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综合其它 > [快穿]壞女人 > 第45章趨炎附勢的Beta3
  江若离这时候自然会乐于助人,腾出另一隻手抹了下金啟穴里流出来的‘润滑剂’,握住了那梆硬的肉棒,慢慢上下套弄起来。
  刚刚成年的身体敏感异常,金啟的身上都快和他的龟头一样变成粉红色,腹部的人鱼线跟着呼吸起伏,遮住脸也藏不住太多情绪。
  “握住它再动一动...”
  金啟一边催眠自己这绝对不丢人一边配合,可室友的手部动作实在是有点慢,像是故意要卡住在爽点,他脸上的潮红一半是情动一半急躁,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再快点...”
  “...是你说要帮我的”
  “可是我手弄得好酸,不如...”
  江若离已经想直接吃下这颗多汁獼猴桃,说着就伸出舌头舔了舔粉色蘑菇头,准备脱掉自己的开衫和吊带裙。
  “哈唔...你...!!——”
  “?这么快”
  原本火热的气氛,原本顺畅的进度直接就被按下了暂停,金啟一直用手臂捂着眼,毫无心理准备和经验,被软软的舌尖蹭一下马眼居然就射了出来。
  “你说什么!?...刚才只是个意外!意外!!”
  金啟不再挡着脸,眼睛因为激动睁得老大,双手圈住了江若离,愤愤不平对着她大声喊道,下身刚刚射过的阴茎确实很争气,证明主人没有说谎,微垂了几秒就又雄赳赳挺着,硬度依旧硌人。
  “是么,那再试试?”江若离被肉棒抵着小腹,舔了舔自己手上沾到的体液,“互相检查一下。”
  金啟又不说话了,吞嚥了一口唾液,看向江若离露出来的锁骨,低头咬了上去,倒是没太用力,混合着吮吸,很快就在肌肤上印出了一道红痕。
  听到江若离轻声的肯定后,他开始往下亲吻,还试图用牙齿和舌头解开外套,除了让自己的口水多流了一点外毫无作用。
  金啟只想快点检查裸体,也不解纽扣了,乾脆动手扯开领子。
  “嘶...你当这是丝袜一扯就破呢...”
  江若离实在看不下去,打了一下金啟的手背,自己开始解冰丝开衫上的三粒扣,金啟眼巴巴搂住人的腰等得着急,肉棒还贴身蹭来蹭去,甬道流出的液体流到大腿根,弄溼了自己也弄溼了江若离的长裙。
  轻薄的开衫解开只挡住了手臂,金啟虽然不会用嘴解纽扣,但拉开背后拉鍊的速度倒是很快,裙子还掛在江若离腰间,他就迫不及待含住了乳首,叫那乳尖和自己一样凸起。
  只是他另一隻手摸索下去时,突然顿住,再往下打量一眼后,金啟一瞬间甚至有些受伤:“你不会是性冷淡吧?怎么还没有硬...还是...”
  就算她是小了点勃起也应该看得出来啊,我难道真有这么糟糕让人提不起兴趣...,金啟彷彿被泼了一盆冷水,手就这么在江若离的小腹停住了。
  人的猜测总是基于自己的认知,原谅金啟对于返祖现象只是有所听闻,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室友缺失零件这种可能。
  “啊,你还不知道,”江若离才想起来自己属于‘残疾’,她平时喜好裙装,没有不自在刻意遮掩,太过坦荡,反而没人发现她的不同,“我这里根本——”
  浴室的门锁动了起来,幸好反锁着没有被直接开啟,可这动静还是打断了江若离的话,浴室的隔音效果好到让他们都没有听到有人进宿舍的声音。
  宋洛冰和人打完游戏回来想洗个澡,有些匆忙,想起聚餐后就走人的金啟猜测着,贴近浴室门问道:“抱歉,没注意到锁了,金啟是你吗?”
  金啟听到这话拳头突然也硬了,想揍人,为什么宋洛冰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回来,晚五分鐘也...他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形,认为晚几个小时才更好。
  江若离用手指划过金啟的喉结,压低了声音说道:“回他话,还是说你想...让他也加入?”
  “是我!别敲!离远点,我在上大号!!”金啟当即中气十足地衝门外大喊,恨不得用音波把人震到十万八千里开外。
  “行了,那你快点,我等着。”
  确认磨砂门前的人影暂时离开,金啟才松了半口气,看着眼前的江若离头都痛了,可另一个头还精神,他迟疑着问:“那现在.我们..继续做吗?”
  “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江若离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看着裙子上的水渍印跡微微皱眉,浴室又没有换洗衣服,“宋洛冰现在在外面,只能你先出去把他支走了。”
  金啟是真有些委屈,迷迷糊糊被带进浴室时不小心撞到淋浴开关,被浇了一身没干衣服穿,内裤掉地上溼到不能都再吸水,而且现在最关键是肉棒还是没软下来,敢直接走出去谁看都是大写的有问题。
  “我现在这个样子出去?”
  “是需要先降降火,你身体这么好...”
  被亲了一口下巴的金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推到了花洒下,听到江若离之后的两句话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自己把开关调到冷水,脱掉了黏在身上不舒服的T恤,任水淋了满身,进行物理降温。
  “反正都检查不了了,你别看我。”
  馀光瞥见淋浴区外的江若离还望着自己,金啟半软不硬的小金又想抬头,他默默侧身,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动手,嫌弃着水不够凉。
  江若离该看的都看完了,听到这话便把视线移到浴室门,心里评估了一下金啟的屁股真翘,腰身比例也不错,平时穿衣服居然没看出来。
  “!!喂,宿舍也不能公然裸露!我在群里讲过两次注意事项,你也不是我的菜,拜託你现在立刻!穿上裤子。”宋洛冰还想着等人出来,排两分鐘气就进去洗澡,没想到在沙发上坐着一转头就看到一具裸体。
  “我知道,刚刚顺便洗了个澡又洗了内裤...借我件衣服。”如果把这句话录下来仔细一听,想必能品味到其中苦涩和心酸。
  “什么鬼?金啟你难道便秘上火吃错药了??”
  “别废话,是朋友就先借我件衣服。”
  “你到——别过来,我借我借,我现在就拿,你就不能先穿条裤子吗?!”
  金啟都顾不住遮胸前两点,只努力用双手挡着自己的下体,确认进度顺利,在宋洛冰房门口杵着等衣服。他转头瞧见那个回自己房间的室友,恨自己鬼迷心窍,都这样了还觉得人笑起来好看。
  与此同时顏问玉在讨论会上还算适应,大概是因为有教授老师在场,大家都维持着表面的礼貌微笑,当然也有另外。
  “你的信息素很淡,是在害怕所以刻意收敛吗?”
  自由交流时间,一位同学上前打招呼,周围的人隐约避让,她握手时食指还勾了勾人的手腕,平视着顏问玉,语气礼貌绵里藏针。
  “鱼薇,你握太久了。”
  顏问玉原本还想用力给人一个教训,看着松开的手眼神淡漠,打量了出声的人一眼,那头红发似乎有些眼熟,而且...也是个alpha。
  “嘖,原来是你的,是我没注意,你们慢慢聊。”
  “别乱说话,”闻人瑾赶紧瞧了一眼顏问玉,她真的只是想帮忙解围欣赏的同学,虽然那股信息素确实还挺好闻,“我是闻人瑾,在选修课上见过你,鱼薇这个人只是有点,你别太在意,她只是不能接受开学考你比她排名更高。”
  “顏问玉,我知道你,考核第一名,很厉害。”顏问玉不再伸手了,只是举起水杯致意,他指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在灯光下和他墨色的长发相得益彰。
  “没错,你也不差,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omega,不打扰你了。”闻人瑾只觉得自己弄错了时机,察觉到对方的警惕,大大方方称讚一句就离开了。
  顏问玉晃了晃杯子,看着化得差不多的冰块,并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今天讨论题确实很有趣,他看到了很多不同于以往的视角观点,和少部分友好的同学也交换了联络方式,算得上收穫颇丰。
  晚餐时分,宋洛冰打了两碗绿豆汤放在食堂长桌上:“这几天都天气热,一定要多喝点水别昏头,你今天真的是脑子不好,我差点想把你打晕送医务室。”
  金啟端起碗直接一口气灌进肚子,抹掉嘴边沾上的汤汁,没什么精神头,真有几分中暑后的样子。
  他时不时瞟一眼终端,注意有无新讯息弹出,一边应和着宋洛冰,一边把自己餐盘里的猪扒切得稀巴烂。
  江若离这时已经衝过澡换了身衣服,身上的火锅味被彻底洗尽,还在房间里抽空看完了一部电影,收到讯息下楼看见顏问玉便习惯性搂了上去。
  “你是被虫子咬了吗?这里发红。”
  “这个?过两天自己就会消了,你去讨论会还顺利吗?”
  顏问玉点了点头也没有细问那个锁骨上的红痕,也许是信息素的原因,他从来不招蚊虫也没被咬过,自然没注意真被虫子咬过是什么样子。
  慢步到食堂的途中,顏问玉突然在意起搂住自己胳膊的手,不动声色偷偷打量一番,那隻手比他要小半号,手指却很修长,之前握手时她的食指也能碰到自己腕间但没有碰。
  江若离今天涂着浅杏色的护甲油,淡化了指甲和手指的顏色分界,手指看起来更长,彷彿轻而易举就能握住人的手臂一圈。
  浅色原来也这么好看,顏问玉闪过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深思就被江若离的话打断了,转而思考要打什么菜。
  第二天上午是一节主修课,宿舍四人平时会两两前后分座,金啟想起江若离彷彿无事发生,一晚上连一个私下的讯息都没有,他咬了咬牙,抢先挨着江若离坐了下来。
  顏问玉停顿了一瞬,多走了几步坐在江若离右边的空位,随口和她间聊起来,有人插嘴三两句就把天聊死,重新起个话头。
  就算金啟有心也只和江若离说上了几句,还都无关痛痒,他乾脆拿着终端在桌面下操作,挡住了另一边宋洛冰的视线,飞快点开置顶的对话方块打了几个字发出去。
  lt;我想继续gt;
  江若离看着终端弹出的讯息,并没有点选检视,只是看萤幕上的时间,说了句老师应该快来了。
  “没那么快,刚刚应该有人给你发讯息了,不点开——”金啟装作不经意地回了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铃声打断了,老师也踩点踏进了教室,眼中的光彩似乎都黯淡了两分。
  “现在上课了,晚点再看,他应该也没那么着急想我快.点.回覆。”江若离点开终端上的教材,双手都放在桌面上,彷彿一心向学。
  金啟看了一眼讲台上正在点到的老师,这门课出了名的松,别说上课用终端聊天,只要你有自信考试过关没逃课,玩游戏不开声音都行。
  可听到‘快’这个字,他就想起了昨天的事,莫名有些燥,唇部微动了几下都没说出话来,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喊了两遍才应了一声到。
  顏问玉比专心准备听讲做笔记的宋洛冰敏感,他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纤长的电容笔在手上转了几圈。
  就是上课时金啟还是偶尔走神,用胳膊肘撞了撞右边人,控制了力度,就像是两人不经意靠在一块。又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要相信网上的情感建议,什么真诚就是必杀技,害他手一快一着急就把话发了出去。
  下课倒计时前江若离点开对话方块,扫过那条讯息,没感到什么意外,把自己的课表截图发了过去,便和顏问玉一起走了。
  “喂?你又发神经了?”宋洛冰推了金啟好几下,看着他疑似被热红的脸,面带警惕。
  金啟咳嗽了好几声,义正言辞反驳着证明自己没事,回想着江若离紧接着课表发过来的话,几乎是拼命压着想要翘起来的嘴角,接下来的几天他看起来都精神百倍,随时能衝出去跑个八百米体测。
  週六週日都没课,呆在宿舍的人也格外少,就连宋洛冰都不知道出去参加什么社团活动,大概是因为下週要交的作业也不多。
  江若离在终端上忙活了一个小时就搞定地差不多了,剩下有些问题的也能参考顏问玉的答案,午睡过后更是感觉骨头都是懒的。
  “你的快递。”顏问玉敲了敲房间门,依旧没直接进去。
  “谢了,我还以为会晚到,”江若离接过快递盒,看了眼放在桌上突然响个不停的终端,拿起静音,“我有事出去,晚饭不用等我了。”
  顏问玉差点想问是什么事,但又预设既然对方没说就不要追问,眼见人拎着包离开宿舍,便拆开了自己拿回来的另一个快递盒,里面是他下单的驱蚊套装。
  江若离拎着包到学校南门就看见金啟在挥手,她压了压戴着的棒球帽:“要出校啊,我还以为你会想在宿舍。”
  金啟做贼似地看了看周围,回想起了被打断的憋屈记忆:“不是你不想被人知道吗?”
  而且我们又不是在交往,根本没法说,这半句话被他吞回了肚里。
  “我们可以小心一点不被发现,之前有人在门外时你也很性奋...”
  “别说了,我想好了,这次绝对不会让人打扰的!!”金啟忘记控制音量大声打断了江若离的话,大步往前走了几步,见人没来得及跟上又面露尷尬停下等待,手捏成拳头都没主动去牵手。
  明明是他定的酒店,还提前踩过点,但进了房间之后,金啟看拉上的窗帘看着木色的地板,就是不看人,话也不说一句。
  江若离看过陈设这时倒有点意外了,学校附近有几家爱情酒店,但金啟却没选,这家是商务风格,现在是淡季入住的人没几个,该说他是贴心还是直觉敏锐?
  “上次我们进行到哪里了?你还记得吗?”好心情的江若离坐在床沿,交叠双腿踢掉了脚上的凉鞋,明知故问。
  “...”
  想到的话因为太羞耻堵在嗓子眼,金啟看着那隻晃去晃去的脚,咬了下舌尖一言不发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刻意站定了多几秒,有意绷紧了身体,展示自己的体魄。
  “别傻站着呀。”江若离拍了拍没掀开的被子,一隻手摸到了自己的领口,她现在穿着的这件可没有什么难解的扣子。
  话音未落,金啟就把人扑倒在大床上,剥开了那件看起来就很凉快的夏装。
  “!你这里是怎么回事!?受过伤吗?出了什么意外,痛不痛,我们现在去医院,不不没有流血那——”
  看着曲线平滑的三角区和毛发掩盖的阴户,确认没有阴茎的存在,金啟一瞬间被吓懵,随后就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扯下内裤的手僵硬到不行直接不动了,好像在害怕戳破了一个多彩易碎的泡泡。
  “返祖现象而已,天生就是这样,你该继续了。”
  说罢江若离搂住人的脖子,看着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吻了上去,每一个吻又亲又柔,依次吻过金啟的眼下,脸颊,嘴角。
  在简单直白的安抚下,金啟终于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开始努力地挑逗着江若离的乳首,还自以为小心地打量着人的表情。
  阴唇互相摩擦的同时被肉棒硌着是种微妙的体验,江若离确认这场前戏实在糟糕,还是需要她自己调控,伸手勾过了一旁的手提包。
  “你怎么比上次还紧张,我带了礼物,你会不会开心点?”
  “礼物?”
  金啟还在回想最近补的成人动作片,紧张到额头上急出了细密的汗珠,忍住想直接插进去的衝动,听到这话无意识復读,很快就稀里糊涂用上了礼物。
  一枚跳蛋被塞进金啟的穴里,露出来的部分并不是什么线路开关,而是衔接着一条模拟的狐狸尾巴,乍一看就像是他长出来的一样。
  “这款玩具尾巴的顏色和你一样呢,果然比较搭。”江若离一边说着把开关调到最低档,一边张开双腿一点一点吞进金啟那涨得不像话的肉棒。
  “哪里一样了...我..”金啟这会儿顾及不了太多,穴里因为冰凉跳蛋的振动收缩溼润,叠加着肉棒被包裹吸在温暖肉穴的快感,叫他生出了更多的兽慾,毫不客气展示自己的腰力。
  “嘶...这团毛怎么...”
  “真可爱...可以再用力点..”
  江若离被大力操弄着,胸前的两团乳肉都像布丁一样晃来晃去,全身都泛起粉红色,大腿根被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扫更是忍不住抱紧了金啟。
  她买来送人的自然差不到哪里去,这款小玩具不仅智慧越夹越震,衔接的尾巴还会因为随着受力而晃来晃去,美观而实用。
  “怎么会有这种...唔嗯...”
  金啟却要被弄疯了,为了避免当快枪手他甚至想停下减缓节奏,可身体就是不听话,江若离的呻吟像是催眠一样,他‘新长出来’的尾巴摇地越发欢快。
  金色渐变的大尾巴偶尔扫过两人的面板,沾上不知是谁的体液,渐渐有些炸毛。
  斜对着的穿衣镜里,两人交缠彷彿是妖兽化形缠上了人,开着的空调冷气完全不起作用,金啟弓起的身子都因为出汗跟抹了橄欖油似的反光,叫人一眼就能看到微微凸起的脊椎和背肌。
  好不容易控制着时间射过两回,金啟看着江若离泛着水光的迷离双眼,忍不住低头啄了一下那张开的红唇。
  “你还想复查呀...”江若离浑身被蹭得一身汗,撇了眼窗帘间隙透进来的光线,“起开,我要衝澡了。”
  “我抱你去。”金啟还是不想把肉棒抽出来,隐约又有些变硬的苗头,说着就准备把人搂进自己怀里。
  江若离轻笑了一声,伸手在床上摸索着找出了小玩具的遥控器,直接凭感觉调到了最高档,“原来金啟你的精力还很充沛?”
  “——嗯唔,太...别!...”
  “...把它关掉..”
  “...”
  当江若离起身时腿间都是白色的精液,脸上是一脸饜足,跌跌撞撞几步路的功夫还有几滴落到了地板上。
  金啟身上的那条尾巴已经彻底需要拆洗,他的喘息还没平復,看着被带上的浴室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天晚上702宿舍的人没有外宿,江若离的房间床头柜上多了一瓶驱蚊水和止痒膏,就算有人在对视时不自在,表面上依旧无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