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综合其它 > 东京情欲流【SD】 > cp62:(福)旧梦重温(h)
  第二天醒来后,花形就去向父亲表明了愿意帮助家里事业的想法,出乎意料的是花形裕之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也许他等儿子示弱已经等太久了,本来以为无法调解的矛盾,居然就这样被化解了。
  于是花形向璃真告假,趁着璃真休假的时间,他留在家里学习制作和服,璃真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直接放了他无限期长假。
  “那你这段时间没有助手怎么办?”花形问。
  “开车的话不用担心,我自己都可以。至于工作嘛,先让其他人顶着。”璃真钻在花形怀里,享受着二人最后的亲密时间。
  向花形一家告别时,花形太太忍不住抹了抹眼泪,这么多年父子间的芥蒂能得到缓解,对她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花形静在一旁着急着要加上璃真的LINE,说什么也要在考上大学后来璃真手下学习。花形则是轻轻摸了摸璃真的头眼里满是不舍,璃真伸手抱了抱他,在他耳边说:“透君要加油,我也会好好努力的。”
  花形裕之站在玄关,静静地看着璃真,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倔强的老头不肯轻易低头,璃真在他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自然也能看懂他的情绪,她向着老爷子的方向鞠了一躬,随后挥手向一家人告别。
  酒店服务员帮福田刷开房门的时候,璃真正坐在套房中间品着红酒看电影。
  “来了?坐。”璃真努了努下巴,示意福田坐在身旁的沙发上。
  看着福田带来的行李—一只旅行包,璃真有些惊讶“就这么点东西?”
  “够了,要用的都带了”福田好久没有和璃真单独相处,本就有些拘束,看到璃真对他淡淡的样子,更是紧张得握紧了拳头。
  “他愿意放你出来?”
  “少爷自然不同意,是大少爷发话。”
  璃真笑了笑,又啜了一口红酒,朝着浴室的方向偏了偏头:“去洗澡。”
  “好。”福田起身,拎着包进了浴室。
  璃真看的是她最爱的电影之一——杀死比尔,她尤其爱石井御莲和她的杀手们CRAZY?88,这已经是她说不清第几次重温了。
  当栗山千明饰演的gogo拎着流星锤出场时,璃真听见身后也传来了锁链和铃铛的声音,她疑惑地看去——
  福田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内裤,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肌肉线条更明显了,整个人比之前更是壮实了一圈,不过最醒目的要数他脖子上戴着的项圈,那是一条黑绿纹路的蟒蛇皮项圈,搭配了一颗银铃铛,璃真听到的锁链声则来自项圈上系着的金色牵引绳,此时正随着福田走路的动作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璃真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她想看看这个男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见璃真没有反应,福田心下一慌,他咬了咬唇,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慢慢地向她的方向爬去。
  “这是做什么,”等爬到璃真膝前时,她终于放下一直翘着的二郎腿,身子微微前倾凑到他跟前,抚摸着他胸前得纹身问。
  福田将脸贴上她浴袍下光裸的大腿,小心翼翼地蹭了蹭,随后将脖子上的牵引绳塞到她手里。
  璃真把绳子捏在手里掂量,随后用力拉了拉,将福田拉得离自己更近一些。“嗯质量很不错所以,你想怎么玩?”
  “都听你的。”福田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许久没有得到慰藉,他的身体禁不起撩拨,此时身下早已是一柱擎天。
  其实璃真也不好受,花形说得对,她快到生理期了,特殊时期激素变化让她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性欲也是直线飙升,但她心里记恨福田之前的欺骗,便成心要熬熬他。
  璃真缓缓将双腿打开,浴袍下她的美穴一览无余,福田咽了咽口水,眼神变得渴望而急切。
  璃真再次拉紧牵引绳,让福田的头更加贴近自己:“那看你表现。”
  福田点点头,随后像得到首肯似的把头埋入璃真的两腿之间,看到朝思暮想的女人就在眼前,而她还同意自己这样服侍她,福田感觉幸福的有些不真实。璃真的穴儿饱满莹润,粉嫩的阴户此刻就在自己眼前,这样的视觉刺激让他的鸡吧更加涨大,他只觉得身上的血仿佛都涌进了脑子里,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他伸出舌头,舔上了璃真的肉缝,随着他的动作,璃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双腿也开始在他耳边来回磨蹭。
  毕竟是敏感的身子,才刚开始便流了不少水,福田微微放低身体,张嘴含住了穴口,一边用力嘬着,舌头一边快速地逗弄着。双手按住璃真两条大腿用力分开,让她完完整整地暴露在自己面前。
  璃真手腕一转,牵引绳拽得更紧,福田闷哼一声,背肌收紧,整个人俯得更低,嘴唇和花穴无死角贴合,他的吮吸不算温柔,却是璃真喜欢的力度,有些霸道又不会弄疼她。璃真觉得自己身子越来越热,耳边不时传来因为福田的动作而清脆作响的铃铛声,电影的声音被调低,身下男人唇舌舔舐和蜜液流出的声音更加明显。她将小腿搁上福田的肩膀,白嫩的足底在他后背摩擦游走。
  “嗯……对,再深一点…”福田的舌头模仿肉棒的动作,此刻正在璃真穴口一进一出地抽插着,她流了很多水,他尽数喝下,甘之如饴。
  今天的璃真似乎很有耐心,又或者是她成心想耗着福田,看着他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明知他已经忍不住了,却还是不动声色地享受着他的服务。
  “宝宝…”福田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此时他脸颊已经飘上红晕,双眼也染上血红,嘴唇更是因为刚才的口交而变得更加饱满,嘴角还沾着璃真刚刚流出的爱液:“我…我有点受不了了……”脖子被牵引绳拽着让他无法挺直身子,保持着这样上身前倾的动作使他身上的肌肉绷得更紧。璃真馋他身子馋得紧,却又不想轻易给他台阶下,于是坐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求我。”
  “求你…给我,求你…”福田嗓音沙哑,神情既渴望又委屈。
  见璃真仍是看着他不说话,福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舔着璃真大腿根部,双眼仍是带着乞怜望向坐在上位的女人:“求求你……”
  璃真勾唇一笑,足尖在福田胸口着力,一下将他踢开,随即起身脱去身上的浴袍,不着寸缕地向卧房走去,走到门口时,她回头看向福田娇媚一笑:“发什么呆,不过来吗?”说罢冲着福田勾了勾食指。
  福田几乎是飞也似的起身冲进卧房,将璃真一把抱起丢在床上,头深深埋入她乳间,鸡吧涨得发痛,前列腺液早已将内裤打湿,刚才如果还不喊停,恐怕他下一秒就会射出来。
  福田将内裤脱下,烫得吓人的肉棒抵在璃真腿间叫嚣着,璃真猛然想起了花形的话,忙问:“带套来了没。”
  这一问把福田问傻了,之前二人做爱从来都是内射,此刻她却突然这么问他,他支支吾吾道:“没…没有,之前不是都不用……”
  “等下出去买,以后跟我做要戴套。”璃真的声音冷冷的,让他心头一颤。?【她果然还是介意的,自己在她心里似乎已经失宠了…】福田感到胸腔翻涌起阵阵酸意,但好在她没有抛弃他,他又振奋起来,对璃真点了点头,随后用力一顶腰,肉棒便滑入了穴内。
  尽管是两人间久违的做爱,身体却仍极为熟悉彼此,随着肉棒的整根插入,璃真穴内的褶皱被充分撑开,她不禁仰起脖子发出舒爽的喟叹,这让福田得到了鼓励,他撑起胳膊,腰部发力开始了狂抽猛插。经过刚才福田舌头的伺候,璃真的穴早已泛滥成灾,此刻更是淫水四溅,她抓着身侧福田的胳膊,媚眼如丝地看着在自己身上耕耘的男人,嘴里也是不住地呻吟浪叫:“嗯…再深一点…用力…”
  这段时间以来,福田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这样的场面,每晚都想着她难以入眠,鸡吧更是硬得如同烙铁一般,辗转反侧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他只能拼命地健身锻炼去驱散心中的欲望,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他的身材更好了的原因。
  “宝贝……”福田动情地看着身下的女人,此刻她满脸春意,舌头还不时地伸出来舔舐双唇,淫液打湿了二人的交合处,浸湿了身下一大片床单。璃真的双乳随着操干大力摇晃着,福田看着面前的两朵茱萸只觉口干舌燥,他低下头含住其中一颗用力地吮吸着,手指则捏起另一颗在指尖搓揉。 璃真长腿勾住他精窄的腰,食指伸进项圈向上一拉,福田的视线便直直地对上了她的。
  望着面前被情欲灌溉的格外妖娆的女人,福田心下一动想要吻上去,却被璃真用手挡住,不得不说,厚唇的手感是真好,璃真感受着手心传来的触感心里感叹道。
  没有被满足的男人可怜巴巴地用眼神望着璃真,他真的好想吻她,他想念她柔软甜美的唇灵活湿润的舌想的快要疯了,此时他多想不管不顾地疯狂吻她,可是他怕,怕璃真还没有原谅他,怕他这次惹恼了她就再也没机会亲近她。
  璃真顺势翻身将福田按在身下,抬腿便骑了上去,这样的体式让肉棒势如破竹,直插进宫腔内,爽得她仰头喘着粗气。
  缓冲片刻,璃真开始了缓慢乘骑,福田双手扶住璃真两侧大腿让她借力,因此她的动作变得又急又重,每一下都顶穿宫口长驱直入,这样的酸涨感让她开始嗯嗯啊啊地呻吟,与此同时穴内致密的包裹和吮吸让福田也忍不住喘息起来,那声音真是性感极了。
  璃真右手抚摸着福田头顶的发丝,这个男人如此注意形象,哪怕洗了澡也还是要喷上发胶将头发定型,此刻他坚硬的头发扎得她手指痒痒的,她玩心起,低头在他耳朵上啃咬舔舐了起来。
  “舒服吗。”璃真抱着福田的脖子在他耳边喘着气说。
  “好舒服宝贝我爱你好爱你”福田抬头看着在自己身上起伏动作的璃真,厚唇急不可耐地吻上她皓白的脖颈,可这样远远不能让他满足。
  “亲亲,好吗?”福田双手环抱住璃真,又露出了摇尾乞怜的神色,璃真知道他最爱接吻,所以故意不让他亲。只是情到浓时她其实也很想吻他,此时看他这幅神情,也不忍再拒绝,于是便低头张嘴含住了他的唇。
  “嗯啊”欲望得到满足,福田从唇缝中漏出了满意的呻吟,他反客为主,按住了璃真的后脑勺,随即一个翻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开始了大开大合的抽插,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冲击让璃真心内大乱,此时福田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导权,吻着她的力道带着强烈的攻击性,像是要将她吞进肚子里。身下的动作仿佛按了快进一般,每一次都尽根没入后整根拔出,这样猛烈的操干让璃真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抵抗力只能顺着他的动作咿咿呀呀的浪叫着。
  “福田慢点太深了”璃真被他操的受不了了,躲开他的亲吻,语气也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只是现在操红了眼的福田已经听不进去她的话,他掰过她的脸,复又狠狠地吻了上去,这次他没有给璃真说话的机会,双手将她的头死死禁锢住,沉默地撬开她的唇舌深入进去,舌头的力道带着狂风骤雨般的野蛮,强烈的占有欲几乎要将她揉碎。
  璃真被他吻得快要窒息,小穴摩擦的火热,仿佛要起火一般,身上这个不知疲倦的男人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接连操干了几百下鸡吧仍旧坚硬滚烫,她感觉自己小腹酥酥麻麻的,g点正在不断地被肉棒攻击,熟悉的尿意袭来,她求饶道:“阿福福吉不行了我要高潮了”,她被操干的说不出完整的话,一对雪白乳儿晃动的让人炫目,福田低下头看着她,目光闪过一丝狡黠:“可是下一次做要戴套就不能和你这样无隔阂的做了”他的声音微喘,仿佛只是做了个热身运动那样轻松。
  “不戴那就不戴”璃真此刻什么话都愿意说,“和阿福做,不用不用戴套。”
  目的达成,福田心下一松,按住了璃真的小腹——这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每当按住那里,就能更准确地操到她的g点,让她更快高潮。
  果然,没过多久璃真就开始双腿乱蹬,双手死死地掐在他胳膊上,嘴里也不住求饶:“福吉要高潮了不要了不要了”
  “乖,我会让你舒服的”快高潮的小穴里仿佛有数不清的小嘴在按摩吮吸,福田抵抗着射精的冲动,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干得璃真淫水四溅,两眼翻白。
  高潮来临时,璃真已经被操的失去了话语能力,她无意识地浪叫着,腰部用力向上顶,浑身颤抖着喷出了一大波蜜液。
  两人在性事上太过默契,在璃真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时,福田也进行了最后的冲刺,他再次低下头吻住璃真,双手擒过她的,将手指强势插入她指缝,十指相扣。这个吻缠绵缱绻,饱含了无言的欲望和情感,是两人之间默契的表白。又是上百下激烈的抽插后,福田紧紧拥住璃真,低吼着射进了她宫内。
  激烈的心跳声渐渐平复,福田才从璃真身上翻下来,脖子上的铃铛叮铃作响,璃真半眯着眼看着,嗓音沙哑地开口:“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别去三井那了。”
  福田拿起璃真的手吻了吻:“我一直是你的,只是三井那里他不会答应的。”
  璃真侧身抱住他,头埋在他结实的胸肌里:“等我休假结束亲自去和他说,别担心。”
  福田点点头,回抱住她:“我真的好爱你。”
  璃真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他的后背:“我好困,让我睡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