揉白郁声的脑袋,声调温柔,如冰泉消融。
  “都说了,小狗宝宝永远不需要向我道歉,你可以是自由肆意的,和我谈恋爱用不着那么拘束。”
  他直起身,用没有被白郁声牵住的那只手搭到她的脑后,防止她因为长时间仰头而感到脊柱不适。
  “再说了,这件事是我唐突了,就算要道歉也不应该是你。”
  白郁声舔了舔嘴角,尝到了沾在嘴上没有被完全擦干净的牛奶香,糖似乎放太多了,尝上去有点过甜了。
  宋允原本想直接回自己的房间,可那两个颇碍事的人好巧不巧就挡在自己的房间门前你侬我侬,那是一点余地都不给他留,实在没有办法,他从自己的休闲裤裤带里摸出蓝牙耳机,开了降噪模式,头支着边上的墙壁闭眼打盹。
  眼不见为净。
  也不知道是有段时间没充电了还是怎么样,这次耳机里的声音格外小,小到旁边那俩在说些什么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走廊里的空调明明没有打太冷,但平白无故地,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实在忍不住了,举起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学着综艺节目里的嘉宾一样绞了绞自己并不存在的马尾,充分发挥了一次演员的基本功底,做作得要命。
  “youknow,我有时候常觉得说我好像就是个隐形人。”
  白郁声瞄了他一眼,吐了吐舌头,从宋允房间门口让开,给他留了一条进门的空间。
  “行了啊,戏别这么多,你先收拾一下,等我五六分钟。”
  “行,算你还有点良心。”
  ——
  虽说白郁声放出的话是五六分钟,但最后宋允还是把自己关在房间中整整一个小时之后才收到白郁声的准信,他半垂着脑袋,显然是刚刚从浅眠的状态中挣扎出来,手机界面亮着白郁声的来电提示,宋允头一次不太想遵循自己精心规划的旅游攻略,把手机往远处的沙发上砸。
  电话铃坚持不懈响到了第十遍,他有些狂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发顶,低低骂了一声,颇有些无奈地往沙发前走了两步,将电话接通。
  和宋允同样境遇的还有倒霉蛋云易白。
  只不过这会儿他比宋允爽一点。
  他两脚杠在客厅的茶几上,一脸戏谑地看着莫名其妙消失一整晚结果这会儿灰溜溜跑回来的沈知言。
  “哟,这不是昨晚得瑟得要命的沈知言吗?是那个说要给自己放假陪女朋友旅游提前把兄弟遣返的沈知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