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都市言情 > 纵我描春 > 纵我描春 第79节
  他低低抽了一口气,就听见身后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女孩矮着身子,从他抬起的手肘下钻了进来,刚好能够填满他与洗漱台之间的空隙,两个人紧密相贴,不留一丝空隙。
  “疼吗?”
  白郁声没有接过他手上的棉签,反而是握着他的手,将棉签摁在伤口处,轻轻擦了一下,白郁声的皮肤白皙细腻,沈知言的肤色则有些偏深,明暗在交叠的手上碰撞,像被打翻的调色盘。
  “有点。”
  “活该。”
  两个人就靠在洗漱台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好一会儿,女孩的体温好像在冬天热不起来似的,明明室内开着恒温二十六度的空调,可她的指尖依旧冰凉,覆盖在沈知言温热的手指上,惹得他喉间一阵发痒,掌心都冒了一层汗。
  “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慈善拍卖会那天晚上,你就是这样把我给堵在卫生间上药的。”
  “嗯。”
  沈知言拖着尾音,调子微微上扬,沾了点金属质地的性感,配合着浴室的混音,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像一只巨型猫咪,闻言他下意识往白郁声的腿上看去,长裙盖在膝盖上,看不见之前的伤口恢复得怎么样,有没有留下什么疤痕。
  “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蓄谋已久了吧!对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能亲我了。”
  男人挑着半边的眉毛,加上他脸上的这点痕迹,整个人痞气得要命。
  “为什么?”
  “抹了药,防止你伤口裂开。”
  沈知言盯着她一双清凌凌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微微弓身,托着白郁声的屁股,将人放到了洗漱台上,“真的吗?”
  “嗯,你抱我上来也没用……唔唔!”
  眼前男人的面孔瞬间放大,熟悉的红酒淡香混着一股浓烈的碘酒涩感,在鼻腔里横冲直撞,有什么撬开了她的齿缝,长驱直入。
  白郁声永远拒绝不了沈知言的吻,不管是轻柔温和的,还是像这样的热烈张扬的,她没能挣扎多久,干脆直接软在沈知言的怀中,去回应他的吻。
  但沈知言就好像玩似的,等到白郁声愿意主动了,他往后退了一步,分开了这个吻。
  “不是说不亲吗?”
  他一手勾着白郁声落在耳边的碎发,另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嘴角的碘酒又被蹭了个干净,露出里面粉红的伤口来,低醇的嗓音连带着气声,听得小姑娘耳根子都开始发麻。
  “你耍赖……”
  白郁声实在有些受不住这个样子的沈知言,她攥着男人的衣领,却发现他的衣领处就像被人捏着狠狠搓了一顿似的,凌乱不堪。
  不用想都知道又是白朔行搞的鬼。
  她心里有股异样腾升,就好像之前在慈善拍卖会会场被沈知言关在所有人都有可能进入的洗漱室的那一天似的。
  白朔行存在的痕迹昭昭,可他们两个却在隐秘的空间里互相给对方擦拭着伤口。
  她从旁边重新拿起装碘伏的药瓶,抽了一根面前,伸进去轻轻蘸了两下,褐色的药水从原本纯白的棉签顶端一直往上渗透,等到确保棉签的每一丝棉花都沾上了碘伏,这才抬起手,重新将棉签印到了沈知言的伤口处。
  一如之前在拍卖会现场那会人一样。
  “这回是真的不能再亲了!”
  作者有话说:
  最近开学期末考啦,大概要下下周才能彻底安定下来,不出意外是日更,实在写不及了会请假并且补偿红包!感谢大家追更~
  第66章 悄悄长大
  在白郁声与沈知言两个人在浴室缠绵的同一时间,白朔行双手抱臂呆坐在窗前的沙发上,脸上没什么表情,酒店微弱的地灯暖光打在他凌厉冷硬的下颌线上,有些不近人情的骨感。
  他没带行李,再加上并没有在北城发展过,身边连个能够帮忙购置基础生活用品的助理都没有,人生地不熟,这家酒店的位置又远离市中心商圈,唯一的妹妹……
  白朔行颇有些不耐烦地将自己的手机往身后的床上丢,屏幕上还亮着他十分钟之前给白郁声发的短信,这才下午六点多,放在平时她没理由不回消息,能让白郁声放下手机的,也就只有和沈知言腻歪在一起这一种可能了。
  一个人从沪市到北城,没有换洗衣物,没有能够用来工作的笔记本,没有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没有唯一的妹妹……
  什么都没有。
  他妈的这辈子就没有那么狼狈过。
  “叩叩。”
  玄关的入户大门被敲响,顶层套房的隔音效果还算不错,但也挡不住白郁声扯着嗓子叫唤。
  他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拖着步子去玄关处开门。
  “干什么。”
  白郁声也没有想到白朔行一声不响就给自己开了门,敲门的拳头没收住,朝着白朔行的脸直直挥了过去。
  “靠!白郁声你想死吗?”白朔行捂着自己的鼻子,因着惯性往门后退了两步,虽然白郁声没用太大的劲,但毕竟是脆弱的鼻梁,白朔行只感到一阵生疼,“下午我打了你对象你这会儿就迫不及待报复回来是吧!”
  白郁声讪讪地盯着自己挥出去的拳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眨巴了两下,闻言刚到嘴边的抱歉就吞了回去,她收回自己的手,背在身后蹭了蹭。
  “你说是就是吧。”
  “你什么态度?”
  女孩抽了抽鼻子,“你什么态度,我就什么态度。”
  “嘿……”
  沈知言原本就站在边上看着兄妹两个人拌嘴,直到见着白朔行有些绷不住要出手收拾白郁声的时候他这才象征性地伸出了手,挡在这对兄妹中间。
  “今天声声生日,我们打算出门庆祝一下……”他话说到一半,犹豫了一会儿,食指指节抵在下巴上,做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手势,“哥……您要不要一起?”
  白朔行:……
  他扯了扯嘴角,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撸下原本挽在手肘处的衬衫,掩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虽然脸色依旧难看得要命,但心下却扬起了一整暗爽。
  又尬又爽。
  抢了自己八个亿的钻石又怎么样?该喊哥的时候还不是得喊哥。
  只是不知道这小子回去之后到底是给自己嘴边的伤口抹药还是抹唇彩,怎么嘴唇红得有些不太自然……
  白郁声也是……
  两个男人都是锋芒毕露的天之骄子,在各自的行业里熠熠生辉,针锋相对的时候隔着大老远都能感受到凝固起来的气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知言妥协的那一声“哥”,两个人之间的氛围缓和了不少,至少面对面的时候都少了滋滋冒烟的电火花。
  “一起啊,不一起就看着你们俩在外面乱来吗?你以为我那么大老远从沪市跑到北城来是干什么的?”
  ——
  虽然前一天晚上沈知言已经在酒店给白郁声定了个包厢过生日,但并没有因为已经提前庆祝过生日,第二天就敷衍了事,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第二天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提前预定好的餐厅也是按照双人烛光晚餐给布置的,。
  所以等到白郁声与沈知言面对面在装饰精致的椅子上落座,但白朔行在一旁只能坐餐厅临时调来的普通套布椅子的时候,整个场面就有些微妙。
  什么都是临时拼凑出来的,就连上的菜也是成双成对配套的,白朔行那一份是后厨另外赶制出来的单人餐,对比他们两个的来说就显得寒酸了许多。
  这次订的并不是包厢,而是在餐厅大堂的靠窗最佳风景位,本来就招摇得很,白朔行往这边一坐,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在陌生人眼里就好像白郁声脚踏两条船,偏偏这两条船还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吃饭。
  白朔行吃了两口就没了胃口,主要不是他不想吃饭,从中午到晚上,奔波了那么久的时间,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差不多该饿了,只是白郁声与沈知言两个人实在碍眼,但其实有他坐在边上他俩也没做什么事情,规规矩矩吃着饭,没有其他情侣一样腻味,偏偏白朔行自己也说不出来他们俩到底什么地方碍着他了,就是无端倒胃口。
  “哥,你不吃了吗?”
  白郁声嚼着沈知言刚给自己切好的牛排,半边脸颊被满当当的肉给股了起来,嘴角还沾着一点黑胡椒酱。
  “嗯,不饿。”
  他有些迟钝地抬手,对着白郁声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让她擦擦嘴角。
  一只手却从他的视线中大刺刺地穿了进来,指尖捏着一张纸巾,轻柔地帮白郁声嘴角地黑胡椒酱给擦了个干净。
  白朔行沉默了好一会儿,有些无语,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倒胃口了。
  他就是纯纯作,要答应他们两个出来陪白郁声过生日,甚至他人生第一次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些怀疑,为了这个吃里扒外的小白眼狼从沪市跑到北城来真的有必要么……
  平心而论,就沈知言对于今天网络上爆发的谣言的反应程度来看,他作为交往对象来说确实是够格的,再者两家知根知底,将白郁声叫给沈知言,总比交给其他任何人来得安心。
  只是实在有些不甘心,白朔行自知自己与白洪明对待白郁声确实没有用对方法,自从苏蕙走了之后没有人知道要怎么样照顾这样小的一个小女孩,真就一个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与白洪明一样,越害怕自己对白郁声不够好,就越不敢与她相处,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越离越远。
  又或许是国人骨子里的情感内敛,越是在亲近的人就越不敢表达自己的情感。
  像沈知言这样子毫无保留的爱,也许正是白郁声所欠缺与需要的。
  他又象征性地动了一下自己面前的饭菜,偶尔应两声白郁声闲聊的话题,餐厅里的纯音乐铺垫在人声之下,静谧又安详。
  他突然觉着,好像大老远跑到北城来一趟好像也挺值当的。
  哦,就是这个开放餐厅里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实在有些烦人,声音大得他听得一清二楚。
  ——
  三个人本来出发的时间就晚,白郁声吃饭速度又是出了名的慢,等到她把最后一口意面卷了个干净,餐厅里差不多也没什么人了。
  要不然怎么说这个位置是整个餐厅最好的呢,写字楼的万千灯火点缀在窗外,车水马龙,点亮一路繁华,北城的每一寸土地,都承载着一份诚挚与纯粹的梦想。
  白朔行也从来没有设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和白郁声以及她的男朋友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张桌子上,甚至桌子正中间还点燃着暧昧的心形烛火。
  他莫名其妙地轻笑了一声,惹得白郁声有些震惊地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一脸“自己这位哥哥是不是大受刺激脑子不正常了?”
  “怎么了?我脸上又沾着东西吗?”
  “少废话,吃完没有。”
  哦。
  白郁声转过脸,本来想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湿巾擦一下手,但是自己那一块早就沾满了酱汁,她极其顺手地往前一捞,把沈知言的那一块给抓了过来,脸上尽是了然。
  自己这位哥哥应该是真的受不了这台爱心蜡烛塔了。
  “吃完了。”
  “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白郁声坐在椅子上,乖巧点头,“不过回酒店之前我们要不要去一趟商场?”
  白朔行指尖摩梭着自己的车钥匙,人却在走神,没有听清楚白郁声说的话,随便“嗯”了一声。
  “你不是来北城什么东西都没带吗?换洗的衣服也还是要的吧,然后就是……”
  白朔行这才回过了神,意识到白郁声在说些什么。
  “算了,沪市那边我不能离开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