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PO文学 > 综合其它 > 夜色妖娆(合集) > 偷吃第五章
  她的手下移,只遮了半张脸,长长的睫毛下,眼睛水汪汪的,周边还点缀着水钻。灯光下水钻闪烁,将她偏浅的眼瞳映的如同宝石般流光溢彩。他痴痴看着,而她长睫上下扇动,目光些许躲闪,含羞带怯,“都是因为你作怪。”
  听到她承认是因为自己才这么湿,他欢喜的心头一颤,却故意道:“哦?是因为想跟我做爱?”
  本就扫了些腮红的脸颊瞬间更红了,“不是”
  不等她说完,孟贺的手指先插了进去,指头被柔软裹住,只在里面转了一圈,便勾了一手的水。他故意抬起手在她面前晃了两下:“青青,真不想做?”
  话音落下,他拉开拉链,又粗又长的肉棒跳了出来,熟练的戴好安全套,把内裤扯到旁边,他抵在洞口摩擦。
  宋青卉觉得自己被烫化了,否则那些水怎么会止不住的往外流,还顺着臀缝往下滴。她扭着臀去蹭那根能让她爽上天的肉棒,把上面蹭的都是晶莹的水珠:“要做,进来,你快进来呀。”
  又圆又大的顶端,撑开紧窄的洞口,里面柔软且湿滑。
  穿着内裤做的感觉跟以往很不同,下身的快感以及在蜜穴中抽插的肉棒,都被放大了不少。
  她的婚纱那么白,像一簇雪花落在他面前,他被晃的移开了眼睛,落在两人交合的地方。被扯到旁边的内裤这次是湿透了,连他的裤子也没有幸免,与她接触到的地方隐约可见水痕在蔓延。
  他有了点胜利的感觉。就算她老公不是他,而是惹人厌的夏景宣,但她的身跟心也一直都在他这里,从来不属于夏景宣。
  本来被压在她腰间的纱,因他逐渐加快的动作,慢慢有些凌乱。
  宋青卉被顶的身体不断上移,双手努力去抓住沙发,以防止掉下去:“今天要快点结束哦,不然外面的人会起疑的。”
  肉棒插进去时,渐渐有咕叽咕叽的水声在安静的衣帽间里回荡。孟贺使坏的故意在里面捣弄,让水声变得更大:“说点我想听的,结束的就快了。”
  “你想听什么嘛。”她被操的脸颊红润,一双眼睛越来越勾人心魄。
  他舔了舔嘴唇,最终没忍住俯身吻她。
  “妆被破坏了,更要被怀疑。”她委委屈屈的在他唇间说话,却依旧没能阻止他的唇舌,口红被蹭开,她的舌头被他追着勾缠。
  上面吻的投入,身下的攻势可一点也没有因此停止,孟贺抓着她的双腿缠在自己腰上,肉棒顶在深处又钻又磨,她瘫在那儿叫的他心头酥痒,忍不住又按着她的腰狠狠操弄起来。
  ‘啪啪啪’的声音传进宋青卉耳朵里,听的她非常兴奋,她扭着腰迎合他,没多久穴肉便剧烈收缩,先他一步高潮。
  每次高潮完她都会特别懒,这次也一样,整个人完全瘫着,眼睛眨巴眨巴盯着他。孟贺被看的动作放慢了些:“乖,说点我喜欢听的。”
  “你又不告诉我你想听什么。”
  这句话委屈的带着颤音,颤到了他心底里,他一边又开始发狠的往里顶,一边低下头温柔的亲她,一边‘心肝宝贝’的连声唤着她。
  直到婚纱都湿的不成样子了,他才道:“叫我老公。”
  “我老公是别人。”宋青卉小心翼翼的皱起眉头,模样十分纯真无害。
  “那为什么现在不是你老公在操你?”孟贺的嫉妒心又起,顶的她身体往上移了几分,下身的啪啪声也变得重了些。
  “孟贺,不要捉弄我了,”她似被欺负了却无力还击,连睫毛上都沾了些泪,“我叫......你快点嘛......”
  “老公,好老公......”微垂的双眼瞥过来,被泪浸过的眼眸亮晶晶,清澈的夺人心魄,“老公好能干,好厉害......”
  她故意把‘干’咬的很重,果不其然孟贺听的红了眼,抱着她便是一顿狂抽猛插。身体的撞击声越来越响,她爽的闭上眼享受着肉穴被撑开后侵犯的快感。
  身份变了,做爱时的体验果然也有点不同了,但她还要......更刺激的......
  刚才把那群人支开的时候,她有跟她们说过,多久后可以进来......
  “宝贝,你分神了。”孟贺见她不出声了,轻吻她的耳朵。
  “没有,”她的红唇吻在他的嘴角,“今天你比平时猛太多,把我操失神了。”
  刚才高潮的确实很快,他没有丝毫怀疑:“我就快结束了,再多叫我几声。”
  “真的嘛?”宋青卉扭着腰迎合他,蜜穴也故意夹了两下,听他抽气的声音,她的虎牙微微露出来,“老公,你的肉棒也比平时大了一点,把我塞的好满好涨。”
  他还是不满足,“还有呢?”
  宋青卉抱住他的脖子,微笑着深情与他对视:“我爱你。”
  恍然间似乎以为她现在是自己的新娘,他有片刻失神,也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化妆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两人都吓了一跳,孟贺赶紧把她拉起来,下身还连在一起,双方没一个舍得分开。他抱着她边走边轻声操,躲到了角落的落地窗帘后面。
  两人面对面站立,刚躲好,衣帽间的门也被打开了,有脚步声跟人声进来。气氛一时非常紧张,一个夹的愈发紧,一个涨的愈发粗大。
  她被涨的身下憋不住,咬着唇把头埋在他怀里,水滴滴答答的从紧密连接的交合处落了下来。
  好在声音不大,没人注意到。
  进来的人没找到新娘,转了一圈又出去了。
  她刚想埋怨他,孟贺就已经先开始提起她的腰抽送,这个姿势让肉珠被不停摩擦,她刚刚极力忍住的水终于在她的低呼中全喷溅出来,“都怪你,插在里面还变得越来越大。”
  孟贺也终于在紧张刺激的环境下射了出来,他没有急着拔出来,先抱着她哄了好一会儿,才摘了安全套,找纸巾给俩人清理干净。
  腿有些酸,宋青卉回到沙发上休息,孟贺还不走,把她选好的那套中式礼服拿过来,要亲自给她换上。
  她拗不过他,只好起来任他摆弄。
  婚纱从后背拉开,厚重的裙子掉在脚边,他从身后环抱住她的身体,揉着她胸前两团柔软,“夏景宣也会碰你的,对吗?”
  “没办法,他是我合法丈夫,”宋青卉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他又比不过你,怕什么。”
  他被哄的笑出声,把那套中式礼服给她穿上,就算今天不是嫁给他,但能亲手给她穿上这些衣服,他心里至少没那么空了。
  送走孟贺,宋青卉叫来化妆师给自己重新弄中式妆发,端坐在镜子前看化妆师忙碌,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尾,指腹接住一滴不完整的泪。
  怎么办,哭戏越来越差了......
  随后她又释怀。只能怪那些男人太好骗,都不需要她使用从小练出来的演技了,才会导致她退步的这么快。
  化妆师看宋青卉眼睛红红的、湿湿的,还以为她哭了,一边给她做新发型,一边安慰道:“你老公一表人才,看着又那么爱你,婚后肯定会对你很好,常陪你回娘家看看的。”
  她笑着垂下眼帘,甜美又乖巧。
  她以后才不要回娘家。
  那群老东西赶紧死了才好。嘴角的笑容渐渐淡下去,宋青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目光中冷芒闪烁。死之前财产必须要给她。
  孟贺回到家后睡不着,翻看着手机里跟宋青卉恋爱时拍的照片及视频。算起来在一起一年多了,初次见面是去看母校的冬景,那里的景色是市里的一绝,走进去后犹如置身在冰雪幻境之中。
  当时学校里没什么人,她扶着树走的歪歪扭扭,一个不稳便眨着大眼从高处滑到了他面前,把他扑倒在地。
  她充满歉意的露出虎牙冲他傻笑,他扶起她,也没说什么就让她走了。但身后又传来她接连摔倒的声音......
  孟贺过去把她提起来,“你是这里的学生?”
  “不是,来拍照。”她又是哈气又是搓手又是去摘树枝上垂挂的冰溜子,主打的就是多动,不老实。
  “我来给你摘。”
  也不知道当时是为什么,他自告奋勇要给她摘冰溜子,扯了两根比较低的树枝,结果还没摘到就脚下打滑。这次是他扑倒了她。
  她似乎被吓蒙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却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我可以亲你吗?”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目光下移。那两瓣唇被冻成了粉色,正不安的抿着。
  “可以。”
  他们在冰天雪地里相拥亲吻,牵着手在冰面上滑行、摔倒,在冬日深夜下雪的街道上踩着雪奔跑......
  手机翻到最后就是她穿婚纱的样子。
  他正看的出神,一条消息弹出来:床好大好软。
  是宋青卉发来的。
  孟贺看了眼时间,晚上了。她现在跟夏景宣在一起。
  他不知道回复什么,盯着那条信息出神,而她竟然又打电话过来。
  宋青卉想脱了礼服洗个澡再睡,夏景宣过来就抱起她扔到了床上,“老婆,今天晚上一分钟也不能浪费。”
  “唔,”男人从身后压上来,她趴在床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今天一整套流程下来,身体累的不行,“我好累哦,婚纱重的要死,高跟鞋也把我的脚磨的很疼。”
  夏景宣下床脱了她脚上的鞋,果然见到脚后跟被磨出水泡,他接了热水来给她泡脚,还去厨房弄了点饭。
  吃完后卸妆,俩人一起洗了澡,神清气爽的一同躺到床上。她沾到床没几秒就来了困意,他却翻身压了上来。