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综合其它 > [快穿]壞女人 > 第46章趨炎附勢的Beta4
  金啟以为自己第二天会睡得很沉,但还是一如既往成为了最早自然醒的那个,跑完步还在食堂磨蹭了半天才回宿舍。
  他坐在客厅犹豫着要不要去敲个门或者发个讯息,默默吃着牛肉三明治,眼神飘忽不定。
  宋洛冰从卫生间洗漱出来,打了个哈欠,开始啟动自费安装的咖啡机,一边放起了音乐。
  金啟噌一下挺直了腰背,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开这么大声?不是还有人在睡吗?万一吵醒了她..他们怎么办。”
  “这是正常音量,你不必这么照顾他们,况且人出去了,”宋洛冰拉开阳台门,又瞧了一眼桌上三人份都不止的打包盒,“你是准备今天不出门,把早午晚餐都凑一起?友情提示,找兼职同学送餐还是能送到门口的。”
  “...食堂新出的餐式,只是想给你们大家顺带一份尝,没有别的意思,你挑你挑,多吃两份都行!”
  看着宋洛冰在炒饭汉堡拌麵里挑挑拣拣,金啟的眼神倒是不飘忽了,只是少了期待的光,又忍不住嘀咕着:“她怎么这么早就出门?”
  宋洛冰选好拌麵,正把爆鱔虾仁浇头倒在面盒里搅拌起来,只听清了关键词,顺口回了一句:“他们终于准备好去逛中心区了,当然要早点出门,姜离之前就问了我线路,看起来挺期待的,真好,我对中心区可没有什么新鲜感了。”
  “她主动问你?!在终端上私聊吗?”
  “当然,我计划的路线可比那些网上的打卡推广强多了。”
  宋洛冰的脑子还没被咖啡因唤醒,一时没注意问句中的古怪,洋洋自得答道,对自己的攻略可谓是信心十足。
  江若离确实觉得宋洛冰做的攻略不错,衣食行乐都有规划,居然还贴心註明了能用学生优惠的店,在起床后三十分鐘后她就和顏问玉坐车出了校区。
  “终于可以把衣柜更新了,”江若离对学校附近的那几家服装店彻底失望,又不习惯网购衣服,在试衣间里拉好拉鍊忍不住感慨。
  她开门出去发现顏问玉已经换好一身新衣,导购在一旁频频夸讚,巨大的穿衣镜上照出了两人的身影。
  “你很喜欢黑色。”
  “嗯,这件怎么样?”
  “不错啊,”江若离打量了一眼,那身类似网球服的套装做工版型都很好,只是“你后面的领子没翻下来有点...现在好了。”
  顏问玉感受着她的手指拨弄过自己的衣领,面板產生莫名刺挠的错觉,本要说出口的称讚也卡住没来得及说了,不过几秒,只补了句:“你身上的也很好看,适合你。”
  “谢谢,我知道。”
  江若离专心欣赏起镜子里自己的样子,一边随口问导购有没有寄送服务,谁叫她已经选定了好几件呢。
  五个小时后,两个人手上还是不可避免提了个购物袋,里面装着餐厅顶楼套餐附赠小摆件,电玩城兑换的战利品之类的零散物。
  “你确定要打耳洞?这款他们可以改成耳夹,”江若离坐在高脚凳上,晃了晃手里的细长水滴吊坠耳环,墨玉材质在商场灯光下越发温润,她已经决定买单把这当成送朋友的小礼物。
  “我想尝试一下新事物,不会耽误太多时间,需要很久?”顏问玉说到最后看了一眼旁边的柜檯员工。
  “当然不用,虽然是附赠服务,但我们的机器已经经过几代改良最佳化,针头也是最合适的细杆,定位后一分鐘内就能完成,只是还是会有轻微痛感,至少需要72小时后才能换针带其他耳饰。”
  柜员有点担心这位omega打完受不了后悔,赶紧补充说明。
  “可以,现在打。”
  “我们的耳夹其实也很..!额,好的,请坐下稍等。”
  江若离对新事物这点倒是有同感,也没想真的劝导干涉,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选择,只默默旁观着柜员去取装置,一边喝着他们提供的花茶。
  “你的耳洞也是以前在店里这样打的吗?”顏问玉望着江若离的侧脸,视线好似只落在她耳朵刚出现上的一颗彩宝上。
  江若离并不想刻意翻看自己的记忆,只把没动过八分满的另一个水杯推了过去:“好像是,还是用针手穿草杆戳的?有点久,我都忘了。”
  柜员带着手套准备涂抹消毒液,顏问玉下意识偏过了头躲闪又把自己摆正,柜员面对这明显到不行的抗拒,又拆开了一根医用棉籤辅助,越发小心翼翼。
  冰凉的液体涂抹着耳朵,让顏问玉有一丝丝不自在,馀光瞟向旁边,随后鈦合金色的穿刺用枪卡住了他的耳垂前后,进一步降温固定位置。
  “接下来的过程会有一点声音,请客人您做好准备,不要太紧张,三、二、一——”
  江若离听到这话本着友好的精神,拍了拍顏问玉放在桌面上的手背,下一秒被反握住也没挣扎。
  【现在他的手真僵硬,也许打完一个他就会后悔】
  彷彿有人在耳边打了个响指,只不过音量直接传导到脑子里,噠的一声就宣告结束。
  这声响只是凑巧与某人心跳频率合上了一拍,冰镇茉莉花茶还散发着冷气,杯壁上凝结的水珠流下渗入杯垫,强大的吸水性让变深色的水渍下一秒就恢復原状,他们的手还没有松开。
  穿刺一瞬间并没有任何疼痛感,顏问玉甚至有为预想不符而少许失望,另一边也不过十几秒的功夫,他的耳朵上就顺利多了两个小小圆球,耳钉杆上捎带出少许血跡,不细看根本看不分明。
  “你的耳朵现在还有点红,我们也不着急,再坐一会儿?”
  “好。”顏问玉松开了手,有些疑惑自己刚才一闪而过的陌生情绪,转而握住冰冷的杯子。
  他耳部的疼痛也渐渐涌了上来,轻微而隐秘,如同一条纤长懒蛇在耳垂里时不时摆动着尾巴尖。
  商场里放着慢节奏的古典音乐,中央空调让室内始终保持着凉爽的体感,却没有一丝明显的风吹过,空气只是沉默地变换。
  江若离付完帐把打包好的耳坠递了过去,黑色的丝绒包装盒上面还有刚刚系好的银色细蝴蝶结,叫人期待拆封开啟的瞬间。
  “送你,虽然你已经知道里面是什么了。”
  “我会好好戴的,谢谢。”
  “谁叫它和你这么搭呢,别提前换上,我可不希望看到朋友因为这发炎,”江若离想起顏问玉有些轴的性子,又凑近了点仔细观察了一下他耳垂,充血的緋红淡去,也没有任何肿胀,看起来毫无问题,“虽然你的恢復能力确实不错。”
  他们之间还隔着十公分的距离,说话时的吐息没有接触到人就已经消散,桌面茶杯中的冰块已经完全消融。
  “我会注意的,要去楼上的点心店吗?我刚刚看到不少人提着那个logo的包装袋。”
  顏问玉抬头看向三楼那块显眼的招牌,他的手心是因为冰饮有些凉,才没有洩露太多潜意识中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